【番外9】蓝天之下

“我觉得很有必要建议暮光闪闪给图书馆的窗户安装上铁板或者是通电铁丝网…来防止一些不喜欢从正门走的家伙……”

当金发的小男孩将双手抱在胸前看着面前的一片狼藉时,他身边的紫色小龙点了点头

“我非常赞同。”

有着彩虹色尾鬓的天马已经不止一次从二层的窗户飞进来,并且每次都能将已经整理好的书架弄成一团糟,平时的话,紫色的魔法会立刻将那些书本恢复原位,而今天,图书馆的管理员恰好有事情出去了,只有她的两个助手还在这里——斯派克,一条幼龙。菲尔斯,一个人类幼崽。

“她不在这儿,你来的时机不是很好。”菲尔斯弯腰捡起两本掉落在地上的书,转过身开始在书架上寻找它们本来的位置。

“没关系——我是来这儿找你的?我需要你帮一个忙,真的很需要,拜托了——”当云宝这么说的时候,菲尔斯的动作停了下来,他转过头,云宝正在用可爱的眼神看着他,如果是放在几个月前,菲尔斯可能会想也不想的就同意了——在上了几次当之后,他已经不会像当初那样天真了。

“你先说明白帮什么忙,我在考虑帮不帮的问题…”他转过身,从一旁拖过来一个梯子,因为身高的缘故,他和斯派克只能靠这种方式来整理书籍——两个家伙都不会魔法,好在菲尔斯的身高是斯派克的两倍多,比云宝四蹄站立的时候要高一点儿,这意味着他不需要多高的梯子就能摸到书架的顶端。

“我知道你在水疗中心当着按摩师的工作——而那里似乎要关门几天,我有个朋友…她在小马镇的邮政局工作,是一位叫小呆的天马,你应该认识她?”

菲尔斯点点头,那位灰色皮毛黄色鬓毛的小马给菲尔斯留下了挺深刻的印象——主要是她那不对称的眼睛…

“嗯,她是我很好的朋友之一,还记得上次你去我家打扫卫生吗?那之后发生的事情,我一直都感觉有些抱歉……想要做些什么来补偿你,例如按摩什么的。”云宝看着地板,她的前蹄正在图书馆的木质地板上捣来捣去。

“嗯——这个可以,你们准备在哪里开始?芙蓉和芦荟要去中心城参加个什么会议,所以水疗中心这几天不会开门。”菲尔斯同意她的邀请,让淡蓝色的天马欢呼了一声。

“好耶!我就知道你会答应的,那现在就出发,小呆已经在那里等着了——”菲尔斯后退了一步,他大概知道会发生什么,但已经来不及阻止了……

面前一道彩虹色的光芒闪过,他甚至没来得及喊出声,踩在地面的踏实感就已经离他远去了……只留下孤独的小龙,看着一片狼藉的图书馆,默默叹了口气。

踩在看上去没有什么实感的云朵上的感觉仍旧奇怪,抬头看着面前的小屋,菲尔斯不是第一次来到这里,上一次的过程不是很理想,他在云宝的家里发烧,并且因此住了院,不过考虑到在医院发生的事情,这其实算是一件好事?

“放心,这次不会再让你睡在客厅受凉了——”云宝将菲尔斯的犹豫错误的理解成了担忧,直到她注意到了菲尔斯微微泛红的脸颊,云宝并没有忘记之后发生了什么,她背后的翅膀已经不自觉的变得僵硬了一些

“总,总之快点进去啦!”

菲尔斯甩了甩头,将刚刚那些想法都抛在了脑后,房间里散发着一股淡淡的香味,并不是清洁剂或者是香水的味道,菲尔斯四处打量了一番,屋内的状况就跟他上次来的时候差不多——好在这次他的任务不再是打扫房间了。

“喔,嗨!你好——”

一只灰色皮毛的天马雌驹正在对刚刚进到屋内的菲尔斯打着招呼,她的眼睛看上去就跟菲尔斯印象中一样神奇,完全不对焦的瞳孔让人看不出她到底在看着哪里。

“云…云宝说,我们会提供一些服务……”还没说几句,小呆的脸颊就红了起来,灰色的皮毛加上红润的脸颊让她看上去很可爱,菲尔斯点了点头

“嗯…是的,我们最好在卧室里开始。”沙发不是一个舒服的地方,那里太狭窄了,一些部位会按摩不到所以至少也得是张床才行,菲尔斯牢牢记着在水疗中心工作的经验,但他没有注意到的是,跟随在他身后进来的云宝,已经在此时悄悄的锁住了屋子的大门……

实际上,云宝又一次小小的欺骗了一下她的同伴,关于邀请菲尔斯体验按摩,并没有字面意义上那么简单。

淡蓝色天马对上一次在医院菲尔斯让她瘫软在床上的事情耿耿于怀……

和两匹雌驹共处一室让菲尔斯感觉有点怪怪的,但是他也没有多想。走近房内环顾四周,只是一张大床,看上去就很柔软的样子。

“感觉怎么样?菲尔斯,这里我可是稍稍准备了一下。”云宝用蹄子摸着后脑,看着床上的枕头有点不好意思。“你知道的,摆放这些东西….”

“谁的家里不乱呢,有时候我也会不叠被子。”菲尔斯接过话茬,给云宝一个台阶下。此时的小呆倒是跑到云宝的桌子前,翻看着桌面和抽屉里的东西。“嘿!我看这些…云宝你也化过妆嘛?”

“才没有!那些…那些是我捡回来的!”云宝一把将小呆拽回来,接着从抽屉里拿出一个小盒子,里面放着两瓶装满液体的小瓶子。“我给你们准备了一些东西,因为,呃,我之前喝过一瓶了。”云宝说着话,把两瓶不同颜色的“饮料”分发给菲尔斯和小呆。.“我尝了一瓶和菲尔斯一样的,感觉还不错,那剩下这瓶就给你了小呆。”

“饮料是吧?喝,云宝准备的为什么不喝。”小呆直接就把盖子拧开倒进嘴里,生猛的动作让细细抿嘴品尝的菲尔斯差点喷出来。“太急了吧,说说看,什么味道?”

“我不知道,就感觉喝完了很热。”小呆如实回答。

“嘿嘿嘿!”云宝举起翅膀让一人一马都安静下来。“我邀请你俩的目的是想一起感到,呃,感到舒服,而你俩现在还是那么的严实。”云宝鼓动着翅膀起飞离地,轻轻的落在床上。“就这里,来一起躺一会。”

小呆笑了。“你想干什么?云宝,这地方,嗯~”小呆说着话,跟着菲尔斯上了床后躺平,正好把菲尔斯给夹在中间。“我记得你之前说..哎,要做啥来着,我忘了。”

“云宝之前?你俩之前通过气?”菲尔斯扭头看看小呆,感觉她好像话里有话。再转头看看云宝,结果直接撞进一个软乎乎的马胸上。“好像有什么不对…”

这情况当然不对,菲尔斯感觉自己的身体开始变得温暖,就像是从冬日里,从外面进入到暖气室中一样,但这些热量之中似乎有些滑稽,菲尔斯抬头一看才发现这让他感觉有些不寒而栗的温暖是云宝已经吐在外面的舌头,还有呼气时的温暖,她的舌头在自己脖子上的每一次抚摸,都像是经过练习一样。

“太怪了,我记得正规的流程里没有这个..她是从哪学到的….”

“你很紧张呀菲尔斯,让我也来给你放松放松。”菲尔斯背后的小呆突然发声,接着就是一对马蹄子摸上他的屁股,并且越压越紧,还在向下挤压。就这样菲尔斯浑身僵硬的被两匹雌驹夹在一起,还被小呆给脱掉了裤子。

“完成了!云宝,接下来是什么来着?”小呆把她的前蹄抬起来,顺着菲尔斯的脖子根,一直按到脊椎底,同时也把菲尔斯夹的更紧,让菲尔斯察觉到有什么东西不对劲,他的腰部感到有什么东西又硬又热。

“转过去,转过去,就之前我教你的动作!”云宝说着,转过身拱起背,把自己的屁股紧紧的抵在菲尔斯的身上,还来回的蹭了蹭。“转!”

“哦”

“哦!”

菲尔斯更加明显的感到有什么热乎乎,还带着些许重量的东西压在了他的背上,转头一看就发现,小呆的下体已经被一根马棒所占据,但这根家伙还没有全硬,只是半硬的垂在菲尔斯自己的身体上,尖端有一些前液闪着光。菲尔斯咬了咬嘴唇,虽然这东西是那么的熟悉,但从一匹雌性的身下冒出来总是感觉怪怪的。

但菲尔斯还是能接受这根家伙。它现在的样子虽然已经膨胀,但不是十分的宽大,比他之前道听途说和自己观察到的其他家伙,要温柔的多。

“动起来啊小呆,你又忘了是不是?”云宝用自己的身体压在菲尔斯的身上,让他又一次浑身僵硬的同时,感到小呆的马棒“啪”的一下拍打在自己的身体上。接着一只蓝色的蹄子袭来,云宝把她饱满的嘴唇压在菲尔斯的嘴唇上,开始进行口齿攻击。菲尔斯身后的小呆也开始动着她的身体,挤压和摩擦,让马棒又硬又热的抽搐着。

“感觉如何?”云宝从菲尔斯的身体上滑下来,现在她的嘴巴距离菲尔斯自己的棒棒只有几厘米。云宝的鬃毛在之前的运动中有点乱,眼睛睁得大大的,同时她的一只蹄子已经伸向了她自己的下体,虽然菲尔斯看不见,但他已经可以闻到云宝性奋时的那种独特的香味。

“我…但…这个……”菲尔斯喘息着,前后夹击的温暖让他的身体不受控制的轻微颤抖,当云宝用自己自摸过以后变得湿漉漉的蹄子捧着肉棒塞进嘴里的时候,菲尔斯咬住了自己的嘴唇。动情的云宝在用力吮吸,回过头就看见已经变成雄驹的小呆正在把她那根新生的肉棒在自己的身体上滑来滑去…菲尔斯感觉自己的身体要像某个绿色方块生物一样炸开了。

还好云宝换了个位置,让菲尔斯的嘶嘶声渐渐的放缓下来。她开始舔抵,亲吻,外带着用鼻子蹭,对菲尔斯的肉棒发起全面的进攻,而且还在抬头看着菲尔斯,睁着她那对装无辜的大眼睛。当云宝开始吞吐并且脸颊鼓起的时候,菲尔斯感觉他自己的心脏在胸膛里快速跳动,张了张嘴,发出几次无声的呻吟。

云宝不停的吞咽,嘴唇几乎要压到菲尔斯的小腹上,口水从她的嘴角流出来,舌头在里面来回的扭动着,力求给菲尔斯更大的刺激。但云宝毕竟不是熟练工,坚持了几个来回就再也忍不下去,张嘴就是几声咳嗽,口水拉着丝将蓝色的马嘴和菲尔斯的肉棒连接起来。稍微呼吸了几口气,云宝埋头再次吞吐,留下绷紧身体的菲尔斯在哪里傻笑。

“嘿~”小呆用她的棒棒顶了顶菲尔斯的身体。“所以说,谁给了你最好的一次口交?”

“我不知道…”菲尔斯傻傻的,连他自己的手被蹄子拽着,放在小呆的马棒上开始套弄起来的下意识动作都不知道。“真的…”

“没关系,这是我自己加进去的环节,云宝没让我问这个。”还没等菲尔斯理解小呆说的是什么意思,他只感觉的自己的屁股一凉,一大滩软乎滑腻的感觉从上面散开。像是水疗馆使用的护体乳,但更加的滑腻。“云宝说下一步是给你倒上这个。”

菲尔斯这才明白自己的处境,看样子自己是要被肉夹肉了。

云宝从菲尔斯的身下爬起来,接着就是一只蓝色的蹄子落在菲尔斯的后脑勺上,把它向下压。菲尔斯定睛一看就发现云宝在之前的活动中肯定是湿透了。因为这些晶莹的爱液在不断的从她的阴户周围冒出来,不仅蔓延到床上,也在向外滴落,水流几乎要滑到她的后腿弯上。超过正常量的爱液让菲尔斯感觉有点不对劲,但想到自己身体里的那团邪火,还有他和云宝喝下了同一种饮料之后,好像就能说得通了。

不过现在不是思考这个问题的时候,饮下春药的云宝,穴口周围蓝色的皮毛几乎要变成粉红色,过量的汁液不仅把周围的细绒毛浸湿,还让这些清澈的液体像是露水一样粘在上面,穴瓣因为发情而闪闪发亮,亮粉色的阴蒂也不断的向外探着头。

菲尔斯只觉得脑后一紧,就被压在这爱液横流的小穴上。鼻子湿漉漉的也顾不上,菲尔斯把自己的嘴向下,从云宝的下端慢慢的舔到上部,再卷起他的舌头刺激阴唇,或是停下来吮吸阴蒂,品尝着云宝发情的味道。

身后的小呆也动了起来,硬邦邦的马棒压在菲尔斯的屁股上摩擦几下后就准备找洞然后进去,热乎乎的感觉让菲尔斯可怜兮兮但是异常兴奋的发出呜咽声。当马棒的头部进入身体之后,菲尔斯的双腿不安的抽搐着,但抽动的同时也在不自觉的努力不让两条大腿合在一起。随着更多的肉棒滑入,空虚慢慢被填满的感觉过电般传过他的身体,为了不让自己呻吟出来,菲尔斯把自己的注意力转向云宝,再次吮吸她的阴蒂,舔抵和品尝。这样的动作让云宝也性奋的喘息着,用后腿夹住了菲尔斯的脑袋,蹄子开始在菲尔斯的头发上乱揉。

药水变化出来的肉棒不是很大,但依旧能给菲尔斯带来那种火辣辣的感觉。身体被夹在两匹雌驹中间,不同的体香混带着不一样的性欲不断的冲进菲尔斯的脑海里,让他迷迷糊糊的进入肉欲的天堂,在他身后抽动的小呆可不是一匹雄驹,能很好的控制住她的身体。为了保持稳定,菲尔斯用自己的手抓住了云宝的双腿,这动作也让云宝发出更大的呻吟声,腿上的力量也越来越大,就像是想要把菲尔斯的脑袋挤进自己的下体。这种动作让雌驹的生殖器官不断的挤压着菲尔斯的脸,顺带摩擦他的鼻子。

小呆的肉棒也是在来回的活塞运动中变得越来越热,推进又拉出,上面的血管凸起摩擦着菲尔斯身体里的那些凹凸不平的地方,尤其是马冠顶到前列腺的时候,异样的快感穿过菲尔斯的整个下体,让他也控制不住身体,流出些许精液。

强烈的窒息感来自于云宝的阴户,压这么紧的情况下,除了蓝中夹着粉红的大腿,菲尔斯什么也看不见,有些淡淡的光点在菲尔斯的视野里飘来飘去,突然一股强烈的水柱直直的喷到菲尔斯的脸上,冲湿了下巴,也进入了他的鼻子和嘴巴。

身后的小呆也在加快着她的步调,没有真正雄性的按部就班,只有那控制不住的无规则插入。沉重的呼吸声和沉闷的震动声,小呆的蹄子牢牢的压在菲尔斯的屁股上,被润滑剂沾的发光的肉棒不断的向菲尔斯紧绷的菊穴发动进攻,最后冲刺的推送更多的带给他俩性奋,而不是不合时宜的疼痛。

来回的几次深刺之后,射精带来的高潮如同波浪般冲刷着小呆的大脑,而内射的精液也开始从肉棒和洞口周围的缝隙中溢出,躺着的菲尔斯在快乐中隐约的感觉到这些白色的液体在不断地顺着他的大腿向下流,粘稠的液体聚集在他的屁股上,并在顺着弧线,向周围滴落。

超负荷的射入让小呆来回的喘着粗气,高潮之后的云宝也几乎没有力气,但她还是把菲尔斯给压在自己的身体上,虽然对准的地方不是那么的正确。

“好..好多,这些黏糊糊的东西让我感到不舒服。”云宝说,“但是我想就这样躺着,再躺一段时间。”

“然后呢?你就告诉我这么多云宝,接下来做什么?”小呆抽动着身体,把肉棒从菲尔斯的身体里拔出来。“这瓶药剂真的不好喝,你之前应该告诉我的。”

“斑马们的那些东西我又不是很懂,我也只问了没用副作用。”云宝回答道,高潮的愉悦仍让她的胸膛随着呼吸在来回的起伏。“不过你看,菲尔斯应该是很舒服的吧…现在他的样子,和我之前的瘫软差不多呢。”

【攻主友情赞助】

2 thoughts on “【番外9】蓝天之下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