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旧忆流连(黑晶x心月)

一声轻响,尘封已久的大门缓缓开启。

“为什什么…门自己打开了?大概是我体内尚存黑魔法的缘故吧…听银甲说…这里是黑晶殿下的墓地?螺旋台阶…丛生的黑色水晶,没有错了。”心月自言自语着,慢慢飞到水晶簇旁。

“只剩一根⻆了吗…好浓郁的黑魔法气息…真是令马怀念呢…以前拥有魔法的记忆。”心月轻轻抚摸着断⻆角。

『嗯?黑魔法的气息?虽然和影魔的有些不不同……』黑晶心想,用魔法发出粗糙且失真的声音:“谁在那儿?”

“就知道你还活着…我叫心月,同是一名黑魔法师。那么…被封印的这些岁月里,感觉怎么样?” 心月微笑着。

“哈,我说我感觉非常好你相信吗?你不会想知道我现在是什么感觉的。”黑晶回答。

“有些孤独,寂寞,对吧,黑晶?”心月在黑晶之墓边来回踱步。

“孤独?寂寞?”黑晶的语气让心月觉得他认为这很可笑。

心月看了看那根断角:“只有你独自一马…还只剩下一根角,不是吗?”

“不,我跟你们不是一族,我从来都是孤身一马。”黑晶解释着。

“没有谁能够忍受孤独的…黑晶殿下。露露娜公主,还有我,都试过了。”心月叹了一口气。

“如果你从出生到现在都没有脱离过孤独,那‘孤独’对你来说就根本不存在。”黑晶依旧保持着不冷不热的语气。

心月想找出黑晶的弱点:“你有过陪伴,黑晶,在很久以前。”

“注意你的语言,法师,时间能抹平一切。”

这让心月有些不不满,争辩着:“时间只会让你把它埋藏的更深,黑晶殿下。当它近在眼前时,你总会想起来的。”

黑晶有些不耐烦了:“法师,你最好告诉我你来这里的意图。”

“嗯….想不想出去?当然,不是我要放你出去…你体内还存有黑魔法,对吧?我的魔力已经所剩无几了…需要您的帮助,黑晶殿下。” 心月也马上转回正题。

“哦?有趣,但我为什么要相信你呢?我见过的小偷可太多了。”黑晶有点戏谑的意味。

“嗯…..”心月想了想。“您觉得还会有谁会来这阴冷黑暗的囚牢探望您吗?我要报仇,对露露娜公主。如果我离开,您就没有机会了。我可以继承您的力量,在我对露娜施以其应得的惩罚后,我会回来救您的。”

黑晶笑了笑:“我对你的私马恩怨不感兴趣,我的魔法更不是你能够承受的……”

“真的吗?我说过,如果我离开,你就再也没有机会了。”心月展开双翼做将要离开状。

“等一下,说说要是我给你魔法,你打算怎么做?”心月的欲擒故纵起到了效果。

“先离开,寻找机会,杀了了露娜,再回来,想办法复活你……你⾃自⼰己应该知道怎么复活你自己的吧,比如您找个新身体什么的…银甲闪闪的身体如何?”

『嗯,这家伙一心想着复仇,也许有利用价值。』⿊黑晶思考着。

“你不需要给我找身体,我的魔力完全恢复之后,自然能凝结出新的身体。所以完成你的复仇之后,你只需要给我带回一个充满魔力的东西就行了。”

“比如…?”

“一匹梦魇马就很不不错。”

心月耸了耸肩:“把露露娜公主运进来可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

“这不是我的问题,只有天角兽拥有足够给我完全重塑身体的魔力。”黑晶也表示无奈。

“……”心月沉默了一会。“凝心雪儿如何?纯天然的天角兽,魔法应该比那些后天天角强大多了吧…小姑娘也好骗。”

“她?也许可以吧。”黑晶获得了新信息,现在马国有一匹未成年天角兽,这对他来说很重要。“你打算怎么把她的魔力给我?”

“吸魔力这种事情我也不会干啦…”心月笑了笑。“我让她自己进来,然后你看着办,别弄死就行。”

“嗯,好主意,我觉得可行。你需要我给你多少魔力?”黑晶想到了一个计划。

“强大到足够消灭一匹战斗经验丰富的成年天角兽,黑晶殿下…”心月满怀信心。“放心,我能承受。”

『我真的…想要复仇吗…』心月问自己。

『呵,她真的以为我残留的魔力能对付梦魇之月?有意思,可以好好玩玩了了。』黑晶想要摸摸下巴,但他马上发现自己没有蹄子也没有下巴。

“那我把所剩下的所有魔力都给你,怎么样?”

“悉听尊便…等等,如果我无法消灭露娜公主…怎么办?” 心月有些顾虑。

黑晶的角上闪烁着红光,把所有的魔力都注入进了面前雌驹的身体,同时在大量魔力的掩护下,把自己的思维藏进了她的潜意识。

“放心好了,你去复仇吧,有我的魔法你还怕消灭不了露娜?我等你回来。”他伪装成还在角里的声音。

“嗯…”『怎么没有变回天角兽…』心月挥蹄砸向墙壁,覆盖着魔法元素的蹄子在墙壁上留下了一个不深不浅的坑。『但魔法元素还是可以使用,黑晶不愧是黑晶呢。』

“我会尽力力的。”心月展开双翼,慢慢飞向出口。

『这件事情到底是谁的错…我真的想去伤害那位改邪归正的公主吗?』心月确认门外并没有卫兵后,溜回了自己的寝室。

『我要杀死的是梦魇之月,露娜就是梦魇之月,对…就是这样…至于黑晶…怎么会这么轻易易相信我呢…』心月安慰着自己,同时又产生了一些疑虑。

『嗯,符文、咒印、元素魔法,这些东西都有点年头了,这次对决会非常精彩的。』黑晶在确保自己不被发现的前提下仔细探查周围的环境和魔力。

『银甲和韵律都在忙着自己的事情…不会注意我的…那么…传送魔法能用吗?』心月开始集中精神锁定传送目的地。『这辈子…都不会忘记那里的。』

心月的眼睛一闭一睁,眼前的画面已经变成了中心城皇宫的模样,这是露娜公主的卧室。

『白天,露露娜肯定在睡觉…』心月看了看躺在床上的深蓝色天角兽。『会这么轻松吗…?梦魇之月…嗯…?』

“我知道你还醒着,传送魔法的波动已经吵到你了。”

“黑晶的黑魔法,月儿…你真的那么恨我吗?”露娜的声音环绕在心月耳畔。

“是你害死了我的父母…是你让月之帝城的居民们背井离乡!”心月一个闪身快速逼近露娜,凝聚着黑魔法的蹄子用力砸下,却被露娜的护盾轻易隔开。

“你是一名优秀的战士,可惜,你的力量已经一去不复返了。”露露娜轻笑着。“你杀了我,一切都不会回到原来的样子。梦魇之月也好,月之帝城也好,已经结束了,月儿。”

『啊,露娜还是那么会忽悠,前段时间我们还一起见过梦魇呐。』黑晶观察着。

“错在谁?如果不是无序,也许统治者就不会是我们,如果不是塞蕾丝缇雅和我的私心,也不会有梦魇之月。如果没有梦魇之月,也就不会有你了,你知道的。”露娜不慌不忙地格挡着心月的蹄击,黑晶所给予的魔力太有限了,传送魔法又消耗了大部分能量。“你的察觉力是我前所未见过的,但同时,你的抵抗力太差了,月儿。”

“住嘴!”心月已经有些精疲力竭,却无法对露娜构成任何威胁。

“我活下去是为了什么?”一不小心,心月与露娜的眼神相对,露娜抓住机会立刻释放了了催眠魔法。

『不错的剧本,露娜。』黑晶注意到心月已经中招了。

“你…你掌管月亮,安抚着每一匹做噩梦的小马…”心月停下了进攻动作。

“我活下去不只是为了自己而活,作为一名公主,你也一样。”露娜见催眠成功,心中窃喜。

“但是…月之帝城已经没了,居民们也生活在中心城,我还能干些什什么?”心月尚存抵抗意识。

“你对黑魔法的掌控很熟练。”露娜诱导着。

“什什…什什么?”

“你已经吸收了黑晶的黑魔法,你可以把它变成你自己的。”

『呵,露娜啊,忽悠,接着忽悠。』黑晶嘲讽道。

“我…可以吗?从未试过去转化…吸收…但是这样黑晶会死吗?”

“他只是个恶魔而已,何必在意他的死活?来,闭上眼睛,深呼吸…我来给予你一些指导。”露娜将角对准了心月。

“我和黑晶说好了…杀了你之后会救他出来的。”心月有些犹豫。

“你考虑过把他放出来的后果吗?水晶帝国将再次被风雪所覆盖,在黑晶的魔爪下奄奄一息。别忘了,月之帝城有一部分居民生活在水晶帝国,另外…你父母的尸骨还埋葬在水晶帝国附近呢。”露娜在突破心月的最后一道防线。

“要不是因为你,我的父母也不会牺牲…”

“你以为你是怎么活下来的?在那么剧烈的魔法闪光里,如果我没有及时赶到,你连和我说话的机会都没有了。”

“……你?”心月软软地坐倒在地上。

“听我一次吧,月儿…”露娜用蹄子抚开心月遮盖住眼睛的鬃毛,盯着她血红的瞳孔。

“…我能相信谁?只是一直生活在谎言的阴影里…”

“同为月之守护者,你可以足够信任我。将你的黑魔法凝聚在前额,还记得你的蓝色圆圈吗?即使没有独角,也可以使用魔法。”

“这样……”一团黑色的魔法能量球在心月额前慢慢汇集,越来越大。

『嗯?露娜又想用我的魔力干什什么?她明明知道影魔的魔力就是身体,难道她也想重塑我的身体?不不可能吧。不过她绝对没安好心,刚刚她已经逐渐催眠了这个心月,不管她在打什么主意,我都得出面阻止了。』黑晶炸开自己的魔法,构建了一个把三马都包括进去的幻境。说是幻境,其实就是一片一望无际的荒原。

“露娜..怎么了?”心月迷茫的看着四周,晃了晃脑袋。“黑晶…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不放心啊,驹子,露娜可是有名的大忽悠,你果然经不住她忽悠,想背叛我。”黑晶转头看向露娜。“我们又见面了,亲爱的,你介意离开这里,在外面给我们放放风吗?我得好好跟这匹驹子探讨一下忠诚在友谊中的意义。”

“呐…当然,记得办好事情之后带她回去,我要告诉银甲管好他的雌驹。”露娜消失在荒原里。

“你想…干什么…”心月后退数步,发现周围的环境变化。“这里是哪里…黑晶,放我出去!”

“我想干什么?我只是想跟你谈谈什么叫‘忠诚’!” 黑晶逐步逼近心月。“告诉我,你觉得忠诚是什么?”

“不违反誓言,尽力服侍…”黑晶每走进一步,心月便后退一步。

“那么你刚才做的事,是什么?”黑晶质问道。

荒原上刮起凛风。

“黑晶殿下…我…我没有…刚刚…只是意外…”心月受到了露娜催眠术的影响,有些害怕。

“意外?你想把我的魔法送给露娜,这是意外?” 黑晶在心月身后竖起一面水晶墙。“不要想跑,我来教教你背叛者应该受到怎样的惩罚。”

“你…黑晶殿下…不要乱来…想怎么样…”心月紧紧的靠在墙上。“那是因为…露娜她…我只是在犹豫…她的催眠太强大了…”

“所以…这里是幻界,你还是没有足够强大的魔法去伤害我的肉体,对吧?”察觉到什么的心月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尝试冷静下来。

黑晶窥探到了心月的内心:“你在害怕……”

地面上慢慢长出一些黑色藤蔓。

“面对露娜时是这样,面对我时也是这样。这里是以你的潜意识为基础构建的,这些藤蔓就是你恐惧的证明。在这里,我确实不能伤害你的身体,但能轻易让你的精神崩溃。”

“经历了那么多……已经没有什么痛苦可以使我精神崩溃了,黑晶殿下。”心月稳住了颤动的心,看着地上的藤蔓,有些不好的预感。

“痛苦?我看着像暴君吗?”黑晶微笑起来。“告诉我,银甲对怎么样?你是怎么看他的?”

“他只是一个精虫上脑的雄驹而已…怎么了?只是在韵律有事的时候找我发泄一下而已,只是这样…可能他说的爱我只是骗我的而已,毕竟已经没有什么好相信的了。”心月恢复了正常状态,与黑晶对峙。

“很好,那告诉我,露娜说你是他的雌驹,这又是怎么回事?难道他把你当玩具,你还爱着他?”黑晶问道。

“……”心月愣了愣,闭上眼睛,忍住即将滴落的泪珠。“那是露娜自己的想法,不是我的。”

“真的?那如果不是这样,你为什么不反抗他?”黑晶继续走近心月。

“因为他那该死的催情魔法,我难以抵抗,你知道的。”心月的眼睛直直的盯着黑晶,随时戒备。

“银甲擅长的是护盾魔法,只有作为爱茉子嗣的韵律才拥有催情魔法,你骗不了我。”黑晶想让心月放松下来。

“银甲是那么告诉我的…我也不知道,第一次相遇的那晚我确实发情了…一般时间都不是那个时候…也许是韵律公主教给他的也不一定…至于为什么他要学那种东西,我也不知道。那些都是他们的事情…我不知道的太多了。我只是呆在这里…等待命运的摆布而已…感觉怎么样,黑晶殿下?就像我和露娜公主说的那样,我还在寻找活着的意义…所以…你在犹豫什么,只是把我压在墙角然后讲道理吗?”

『切,皇家春药瓶就喜欢看别马乱搞』黑晶心想。

“嗯,我了解了,你觉得我跟银甲是一样的马。那我要是告诉你,我并不会伤害你呢?”

“不会伤害我就把我放出去。不然…在这里干什么…”心月想要尽快离开。

“一起四处转转吧。”黑晶撤销高墙。“这里可是你的潜意识,咱们搞不好能找到一些特别的记忆呢。”

“好吧…我知道阻止不了你…那么…”

“那咱们从最近的较浅层的记忆开始看?”

不知道什么时候,旁边出现了一片森林。

“这是记忆之森,越外围的树木,记录的东西越新。”黑晶指着一棵树。“这棵树就不错,好像跟银甲有关系。”

“嗯…然后呢?”心月仔细打量着这棵树。

“然后你把蹄子放上去……”黑晶指引着。

“会发生什么?”

“你放上去就知到了。”

“嗯…”心月将蹄子慢慢放在树干上。

“你就会表现出当时的心情和状态。”黑晶一副得逞的样子。

“什么…为什么…诶?你们怎么都…唔…”,心月脸上浮现出一抹红晕,“你…不要…唔…看…!”『奇怪的感觉…』

“好吧,我知道了,这是韵律的魔法,只有爱茉的后代用得出来这种法术。”,黑晶嘁了一声,“你最好不要再回水晶帝国了,那里不安全。”

“那我…还能去…哪里…?这种…状态要怎么解除啊喂!” 心月有些急了。

“也许你可以住在中心城吧,或者四处旅行?至于怎么解除这个状态,我不清楚,露娜还没来得及教我那么多东西……你当时是怎么解决的?”黑晶的嘴角微微上扬。

“我都想弄死露娜了…她还会让我留在中心城吗?我…我怎么解决的你应该知道的吧!摸下其他的树会不会取消现在的状态….?”心月蹲坐在地上,轻声喘气。

“露娜以前还想弄死她姐姐呢,现在两匹马不是一样过得上好?”黑晶思考了一会儿。“我记得摸其他树会使状态叠加。”

“**….你要…做什么…”心月紧咬牙关。“把痛苦叠加过来减轻欲望对吧!”

“想象力很丰富呢,但那非常危险,我只是提一下,以阻止你去摸别的树,别抱那么大的敌意。”

“不管怎么样..帮帮我…我讨厌这种状态…”

“好吧,我试试……”黑晶从地下召出影子状的黑色藤蔓,攀上面前雌驹的四肢。

“等…等等…我说的不是这种解决…”心月挣扎着想要逃脱。“你…在这里也有魔法的吧…能不能改变一下…只是感觉而已啊!”

“荒原影魔最怕的就是爱意魔法。”『唉,这驹子事儿真多』黑晶解除了了藤蔓。“你觉得我能用什么魔法帮你?”

“这种感觉…应该有时间限制什么的吧…做点什么…把我绑住也行…不要让我乱来….”

“快点…!”心月的蹄子焦躁不安地抚摸着小腹。

“一般梦境中的时间就比外面慢六倍。而你现在这种情况,时间比外面慢6的三次方倍,等这感觉自己消散,怕是要到猴年马月去了。”黑晶不紧不慢地陈述着。

“那我…到底要…怎么办…我才不要和你做…现在放我出去可以吗…?” 心月近乎是在恳求黑晶了。

“荒原影魔的灵体状态是中性的,你就是想,我也没有……至于放你出去,你估计会把露娜上了的。”

“所以…我就这样了?还要我自慰不成吗…”心月用翅膀挡住下体,偷偷按压着小穴周围。

“为什什么要让我摸那颗树啊喂…不管怎么样…你要负责!” 『这句话好耳熟…』

“我只是想知道你当时是中了什么魔法而已……没想到这么猛烈。”黑晶又召唤出几条影子。“你想我怎么做?”

“我…帮我…解决一下…就行…”,心月向面前雄驹露出早已湿润的小穴,“怎么样都可以…啊哈…忍得…好难受…”

“呃,要不要挑一下长短、粗细、形状什么的?”,黑晶的影子渐渐攀上心月的四肢,“我不是很清楚你的情况。”

“越大…越好…唔…哈…” 『我在说什么,冷静下来… 』心月看着缠上来的影子,渐渐露出了渴望的表情,“塞满我..反正这里…死不了…唔哈…”

“……我还是自己摸索吧……”『大?这句话不就跟没说似的吗?算了,慢慢来吧。』

影子上浮现出细小的触手,慢慢摩擦着心月的大腿和翅根。

“唔…”,敏感点被触碰使她的身体慢慢软了下来,“好舒服的…黑晶…”

黑晶又用另外一根影子从心月的背心开始,捋着翅膀上的羽毛直到翅尖。同时另一团影子小心揉搓着她的小腹。

“你就好好享受吧。”

“唔…哈…”,心月的身体在频繁的刺激下轻微颤抖着,原本冷漠的声音也变成了轻柔的喘息声。

一条影子从胸口划过她的脖子,攀在她大腿上的影子也渐渐接近小穴。

“黑晶殿下…”,心月下意识的合拢大腿。

入口处的那些影子经过片刻犹豫,合成了了一条舌头粗细的触手。

“你觉得这个怎么样?太粗了的话跟我说就好,我会换到你觉得可以的粗细。”

“我…不知道了嘛…”,心月的脑子里乱乱的, “说了的那个…塞满…就好…”

“唉……那就这个吧……”,黑晶叹了一口气,接着用触手摩擦着心月的入口和阴蒂,“你要知道,自己不是别马的泄欲工具,你得有自己的判断和想法,让别马来帮你泄欲,而不是一昧地服从或忍受。”

“我…唔…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进入状态之后就…变得弱受的样子…”,心月轻轻喘着气,“好害怕…让雄驹失望的…不敢主动什么的…所以一直想找一个…像黑晶殿下这样的雄驹…”

“别想着让雄驹失望,从来就没有能让雄驹失望的雌驹,只有会让雌驹失望的不合格雄驹。”,黑晶说着慢慢把触手前端挤进心月的小穴,“不过,你最好别把我当做什么憧憬,荒原影魔是靠不住的。”

“啊哈…不管怎么样…黑晶殿下…就是我的梦中情马…”,小穴被异物挤入的感觉使得心月的脸更加红润了。

“我很荣幸”

触底之后,触手开始小心来回抽动。

“啊哈…但是…黑晶殿下…应该已经有喜欢的马了吧…”,心月的声音因为触手的活动变得有些颤抖起来,“再…大一点…黑晶殿下..”

“我……也许有吧,但让我动过感情的两匹马都已经化作历史的尘埃了……”,黑晶令触手逐渐变大,达到一般雄驹的大小,“不过,你现在有什么需求都可以跟我讲,我会尽量满足你的。”

“啊哈…那…如果…黑晶殿下有朝一日能恢复实体的话…能够来一次真正的…那个嘛…”

更充实的感觉使心月发出了一声轻吟。

“应该……没有太大的问题。”『反正我也没法轻易易恢复。』

抱着这样的想法,黑晶逐渐加大触手抽插的力度。

“唔哈…黑晶殿下…能…过来…抱住我嘛…”,心月喘息不断,“还有…啊哈…下面…可以…再大一点…”

“……如你所愿”,黑晶走近她,用蹄子环上心月的后背,给了她一个拥抱。又继续增加了触手的大小,它现在已经比大多数雄马都要大了。

“黑晶殿下…啊哈…这样子是没有快感的…对吧…”

“你不需要在意我,我做事不是为了快感。”

“唔哈…黑晶…黑晶殿下…”,享受着小穴被填满的快感,心月眼神涣散,“黑晶殿下…这样子…不会很难受嘛…”,她的脑子很乱,根本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黑晶继续维持抽插频率,同时用蹄子轻轻抚摸心月的鬃毛。

“不会,我说过你不需要在意我,好好享受自己就行了。”,他又用另一条触手顺着她的尾巴。

“不管怎么样…啊哈…我会帮助黑晶殿下尽快恢复身体了…啊哈…这样子…可以算忠诚了吧~”,心月的身体有些抽搐,似乎已经临近边缘了。

“我承认你的忠诚……其实你能在露娜的暗示和引导下撑那么久已经不容易了。”,黑晶逐渐加快抽插速度,又用另外一些细小的触手按摩入口边缘和因蒂。

“能看到黑晶殿下…啊哈…真开心…”,伴随着触手的抽插频率和刺激,心月的蜜汁如流水般滴落,沾湿了一大片毛发,“这种…真是…啊哈…让月儿说了些奇怪的话…啊哈…”,她强忍着快感的冲击,试图保持着交流,不发出奇怪的声音。

“其实知道马国还有我的追随者,我也挺高兴的……”

『如果希望和爱茉她们还活着的话会怎么样呢?』

美好的往事涌入黑晶脑海,使他的影子不自觉缠上了心月全身,并开始慢慢蠕动,触手的抽插幅度也变得有些大。

“啊哈…黑晶…唔哈…不行…”,心月娇喘声越来越大,大脑渐渐得已经开始无法组织语言,“要…啊哈…不不要…忍不不住…呀哈…”,被黑晶影子缠绕住的幸福感与羞耻感使心月有些忍耐不住,“黑晶…唔哈…黑晶殿下…”,但她仍想保持公主的风度。

“别忍着了,你需要释放自己。”,说完,黑晶渐渐将动作调节至强烈,却不会令马受伤的程度。

“不要…啊哈…这样刺激月儿…啊哈…”,在剧烈的刺激下,心月的小穴的蜜汁开始泛滥起来,“受不了…喵哈…黑晶殿下…月儿…啊哈…受不了…”,她的大脑彻底失去思考能力,张大嘴巴娇喘的同时一丝丝口水顺着嘴角流出。

“这才像话嘛,你根本不需要忍着。记住,以后要是有雄驹满足不不了了你,你就跟他直说。”,黑晶将触手整根抽出,又立马直插到底。

“黑晶…呀哈…黑晶殿下!!”,心月克制不住大叫起来,“太用力…啊哈…好奇怪…黑晶殿下…不要呀喵!~”,她的眼泪顺着眼角混合着口水一起滴落。

“尽情释放自己吧,月儿,你能为自己赢得自由。”,黑晶仍继续着大力抽插。

“停下…呀哈…不要说这种话…呀哈…黑晶殿下…黑晶殿下…”,心月眼睛上翻,一脸淫荡的样子已展露无遗。

“月儿不要自由…月儿想要知道活下去的意义呀黑晶殿下!!!”,她的身体剧烈抽搐,大量蜜汁如洪水般想要喷射出来,却被触手挡在小穴内,撑大了肚子。

“黑晶殿下…”,高潮之后的无力加上快感的剧烈冲击使心月昏了过去。

“活下去的意义,就是珍惜自己来之不易的生命。”,黑晶慢慢抽出触手,任由液体淌出。

“生命本身就足够作为活着的意义了。”,他看着心月,『不知道她听见没有,算了,不想了。』,接着撤销了幻境。

“黑晶…做完了?”露娜一脸无奈。

“做完了……露娜,你说我是不是做得有点过?”黑晶问道。

“…你觉得呢?我要怎么和银甲解释这一脸的…幸福和满足?”露娜好像很生气。

“别生气亲爱的,我觉得她需要这个,银甲一直在把她当泄欲工具,这让她觉得从来没有马在乎过她。”黑晶对露娜近乎半崩溃的吐槽置之不理。“至于怎么跟银甲解释……给我一点魔力,我做一个被动幻象覆盖上去,就能蒙混过去了。”

“这种事情还是我来吧,省得你拿了我的魔力又去干一些大事情。那么…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继续呆在这孩子体内…还是回到你那墓地里去?”

“露娜,亲爱的,吾友,相信我,幻象这种事影魔最擅长了,我可不想那个爱之公主察觉到你的魔力残留。”,黑晶说到,“至于我打算怎么办,我会回去那个‘墓地’里去的,那地方好歹是我的办公室……”

“行…”露娜凝聚出一个小型魔法球,“呐,就给那么多。好好呆在你的“办公室”里…不要再想着搞事情了….”

“这么多就够了。”,黑晶从心月体内出来,吸收了露娜给的魔力之后凝结出一个很淡的身体。

“谢谢,我会待在办公室里的,保证不主动搞事。”,他说完做了一个熟睡的幻象覆盖上了心月现在的表情。

“嗯哼~就是这样了了……但愿我们还有再见面的一天,水晶沙皇~。”

“会有那么一天的,司月之马~”

PS:在月之帝城被摧毁后的孤寂中,心月慢慢的将罪责施加于梦魇之月身上。

心月对露娜的感情就像幽弥狂对迷麟一样…

由于某种缘故导致,心月很容易被露娜精控诱导。至于为什么,以后的文章中会告诉你们的。

雪儿似乎对这位新来的马充满了好奇,在一些简短的交流以及没有经过同意的灵魂窥探后,雪儿对心月的好感度直线上升,心月也很喜欢这位活泼可爱的小女孩,在她知道公主殿下对她用了窥探魔法之前。

扮演者

心月本色出演

黑晶王:寒夜

心月的其他文?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