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蹄验】

“已经开始了么?”

“不,瑞瑞小姐,稍等片刻,还需要一些小小的调整。”

吐露的舌尖悄悄的舔舔,品味唇瓣上残留的葡萄酒气息。不太确定忙碌中的雄驹是否有察觉我的小动作,毕竟此刻的我对即将蹄验的游戏感到期待与渴望。

——1小时前——

“尊贵瑞瑞小姐,很高兴在这里见到你。”

“你是?”

坎特洛特马蹄时装秀的晚会上,在应酬完那些浮夸的贵族公马后,现在我只想躲在角落的小小吧台安静片刻,但显然这匹有着陆马体格的纯黑角马并不打算放过我。

“斯泰罗,我想您或许听说过我的…”

“抱歉,时间不早了,我该回我的团队了。”

假装看了眼墙壁上的时钟,我并没有兴趣再听另一版漫长而又浮夸的头衔介绍,随意找个理由,便准备起身离开这份不请自来的纠缠。

“嗯,或许我的介绍不够热情…火龙…”

“你?!呜…”

耳边传来雄驹的低语,我还来不及指责这有违绅士的举动,后穴的震动和火热就迫使刚抬起双臀的身躯重新坐回圆凳上。

“冰…冰柠檬。”

“这杯我请。”

恨恨的瞪着正递给吧台侍马金币的雄驹,显然这远超我所点饮品的价值,而收下小费的侍马也心领神会的离开这角落处小小的吧台。

“你是怎么知道咒语的?!”

推开眼前刚点的冰柠檬,实际上我并不需要饮水,和‘火龙’相反,‘冰柠檬’是我预设的结束咒语,用于停止后穴中震动和火热的魔法肛塞。

“我想我应该重新自我介绍下,斯泰罗,《夜香》品牌的创始兼设计。”

“你就是…”

“嘘…瑞瑞小姐,对于大部分客户来说,并不知晓我的存在。”

“啊,抱歉…谢谢。”

一时失态,我羞红着脸接过雄驹递出的纸巾。面前的雄驹背过身躯,暗自感谢他的绅士与体贴,我才小心的岔开双腿,用纸巾擦拭圆凳上的水迹和双腿间的湿润。当然,这还是雄驹的责任,紧致的后穴本已含弄了一整晚的肛塞,积累的欲望因为突然的震动和火热,诱使着敏感的身躯溢出不少的淫液。

“嗯哼,所以《夜香》的每一件商品都经你之蹄?”

“并不全是,只有尊贵的VIP会员,专属的定制品需要由我来设计,当然也包括您现在佩戴的。”

举杯小口的吮吸着冰凉的柠檬汁,掩盖自己的羞涩。自从在中心城贵族的小聚会中被推荐了《夜香》,之后的几年中我都没错过每月的新产品,而现在后穴中含着的则是3个月前收到的VIP邀请函附带的定制赠品。一想到自己最爱的玩具居然出自眼前这匹雄驹之蹄,不由得舔舔嘴角。

“我还以为你是匹...”

“是匹雌驹么?很多小马都有类似的误解,毕竟大部分设计都是服务于雌驹。”

“很有趣,那么?斯泰罗先生,今夜找我是有什么…?”

魔法悄悄的掀起裙边的一角,暗送秋波的同时微微的侧身展现自己洁白的翘臀。绅士的风度、陆马的体魄、幽默而不失风趣,如果是邀请我共度‘美妙’的一夜,我猜自己并不会拒绝。

“其实,我最近获得了新的灵感,设计了一些更加前卫的道具。想和瑞瑞小姐共同分享,希望能获得艺术方面的指点。”

“嗯哼~我的专业领域么?”

少许有些意外,但能提前欣赏到《夜香》创始人的作品,也是不可多得的机会。

“我的工作室离这里不远,毕竟~我可没办法随身携带。”

“的确…”

雄驹的暗示让我不由的挪动双臀,圆凳抵住的肛塞似乎陷的更深,原本擦拭整洁的蜜唇也因身躯的火热而再度的湿润。

“那么我就欣然接受您的邀请吧,斯泰罗先生”

“不回团队了么?”

“噢~我相信她们能处理好~至少今晚~”

轻笑勾上递过的蹄子,离开沾染着水迹的圆凳。和斯泰罗并排着穿过晚会的幕后通道,享受着身边淡淡的古龙香水的气息和黑色雄驹特有的魅力,丝毫不知道自己正蹄入甜美而又愉悦的陷阱。

——20分钟前——

坎特洛特贵族住宅区的边缘,我正打量着眼前这栋和夜色融为一体的双层别墅。

“这是?你的家?”

“准确的说是我的工作室,请进,瑞瑞小姐。”

“谢谢~”

跟随着雄驹,蹄入别墅的大门,走廊的灯光因蹄声而点亮,墙壁上没有太多的装饰,简约而又整洁是我对比的第一感觉。

没有在玄关停留太久,雄驹领着我前往楼梯,推开二楼唯一的房门,我为室内的宽敞而感到震惊。

“狭小的空间不利于灵感的激发,所以我把整个层面的房间打通在一起,这边请。”

窗帘随着雄驹的魔力而垂下,室内的壁灯亮起代替被遮挡的月光,显露出室内的丰富多彩。

整面墙壁被替换成落地窗,而紧靠着的则是可以躺下整整五匹马的奢侈大床,作为墙壁的装点是大大小小的玻璃橱柜,历代《夜香》的作品陈列于此,按照不同的种类排序着,宛如小型的性爱用品博物馆。

室内的另一角,也是雄驹引导我靠近的,似乎是屋主的工作台。整洁的桌面显然是为了招待我而提前收拾过,唯独摆放着凹凸起伏的丝绒黑布,在其之下大概就是雄驹准备介绍的作品,两长一短的造型应该不只是调情那么简单。

“葡萄酒?红酒?”

“葡萄酒,谢谢~”

接过雄驹递给的酒杯,小小的抿一口品味美酒的纯正。目光转向周围,几匹仿真的小马模型摆放在不远处,和我的精品店中展示用的马架子不同,它们更加的真实。雄驹模型上的粗壮马茎套着狰狞的硅胶套,而雌驹模型上则布满了束缚身躯的皮革,两个仿真的穴中也填充着硕大的玩具,特别是撑开四蹄的铁杆和塞着小嘴的口球,让我不禁幻想着如果是自己身处其中......

“瑞瑞小姐,容我为你介绍《夜香》的最新作品。”

“哇~这看起来不全是小马的。”

雄驹的呼唤打断了我的幻想,终于到揭示答案的时刻。注视着桌上的三件作品,小巧的肛塞和我臀肉中的那件一样镶嵌着硕大的魔法宝石,只是原本应该光滑圆润的表面布满了细小的纹路。仿真的硕大种马肉棒,比我过去购买的型号似乎更长更粗,只是光看表面无法猜测其中的奥妙与独特。至于最后个的~

“看来你对我做了些调查~”

“只是偶然听到些有趣的故事。”

故作恼怒的嘟着小嘴,看着雄驹用魔法浮起最后的作品,一根模仿钻石犬的肉棒,惟妙惟肖的形状让我不禁回想起曾经被囚禁在矿场下的那段疯狂的时光。

“瑞瑞小姐的经历让我觉得自己不应该局限于小马的种族,所以当我摸索着创造出这件作品时,最先想到的就是您,也只有您才有资格评判这件作品的优劣。”

“打听淑女的过去可不是绅士的举止,你伤到了我脆弱的心灵,或许我该索取一些小小的补充~”

饮干杯中的美酒,舔舔嘴角残留的美味,我并不介意自己的小小故事成为贵族间流传的趣事。带着醉意的我现在只想拥有眼前这匹魁梧的雄驹,或许洁白的小脸上已经染上迷马的红晕。

“当然,我会作出补偿,只需瑞瑞小姐蹄验好后,可以随意挑选。”

“我可要好好斟酌呢。那么~现在我该做什么呢?”

“请先坐下,可以的话希望瑞瑞小姐能用身体亲自蹄验这些作品,这比观察来的更深入。”

“我猜~这会很有趣~”

顺从雄驹的指示,蹄伐有些轻盈的身躯坐在事先摆放的座椅上,柔软的垫子触碰到丰满的臀肉,轻推着的肛塞,让酒后的身躯变得更加火热。

褪下舞会穿着的半身裙,挂在不远处的衣架上,吐息间的气息也变得灼热,只是在蹄验的开始前还有些小小的准备需要完成。

“愿意帮助下淑女么?”

“这是我的荣幸。”

微微的侧过身躯,蹄子分开臀沟露出含着的红宝石肛塞,重叠的双腿夹住湿润的蜜唇,半露半遮的展现身躯的性感。没让我等待太久,独角的魔法点亮,很快便感觉到肉壁被扯动的愉悦。就如同雄驹所自豪的那样,附有技巧的魔法不止是施加在肛塞上,穴口被魔法巧妙的撑开,佩戴了一夜圆润而又亮泽的肛塞便在我轻微的呻吟中取出,那份娴熟技巧让我更期待雄驹最新的作品。

“不介意我记录下您迷马的身姿吧,作为后续创作的灵感。”

“请便。”

看着雄驹用洁白的蕾丝布包裹住湿润的肛塞,随后捣鼓着三脚架和摄像机,我醉醺醺的小脑袋不经的转向不远处那匹雌驹的模型。

‘为什么我不让蹄验变的更加有趣呢?’

奇怪的点子一但冒出就无法遏制住,得到雄驹的默许后,镶嵌着蓝钻石的奴驹项圈佩戴上纤细的脖子上,黑皮革制的马橛子栓住小嘴,当然我放弃了本应该含在嘴中的那根木棍。雕刻着复杂魔纹的角戒悬在我的优雅的独角上,随着漂浮魔法的消散,角戒顺着螺纹划入独角的末端。

“啊...蓝宝石和你非常的般配。”

“谢谢~我以为这只是装饰品?我可以佩戴它们么?”

“如果你愿你,我非常乐意。实际上这是专属调教用的角戒,除去基本的禁魔功能外还会让佩戴者变的顺从与容易接受调...”

雄驹的叙述变的模糊不清,我几乎没有听清后续的解释,但这并不重要,禁魔的感觉让我更清晰的察觉自己身躯的火热。看着忙碌中的雄驹,我有些迫切的想窥视西裤下他那漆黑的肉棒,但首先我得完成他交代的任务,相信这会是场有趣的蹄验。

——回到现在——

“摄像机已经调整好了,瑞瑞小姐你呢?”

“我想我已经迫不及待了~”

“噢~我看的出,稍等...或许这个对你有帮助。”

眼前是递来黑丝绒的眼罩,微微仰起脑袋,撩起自己的长发,随着魔法的萦绕,让雄驹为我系上。

“是在增加难度么?”

“为了让您更加专注于蹄验。”

“那~可真是非常贴心呢~”

【2060204 artist-amarynceus】

陷入黑暗能让我更清晰的感受到身躯周围气流的微弱流动,而雄驹灼热的气息总是萦绕在身边若即若离,耳边的低语如同魔力般诱使着我呻吟,渴望着他的靠近。

“咔嚓。”

“先介绍下自己如何?”

“嗯?”

歪着脑袋,一时间没反应过来,葡萄酒的后劲似乎比我想象的还要强烈,能感觉到身躯变得暖洋洋的,也有着摄影用的灯光对准我的缘故吧。

“啊~我是瑞瑞,来自小马镇,专注于时尚领域。今晚收到斯泰罗先生的邀请来为新的作品进行蹄验与评价。”

“非常感谢瑞瑞小姐的介绍,那么让我们开始吧,首先是第一件,试着感受下如何?”

少许等待可片刻,大概是雄驹在镜头前展示他的作品吧,随后我感觉到一根长棍似的物品放置在我的蹄心。抚摸、感受,独特的造型让我很容易就判断出是三件作品中那跟仿造钻石犬肉棒的玩具。

“很柔软,非常的光顺,这个造型~我觉得是模仿钻石犬的阴茎制作的。”

熟悉的蹄感,就如同我曾经抚摸过的那三根肉棒。被剥夺的视觉让我不经意间回忆起在钻石的洞穴中,被那三头饥渴的钻石犬侵犯的时光。

“听说瑞瑞小姐曾经接触过钻石犬,你觉得和小马相比,他们...”

“你是想听我的故事么~”

微微岔开双腿,夹住抚摸着的肉棒玩具,湿润的蜜唇摩擦上柱身的表面,随着我的叙述渐渐的涂抹满全部。

“那是一次很普通的远足,我打探到一处废弃许久的矿场,心想着或许可以收获些新奇的宝石,结果么~”

轻笑~

“的确是遇到了新奇的事,三匹饥渴的钻石犬,我觉得他们不太懂何为绅士风度吧,粗暴的把我拽向矿井的深处,在我拒绝为他们探寻宝石后就成为了他们发泄欲望的对象。”

回忆起被厚重的项圈束缚的那段时光,三匹散发着浓郁雄兽气息的钻石犬时刻围绕着我,那种身躯被同时舔弄的愉悦和紧张,让我不由自主的夹紧玩弄中的肉棒。

“他们很...迫不及待,而且分工的非常明确~抓住我,分开双腿、拨弄蜜唇,还没等我呻吟,就被其中的一位吻住。不得不说他们的舌头非常的~灵巧,搅动我的小嘴、舔弄我的蜜唇、深入小穴的舔舐蜜汁。没持续太久的前戏,火热的肉棒就抵住了我的臀沟,和小马的肉冠不同,尖锐的顶端轻松的就挤开了我的肉壁,随后的粗壮则彻底的占据了我。”

握住玩具,摸索着用尖端抵住不住溢出淫液的小穴,在穴口浅浅的试探着。

“他们没有太多的技巧,总是胡乱的挺进,但却拥有充裕的精力。我很想呻吟,但是项圈被拉扯着,随后爪子卡住脖子,直到我顺从眼前的钻石犬,舔弄他粗壮的肉棒为止。和小穴中的感觉不同,舔弄的时候我能清晰的嗅到他们浓烈的气味,还有随着他们越发沉重的喘息声,而逐渐胀大的肉棒。不得不说,每次挺进都有再度被撑开的感觉,无论上下。”

【1725366 artist-eto ya】

舔舔嘴唇,现在不仅蜜唇变的湿润,我已经感觉到淫水积累在座椅的皮革垫上,滋润着不住扭动的双臀。

“我调查过钻石犬的生物特性,在和雌犬交配的时候,阴茎结会膨胀而卡阴道,直到射精完成为止。”

“啊~的确是的,这个过程非常的~漫长,小穴里的肉棒膨胀的让我动弹不得,泄口会直接顶入子宫中,呜~然后就是一股股灼热的精液注入我的身躯内。而另两只完全不让我休息,轮流的服侍着他们的肉棒,等到身后的钻石犬一离开,啊~就迫不及待的堵住溢出白浊的小穴。”

腿缝中的玩具早已染上淫液的水泽,随着越发火热的身躯和得不到满足的小穴,让我的叙述中充满了渴望被填满的呻吟。

“但很快他们便不满足于排队等待的现状,呜~喉穴、小穴、后穴,他们找到了合适的姿势同时将三根肉棒贯穿我的身躯,持续的释放兽欲,啊~不得不说全身被白浊浸透的感觉真的~啊~不是普通小马能体会到的。当然他们的过分贪婪也给我了机会,让我在钻石犬们憨憨大睡的同时得以逃脱,顺便取走了全部的宝石作为补偿~嗯哼。”

“非常精彩的经历,不知道瑞瑞小姐能否展示一些细节呢。”

“哪一部分呢~”

“品尝下如何?”

双腿中的玩具被取走,随后小嘴触及沾满淫液的肉棒。仰起脑袋,呻吟着,虽然看不到雄驹的动作,但依然能感觉到玩具宛如真实的肉棒一般摩擦着我的双唇。

“深入些如何?”

“呜~”

微微点头同意,毕竟小嘴正忙碌着舔舐淫液。玩具的尖端已经抵住我的贝齿,随着雄驹的施力挤开,没入小嘴中。没有普通玩具难闻的硅胶味,是《夜香》一贯的精品风格,贝齿轻咬着附有弹性的柱身,只是无法阻止肉棒的尖端抵住喉穴。

没有过多的深入,肉棒在小嘴中搅动了会,随着雄驹的抽出,淫液与唾液混合着涂抹在我的嘴角边,舌尖意犹未尽的舔去垂涎的银丝。

“要继续么?”

“嗯,是的。”

再度的仰起头,佩戴着项圈的纤细脖子完全的展露在雄驹的视线下,我很清楚这是最适合被贯穿的姿势。没等待太久,微微张开的小嘴便再次含住了温润的柱身,顶端的尖锐挤开紧致的肉壁,伴随着我沉闷的呻吟渐渐充实着喉穴。

身边雄驹的呼吸变得急促,我不难猜想镜头下的自己是多么的淫荡,舌头已经被挺入的肉棒压住,深入的柱身让我感觉到项圈的束缚,直到鼻尖触碰到柔软的仿真阴囊,我才意识自己竟然完全的吞咽下这根粗壮的玩具。

“感觉还好么?”

“嗯~呜嗯。”

闷哼,在吞入整根后,玩具随着雄驹的摆弄而抽动着,只是几个来回我就能感觉到自己细微的习惯被他所掌握。肉棒总是缓缓的挺入最深处,随后伴随着呻吟和肉壁的包裹下抽动着,在我感到窒息前抽出,不过并不会给予太多的喘息时间,再次的充实我渴望肉棒的喉穴。反复尝试着,宛如挖掘雌驹极限般的严格与细致。

“非常精彩的示范,我想应该测试作品最后的功能了。”

“呜?”

没等我回应,喉穴中深入的玩具开始膨胀,原本就因为柱身的粗壮而撑开的脖子彻底的被项圈勒住,呼吸困难、渐渐失去意识的同时温热的液体从肉棒顶端的泄口中灌入。

“咳咳...”

“还好不?”

回过神来时,肉棒已经取出,舌尖品味到的是带着些许酒香的果酱,大概是玩具抽出后从喉穴中溢出的。雄驹的蹄子轻抚着我的背脊,缓解身躯的不适,丝滑的眼罩依然佩戴着,看来小小的意外无法阻止蹄验的继续。

“蜜酿?”

“是的,能补充些体力,我想应该适合现在的你。”

轻笑,舔舔嘴角残留的果酱,实际上我们彼此都很清楚蜜酿的主要作用时挑起小马的情欲。

“放松下,接下来换个小的如何。”

“我有拒绝的权利么~”

“我想,并没有。”

蜜酿的效果非常的显著,我已经开始怀念喉穴被充实的愉悦。身躯依靠着椅背侧着,露出沾染着淫液的臀肉,蹄子摸索着搭住后穴口,微微分开等待雄驹的玩弄。

“呜~啊…”

娇媚的喘息,的确是那个小巧的肛塞,只是雄驹并没有直接抵住我的后穴口,而是磨蹭着满是淫液的勾股,将粘稠的液体布满玩具的表面。

“要进去喽~”

“嗯,啊~”

佩戴了一夜肛塞的后穴还记得被撑开的感觉,而晚会前灌入的润滑液还残留在体内,沾染满淫液的玩具很轻易的挤开紧致的穴口,随后肉壁主动的包裹住侵入后穴的肛塞,无需雄驹更多的举动,自然的吸入,只在臀沟间留下精细打磨的圆润宝石。

“嗯?比想象的小巧呢?是有什么独到之处么~”

“是的,就和你先前佩戴的一样,特殊的功能可以通过咒语激活……”

没能听清雄驹的低语,但很快便感受到后穴中的骚动。塞子旋转着,让媚肉被细小的鳞片刮擦,带来连绵不断的愉悦。伴随着咒语的继续,原本小巧的肛塞随着鳞片的转动而膨胀,迅速充实着紧致的后穴。

“灵感来源于龙的鳞片和蛇的身躯,层叠的鳞片可以轻易的收纳在一起,旋转展开后也能模拟出蛇的扭动……”

“啊~啊!”

娇媚的呻吟打断了雄驹的解说,无需繁琐的介绍,后穴中肆虐的玩具已经让我体验到雄驹所叙述的灵感。层叠的鳞片完全展开,扩展后的粗长已经超越我对肛塞的认知,随着玩具的扭动与旋转,大大小小的鳞片刮擦着后穴肉壁上娇嫩的媚肉,引诱我持续甜美的喘息,而从深处溢出的润滑液则助使玩具更加灵活的蠕动。

“感觉如何呢,瑞瑞小姐,我需要你宝贵的意见。”

“啊…太…太激烈了,停~呜呜!”

剧烈的震动和灼热,显然后穴中的玩具也拥有《夜香》产品基础的特性。灼热的温度随着鳞片的扭动传递至身躯深处,震动的顶端抵住肉壁,一墙之隔的小穴也能感受到后穴的激烈。

“停…停下~啊…要去了!”

摸索着滑向臀沟的蹄子被魔法束缚在身前,我还来不及指责雄驹的无理,后穴中的玩具已经捕捉住我的敏感点,火热和震动隔着肉壁反复刺激泥泞却又空虚的小穴,失去自由的身躯唯有夹紧双腿扭动腰肢,在这愉悦的亵玩中渐渐涌向高潮。

“蹄验如何,瑞瑞小姐。”

“呜…讨厌~明明就快要…”

轻咬嘴唇,小声抱怨。后穴中的玩具在我的‘哀求’下,戛然而止,即将抵达高潮的身躯在雄驹坏笑的询问声中失去愉悦的源泉,只能扭动腰肢品味残留在身躯中的余热。相信持续运转的摄像机一定记录下自己的淫态,虽然并不介意,只是仅仅后穴被玩弄就险些高潮的经历也是第一次体会到。

“应该是次不错的经历吧。”

“嗯哈~非常的独特~”

舔舔嘴角,回味片刻前的激烈。束缚蹄子的魔法已被解除,不由的就抚摸上自己早已湿润的小穴,还未变得平缓的呼吸,让蹄尖能感触到蜜唇的颤抖与柔软。

“看起来我们可以进行最后一项作品的测试。”

“哎?后面的不取出来么?”

“你很喜欢,不是么?”

歪着脑袋靠在椅背上,享受短暂的休息。温柔的抚摸着自己的蜜唇,湿润、灼热与泥泞,身躯中燃烧的浴火只继续愉悦。

只是,这次的等待显得特别漫长,竖起耳朵能捕捉到布料的摩擦,以及身边器材移动时的声响。然而随着雄驹灼热气息喷吐在我的鼻尖时,这些都变的无足轻重。

“准备好了么,我的小雌驹~”

“当然,啊!”

还未思索雄驹对我称呼的改变,后蹄突然被拽起,在惊呼声中,背脊顺着椅背滑落,布满淫液的双臀被挪出坐垫,镶嵌着宝石的臀沟和泥泞的小穴暴露在雄驹的视线下。

“放松点,你会很享受的。”

双腿被搁置在椅子的扶手上,随着麻绳的粗糙感缠绕上皮肤,后蹄被束缚固定。

明明被如此粗鲁的对待,我却做不出丝毫的抵抗。捂住小穴的蹄子被分开,在我不安的呻吟与扭动下,落入和后蹄相同的命运。

下巴被抚摸挑逗着,即使隔着黑丝绒的眼罩,也能感觉到雄驹灼热的目光。而散发着浓郁雄兽气息的身躯比之前都更靠近,让深陷浴火中的我性奋而又畏惧。

“感受到我最杰出的作品了么。”

“这…呜…”

吮吸、舔弄,随后不由分说的挤开我的贝齿,根本来不及抵抗,舌尖已经随着入侵小嘴的强势而搅动着。唾液中充裕着浓郁雄性气息让我贪婪的吮吸,而察觉到这一切的雄驹更深入的回应我的热情。

喉咙鼓动着,吞咽下彼此交织的唾液。忙于应对小嘴中的‘麻烦’时,扭动的身躯已经彻底失去退路,最后的作品抵住纤细柔软的腰肢,火热的顶端随着雄驹的挺动摩擦着肌肤,灼热的程度远超我所熟悉的任何一件玩具,宛如……或者就是……

“嘘,不用说出来,我希望你用身体感受。”

“嗯,好…啊~”

双唇分开,雄驹的气息依旧残留在唇瓣,抵住腰肢的火热已经滑至泥泞的穴口,淫液滋润下的蜜唇自然的包裹住‘作品’硕大的肉冠,随着微微扭动的身躯半吞下巨物的肉冠。

“已经等不及了么~”

“是…啊…是的~”

伴随着雄驹的嘲弄与腰肢的挺动,涂抹着淫液的‘作品’轻易的挤开穴口,侵入饥渴的小穴。呻吟回荡在室内,随后肉壁蠕动,媚肉缠绕上粗壮的柱身,紧致的贴合下巨物的每一次颤动都清晰可触。

“你真的很棒,很少有雌驹第一次就能承受我的杰作。”

“啊…是不是…啊,变得更大了…”

“因为你的滋润啊。”

呻吟、喘息,渐渐深入的巨物甚至固定住扭动的腰肢。雄驹非常清楚如何开垦雌驹的娇柔之处,巨物微微的抽出,在我短暂放松之时挺腰捅入,陷入更深之处,让硕大的肉冠挤开肉壁,享受媚肉蠕动所带来的愉悦。

“呜!啊~”

甜美的撞击让我忍不住娇喘,巨物已经抵住深处的终点,火热的肉冠摩擦着子宫口,然而蜜唇依然没有触及雄驹的小腹。

‘到底有多长……’

呻吟夹杂着甜美的喘息,相信摄像机一定记录下我娇羞小脸的红晕。雄驹操作着‘杰作’温柔的研磨着,让我在享受短暂的温情时能幻想并期待被巨物完全占有的愉悦。

呼吸渐渐变得急促,肉壁包裹下的巨物显然也不满足缓慢的抽动。研磨变成撞击,浅浅的抽出,在淫液还未来得及从交合处溢出,便再次让柔嫩的子宫口品味到肉冠的灼热。每一次的挺进都伴随着我的娇喘,每一次的深入都能感觉到雄驹小腹的越发贴近。

“我想,你应该适应了吧,那么一起如何?”

“一起?是要…啊!”

小穴的充实都让我忘记后穴中的玩具。伴随着雄驹‘杰作‘的抽动,与小穴一层肉壁相隔的玩具重新震动扭动,耳边低沉的咒语让双穴都变的火热,越发激进的挺动让我不由的庆幸自己被捆绑在座椅上,只需任由意识迷失在对欲望的渴求中。

抽动的幅度渐渐变大,原本只是短短一节,在雄驹努力与耐心的开垦下,已让巨物完全的拔出,翘动的顶端抵住被玩弄的红肿蜜唇,淫液顺着缝隙溢出,随后在雄驹的挺腰冲刺下,涂抹柱身。

抽出、挺入,粗壮的肉冠反复刮擦着媚肉,分不清是谁的灼热。搅动、研磨,在‘指挥棒’的引导下空荡的室内回响着我甜美的娇吟,即使巨物抽出小穴,后穴中的玩具也马上接替肆意搅动着肉壁,让我宛如笼中的金丝雀一刻不停的展现自己的歌喉。

“不行…啊~要去了…会要~啊!”

呼吸间充斥着雄驹浓郁的气息、巨物抽动时的撞击交织出淫荡的水泽声、双穴同时被贯穿充实的愉悦让高潮不期而至。腰肢扭动,明智徒劳,却依然忍不住在巨物的亵玩下挣扎。或许这反而激起雄驹征服的欲望,随着柱身一次又一次强有力的挺动,身躯颤抖、高昂呻吟着迎来今夜首次的巅峰。

“嗯~哼。”

“嗯…咕噜咕噜…”

短暂的失神后,喘息的小嘴被堵住,雄驹温柔的舔弄我的柔唇,舌尖撬开我的贝齿,甜美的蜜酿灌入喉穴中,缓解着高潮后的疲劳,也让身躯变得更加渴望他的疼爱。

“感觉如何?”

“非常的…啊…棒~”

“继续么,我的小雌驹~”

“啊…是的,啊…请随意的~啊!”

即使隔着眼罩,我也能感受到雄驹嘴角的坏笑。双穴中的玩具一刻也没有停息过,即使高潮时也研磨、享用着我肉穴的紧致。虽然不似先前的激烈,但抵达过愉悦巅峰的身躯异常的敏感,肉壁被刮擦的每一次触动都带给我甜美的愉悦。

微微的仰起脑袋,露出随呻吟与娇喘而不住鼓动的脖子,随即享受到雄驹的热吻。湿润的舌尖在肌肤上游走,留下雄性气息的痕迹,而身躯下抽动的‘佳作’仿佛也摸透我的身躯,加速挺动的之时,总是抵住肉壁中最敏感处研磨。

“是这里么~”

“啊~是的…啊!”

敏感处被察觉,雄驹仿佛不知疲倦般的耐心玩弄我的弱点。抵住、翘动,肉冠的火热灼烧着柔软的肉壁,伴随着娇喘,媚肉更是紧咬住侵入的柱身,而察觉到肉穴变化的雄驹更为专注的训练我的紧致。

“真不错,很少有雌驹让我如此满意。”

“啊…比你的作品~啊!更加满意?呜!”

回应我调笑的是更激烈的挺动,而在雄驹耐心的开垦下,泥泞的小穴已经能完全吞下他的粗长。湿润的蜜唇贴合小腹,肉壁随着柱身的翘动收缩紧咬着,孕育浴火的子宫则含住最深处的肉冠,享受火热的抖动。

“准备好接受最终的蹄验么~”

“啊~啊…啊!”

已经无法停止娇喘,随着雄驹的宣告,双穴体会到今夜最激烈的抽动。娇柔的子宫口被肉冠反复的按压着,后穴的玩具变得更为粗长,抵达不曾被开发的深处。淫液随着雄驹的大开大合而挤压出小穴,激烈的程度,已经不是担心染湿座椅的时候了。

“又要…啊啊…去了~”

更为激烈的巅峰,身躯颤抖着在雄驹的玩弄下释放着愉悦。庆幸的是意识还在,能清晰的感觉到巨物挤开高潮中最为紧致的小穴,火热而又硕大的肉冠抵住下沉的子宫口,随着雄驹低沉的闷哼,滚烫灼热的精液灌入其中。

“天呢…这实在是~啊!太棒…啊~”

充实而灼热,身躯贪婪的吞下雄性的精华,让纤细的腰肢微微鼓起。而无止境的灌入让更多的白浊顺着肉壁与柱身交合的缝隙溢出蜜唇。

灼流的灌入,彻底满足的身躯伴随着第三次的巅峰再次让我陷入失神之中。

“呜…”

蹄子微微抬起,挡住有些刺眼的灯光,一时还不适应褪去眼罩后的光亮。捆绑的绳子已经去除,此刻自己瘫软的坐在椅子上,屁股下当然是被淫液染湿的坐垫,双穴的玩具已经被取出,但缓缓流出的暖流告诉我自己并未失神太久。

“咕噜咕噜~谢谢。”

“这会让你恢复的更快。”

“也会让我更加的淫荡~”

下巴被抬起,欣然的接受雄驹的热吻和灌入的蜜酿,才微微冷却的身躯又被顺着喉穴流淌的暖流点燃,渴望被爱抚与侵犯。

扭动脑袋环视,身边的摄像机已经从最初的一台增加至三台,而暂时离开我摆弄作品的雄驹显然不打算帮我摘去封魔的角戒,或许这场深夜的体验已经不由我来决定何时结束。

“瑞瑞小姐,今晚的三件作品你觉得如何?”

项圈突然被魔法拽动,雄驹粗鲁的暗示却让我更加兴奋,顺着蹄子的指示,注视着并排放置的作品评论。

“钻石狗的肉棒还原的非常完美,鳞片的肛塞是我见识过最巧妙的设计,种马的肉棒……”

布满唾液的犬族肉棒、沾染着润滑液的肛塞和干净整洁躺在丝绸布料的种马肉棒形成鲜明的对比。目光不由的转向褪去裤子裸露半身的雄驹,粗长的肉棒布满着交合后的淫液,并丝毫没有显现出疲惫,不时的翘动展现其充裕的精力。

“种马的肉棒,非常的让我满意,如果可以我想尝试下的原型。”

“感谢瑞瑞小姐宝贵的意见,作为回赠您的要求现在就能得到满足。”

舔舔嘴角,三件作品被魔法包裹着漂浮,随着雄驹一起靠近。后蹄已经自觉的搁置在扶手上,蹄子拨弄着湿润而泥泞的蜜唇,翘臀、分开,露出渴望再度被充实的双穴。

“准备好开始第二轮了么?我会把你打磨成最完美的佳作。”

“啊~”

娇喘代替回答,肉壁被重新挤开的愉悦让我主动拥抱这匹征服我身心的雄驹,尽情的享受双穴中肉棒火热的抽动。

这绝对是~最棒的蹄验。

【END】

狐狸的其他文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