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与梦寻真(心月x血滴)

  “唔…”心月摸了摸还在隐隐作痛的头,缓缓睁开眼睛,发现自己正躺在一座木屋的床上。“我在哪里…”

  “你醒了?”一匹淡紫色的夜骐坐在床边,他蓝黑色相间的鬃毛让心月感到有些眼熟。“这里是我的木屋,你突然昏倒在路边,我看到就把你带回来了,现在感觉怎么样?”

  “好多了…”心月努力回忆着过去的事情,却什么都想不起来。只记得上一秒自己还在水晶帝国的皇宫卧室内。“这里…距离水晶帝国有多远?”

  “水晶帝国?”那匹夜骐转过身端起放在桌子上的汤碗。“这里是月之帝城,水晶帝国还在往北大概三天的步行路程。你是从水晶帝国来的吗?为什么要独自走那么远的距离?”

  “月…月之帝城?”心月惊恐的坐了起来,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月之帝城不是已经被我..被炸毁了吗?”

  “在说什么梦话呢,喝口汤吧,看你一脸不清醒的样子。”那匹夜骐将汤端到心月面前。“月之帝城好好的,放心吧。”.

  “嗯……”心月接过汤碗,望着里面漂浮的各种蘑菇,无意间瞟到夜骐的可爱标记,心里一惊。

  “口蘑,花菇和牛肝菌加上一点淀粉,都是刚采摘来的,你总不会担心我下毒吧?”那匹夜骐笑了笑。

  “你的名字…叫血滴,对吧?月之帝城夜骐卫队的队长。”心月抿了一口蘑菇汤。

  “我那么有名的吗?连外地的小马也知道我的名字?”血滴显得很激动。“你呢,你的名字是什么?”

  心月愣了愣,觉得不应该告诉他真名。“我的名字是…夜阑。”

  “夜阑?嗯,很好听的名字。”血滴仔细的打量着心月的身体。“说起来,你和我们城主的女儿很像呢,不过,她没有你那么大,也没有身上的蓝色圆圈。”

  心月刚想说些什么的时候,门外传来了阵阵敲门声。

  “进来吧,门没锁。”血滴朝门外喊道。

  门应声打开,走进来一位纯白色毛发的独角兽,红黑色相间的鬃毛和黑色白边棉袍让心月一下子就认出了她的身份。“暗影之御…”心月小声念出了那许久未能经口而出的名字。

  “准备好了么,血滴?后天就有出发了。”暗影之御看到了躺在床上的心月。“喔,该死,临战前还带那么漂亮的姑娘回来,是不是觉得自己活不长了?”

  “不是你想的那样…暗影。”血滴有些脸红。“我….她…”

  “别狡辩了,上一次你带姑娘回来的时候要是这么说的,结果呢?”暗影之御不屑的说道。“忍着点,别让夜骐卫队再扩充了,那是军队,可不是你的后宫。”

  “知…知道。”血滴转过头看着心月。

  “知道就好。”暗影之御转身离开,心月注意到,一颗晶莹的水珠滴落到地板上。

  “让你见怪了…暗影她…平时不是这样的。”血滴摆出一副无奈的样子。“喝了汤早点休息。明天我会让我的朋友把你送到月之帝城。”

  “嗯…”心月喝光了蘑菇汤,忽然感到有些困倦,迷迷糊糊的再次进入了梦乡。

  血滴确定心月睡熟之后,悄悄掀开心月的被子,欣赏起她的娇躯。

  “多可爱的小姑娘…”血滴自言自语着,蹄子慢慢揉弄着心月的肚子周围。

  “对不起了…”血滴翻身上床,趴在心月小腹前,伸出舌头,舔弄着心月小穴四周。

  “唔……”熟睡中心月的身体受到了刺激,呻吟着,脸色也异样的红润起来。

  见心月起了反应,血滴有些兴奋,用舌尖挑出了心月的阴蒂,轻轻吸吮着。

  “啊哈…嗯哈…”心月由轻吟变为了低声的娇喘,声音可爱诱马。

  在心月不断的娇喘诱惑下,血滴的舌头开始肆无忌惮的侵犯着心月的小穴,用力吸吮着阴蒂,甚至将其拉长再松开,每一次阴蒂的刺激都会使心月发出骚气的叫声。

  “安眠药…真是好用…”血滴小声嘀咕着,将舌头探入心月柔嫩的小穴内,四处摸索起来。

  “啊哈呀…唔哈…啊哈…”心月的娇喘声越来越剧烈,流出来的蜜汁沾湿了床单。

  “是个不得了的姑娘啊…水那么多,真是少见。”血滴的舌尖仍在摸索,探到肉壁内的一小块凸起。“找到了,让我看看你可爱的样子吧~”说罢,开始舔弄起心月的G点。

  “呀哈啊啊啊!~”小穴内敏感点受到刺激使心月一下子控制不住,分泌出的许多蜜汁喷溅出来,弄了血滴一脸。

  “啊…真是一匹小贱马…”血滴舔了舔脸上的蜜汁。“要好好惩罚一下你。”说着,压到了心月身上,肉棒对准了湿漉漉的嫩穴。

  “啊哈…怎么…血滴…什么…唔?”高潮过后睁开朦胧双眼的心月看到血滴狞笑着压在自己身上,有些惊慌,但血滴马上用嘴堵住了心月,紧紧压住她的身体,用舌尖拨开她紧咬的牙齿,两马的舌头交缠在了一起,心月也在血滴的攻势下慢慢放弃了挣扎,还伴随着一声声轻吟。

  血滴见心月没再乱动,下身一用力,借着蜜汁的润滑,一下子就插到了心月小穴的最深处。

  “唔…唔…!”小穴突然传来被填满的充实感使心月忍不住想要大叫起来。

“居然…不是处,下面还那么紧,这次出去巡逻…收获很大啊…”因兴奋性情大变的血滴松开嘴,称赞了一番。

心月一下子清醒过来,马上意识到血滴正在对自己做什么,娇羞又气愤:“血,血滴…啊哈…”她抬起软绵绵的蹄子企图推开血滴,翅膀也在慢慢地扑腾,无力地挣扎。

“你怎么…啊哈…为什么要这样…唔哈…”在血滴慢慢来回的进攻下,心月难以说出一句完整的话,快感让本是责骂的话听上去像是亲昵的嗔怪。

“哈~”血滴的舌头在嘴边扫了一圈,咂咂嘴,似乎是品尝着心月的味道。“不要害怕,小贱马,让哥哥爽一下,就当做把你送回水晶帝国的路费。”

血滴继续来回抽送着他的肉棒,发出淫靡的“咕叽咕叽”声,心月的小穴都有些外翻了。

“呜呜呜…”想到现在自己正在被曾经认为和蔼可亲的卫队队长侵犯着,有些难以置信。但是肉棒在小穴内来回摩擦时一阵阵酥麻的快感又让一切显得无比真实。小穴遵从着心月内心的想法,蜜径一紧一松地迎合着肉棒。心月强忍住主动扭动身体向前的渴望,闭上眼睛不敢去看面前的这幅景象。

血滴察觉到了心月身体的变化,蜜穴的一层层嫩肉抚摸着龟头,他的眼角跳了一下,太多刺激了,差点让他直接一泻千里,又赶紧咬牙,绷紧腰部,小心地慢慢加速。“你这小贱马…呼…简直比妓女还厉害…你的小穴可比你的嘴诚实…”

“啊哈呀~才…没…唔哈~不是…啊哈…妓女呀~”心月最后的精神防线在不断的进攻下已经被血滴击溃,开始不断的浪叫起来,腰部也迎合着血滴的肉棒开始扭动。

“呼~忍不住了…既然这样,不如留下来陪我吧!”血滴在心月的精神防线崩溃后突然加速,最后狠狠的将肉棒顶到底部,滚烫的精液立刻填满了心月的小穴。

“呀哈啊啊啊啊啊~”心月感受到腹部无比温暖的冲击,肉棒直达子宫颈的巨大刺激使她迎来了第二次高潮,蜜汁混合着乳白色的精液一起从小穴内喷射出来。

“那么,准备好了吗?”欣赏着心月一脸淫荡的满足,血滴突然扑了上去,死死地咬住心月的脖子,尖牙刺入了心月的大动脉。

轻微疼痛伴随着一种奇怪的燥热感蔓延到心月全身,使她猛地睁开眼睛,却发现自己仍在水晶帝国的卧室内,满身大汗。

“只是梦吗…”她自言自语着,看了看握在蹄中的蝙蝠首饰。“血滴…想他了吧。”

但她马上注意到,床单已经湿了一大片,摸了摸脖子,上面还有两个深深的牙印。

此时,谁也不知道,一双血红的眼睛正隐藏在黑暗之中,慢慢的淡去。

PS:眼睛是尘影的,她渴了,来喝心月的蜜汁。

幼年时,心月经常和血滴一起玩,她认为他是一个很有趣的夜骐,但某一天,他突然失踪了。

心月自己YY写的。

心月的其他文?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