摧残暮光 Breaking Twilight

作者:Coxswain

翻译:汲黯

原文地址:fimfictiion

阳光明媚的一天,暮光闪闪开心地快步走在在小马镇的街道上。背上的鞍包一抖一抖。虽然购买日常用品稍微耽误学习时间,不过她并不介意。偶尔出来透透气也挺不错的。或许以后可以少让斯派克替我跑几次腿。她一边考虑。一边微笑着和街上的小马们打招呼。看来公主告诉我多出来走走是正确的。

想到塞拉斯缇娅公主,她的脸一红,埋怨自己竟然现在才明白这条建议。好吧,至少我现在清楚了,学习总会有新发现的。她不好意思地笑了。叹了口气,理了理思绪。天气这么好,为何还要怀念过去?活在当下最重要。

暮光闪闪整理了一下思绪,走到金橡木图书馆门前。这里是她学习和居住的地方。角一亮,用魔法翻开鞍包取出钥匙。她讨厌锁门,因为图书馆本来就是一个公共场所。可是斯派克在中心城参加一个什么展会,没有别的小马能帮忙看家。

要是我会分身术就好了。紫色独角兽想。她把钥匙插入锁孔,拧开门锁。然后迅速收好钥匙,打开门走进昏暗的大厅。转身关好门后,暮暮哼着小曲儿,打开了一楼大厅所有的灯。这样会不会太费电了?她边往厨房走边考虑。要是被别的小马看见该怎么想?虽然我也挺喜欢亮堂堂的。

类似的矛盾想法在脑海里晃来晃去。她放下杂货和鞍包,散步之后,感觉心情好了许多。先前困扰自己的问题也忽然有了思路。真神奇。暮光闪闪沉思着。处理完杂项事务后,她回到书房,坐在一摞书前,接下来继续学习符文设计。她打开卷轴,沿着上次读到的地方继续钻研。

可惜的是,刚读了几分钟,门口就传来一声巨响。突如其来的开门声吓了她一跳。暮光闪闪慌忙起身,刚好看见彩色天马冲进屋子。“嗨,暮暮。”云宝黛西嘴里咬着书说。

“云宝,你进屋的时候非得破坏门窗吗?”暮光闪闪皱着眉说。天马转身一甩,嘭的一声关上了大门。

云宝耸了耸翅膀。走到大厅,把嘴里叼着的书放在圆桌上。“嗨,我很忙的,还得练习飞行特技呢。”蓝色天马回答道。暮光闪闪走到她身边。“哪有时间善待家具。”

暮光闪闪翻了个白眼。“门窗是建材,不是家具。”她拾起云宝放在桌子上的书。“话说你这么快就读完了天马无畏与怪诞哈里发巨兽?”

云宝脸红了,蹄子挠着鬓毛说:“呃,怎么说呢,这书一拿起来我就放不下。你懂的。”

“我昨天才借给你啊。”暮光闪闪挑起眉毛问道。“而且这本书字数可不少。”

云宝皱起眉头,露出挑衅的表情。“嘿,你是在暗示我笨吗?”她指着书,质问道。“难道只有你才能读那么快?”

看见云宝激烈的反应,暮暮退了一步。“我……我……对不起,云宝。”她充满歉意地说:“我没有那个意思,只是有点惊讶而已。”

“哦,”云宝眨了眨眼睛。然后脸红了。“呃……抱歉了,暮暮。”她略带歉意地补充。眼睛看向别处。

“没事儿的。”暮光闪闪微笑着说。走到云宝身边,伸出蹄子放在她朋友的肩膀上。“我不知道我的话冒犯了你。”她坦诚地说。自己也不好意思了。“就算扯平了好不好?”

云宝看了看暮暮,笑了。“好。”声音一如既往。“嗯……那……借我看看这个系列的续集好吗?”

“当然可以了。”暮光闪闪高兴地回答道。随后转身去书架上取来另一部小说。“下一本是天马无畏与水晶—”她愣住了,眨眨眼睛,没有读完标题。“你猜怎么着,我还是给你下一本吧,水晶骷髅有点儿……哎,”她点亮角,拿出下一本。“天马无畏大战龙王更好看。”

“你说是就是吧。”云宝黛西的声音有些迟疑。盯着暮光闪闪转身拿来了另一本书。忽然,她歪了歪头。皱着眉问:“嗨,一般不都是斯派克给你拿书吗?他去哪儿了?”

暮光闪闪微微一笑。把新书放在云宝还回来的小说旁边。“他今天早晨去了中心城,参加什么漫画书的展会。”她耸了耸肩,说:“我没看过,不过他爱看。”

“嗯,”云宝盯着暮光闪闪拿来的新书出神。“他去几天?”

“差不多五天吧。”暮光闪闪回答说。她拾起天马无畏与怪诞哈里发巨兽,放回道书架上。“你找他有什么事吗?”

“因为我不希望有目击者。”

充满威胁的一句话。而且声音别扭,生硬,不像黛西。一股寒意爬上暮光闪闪的脊柱。她猛一转身,看着她的朋友。虽然外表一模一样,但绝对是冒牌货。云宝黛西的瞳孔闪耀出绿色邪光。暮光闪闪张开嘴,发出惊恐的尖叫,可是在她吸气之前,一道亮绿色的闪电袭来。

她被闪电击中,肉体的疼痛来临之前,意识就坠入了无尽的深渊。

暮光闪闪痛苦地醒来,逐渐恢复意识。原本闭着的双眼挤的更紧了,痛彻颅骨的阵痛也越来越明显,过了很久,疼痛渐渐消失。她开始回忆。怎么回事?我在哪里?刚才我在图书馆…黛西…可她不是—早先的记忆如潮水般涌来。恐惧和不安使她猛地睁开了双眼。

屋子里很暗,几乎是漆黑一片。旁边的墙上有一扇窗,紧紧地挨着天花板。透进来的光芒并没有照亮多少地方。她看见银白色的月光,意识到现在是午夜。仔细一看,发现窗户离天花板只有几寸之遥。

暮光闪闪意识到自己是在图书馆的地下室里。我怎么会在这里?她想着。我被袭击的时候还在大厅。她瞪大了眼睛,肯定是偷袭她的马把她关在这里的。趁他没回来,我必须赶紧逃跑。她尝试移动四肢。

尝试,仅止于尝试。暮暮一动前腿,才发现四肢都被牢牢固定住了。她迅速转头查看,惊恐地呻吟了一声。发现半透明的暗绿色荧光粘液覆满了四肢,一直到肩膀和大腿。自己的后背紧紧地粘在墙上,四肢完全展开,身体一览无余。她被牢牢固定在距离地面两尺高的墙壁上。

虽然粘液看起来并不牢靠,可事实上墨绿色的粘液既不流动也不绵软。而是如同混凝土般坚硬。

冰冷的恐惧如同卷须一般包裹住暮光闪闪的脊柱,种种熟悉的迹象都表明了一个事实,发光的绿眼睛,强大的魔法,还有这粘液…啊,不,不不不不!肾上腺素使她的呼吸愈加急促。紫色独角兽告诫自己不要惊慌。马上逃跑,立刻警告公主!计划拟定后,她渐渐冷静下来。深吸了一口气,集中精力,运用魔法。想要打破束缚,然后传送到安全的地方。

可惜魔法并没有起作用。瞬移咒语毫无效果,她的角竟然没有任何反应。暮光闪闪的呼吸愈发急促。无边无际的恐惧包围了她。不,怎么会这样?我竟然被困在这里了,大公主在上,救救我!

“哦,你醒了?很好。”陌生的声音打断了暮暮的思绪。她刚才过于慌张,都没注意到地下室的门被打开了。外面走廊的灯光照进屋子,映衬出一个身形,它站在门口。轮廓和自己如出一辙,紫色独角兽吓呆了,她张开嘴,看见另一个自己站在门前,邪恶地笑着。透过先前的记忆,她立刻分辨出了袭击者的身份。门口的生物根本不是小马。

冒牌货的角上发出绿色的魔法光辉,关上了身后的门。地下室再次陷入漆黑。暮暮使劲眨了眨眼睛,努力适应屋子里昏暗的光线。冒牌货不紧不慢地靠近她。幽灵般的双眼在漆黑的屋子里发出绿光。暮光闪闪恐惧地注视着。她们的眼神汇聚在一起。随着距离缩短,暮光闪闪越来越害怕。她再一次奋力挣扎。“别过来!”她喊道。

幽灵般的墨绿色双眼在半空中停住了。有那么一瞬间,暮暮以为它真的不会继续靠近。幻形灵闭上眼睛哈哈大笑,笑声十分恐怖。“你真的以为我会听吗?”虽然嗓子沙哑,可语气,声音和暮暮如出一辙。它恶狠狠地瞪着被困住的独角兽。 “费了我这么大的劲儿,你以为我会乖乖听你的?”

嘲弄的语气使暮暮很难堪,她畏缩了。“我—我—”她张开嘴,使劲儿甩了甩脑袋。“我不认识你,但你显然是幻形灵。”暮暮理清了思路,努力掩盖住恐惧,大声地说:“而且我们打败过你,这一次也不例外。”

“嗯,我知道。”它终于来到暮暮面前,月光透过窗户洒在它身上。暮暮终于看清楚了。紫色的冒牌货邪魅一笑,暮暮的身体不由自主地颤栗。“有趣的是,暮光,我的失败是由于狂妄自大,可是这次我学聪明了。”

暮光闪闪瞪大眼睛,瞳孔惊恐地缩小。认出了敌人的身份。“你—你是邪茧,”她结结巴巴地说。

冒牌货笑了,紧接着它的身体被一股绿色火焰包围。它变回高挑威严,邋遢不堪的样子。暮暮认出了它就是入侵坎特洛特的敌人。“很好,看来震击术并没有影响你的智力。”邪茧伸出带洞的蹄子温柔地抚摸着她的脸颊。用狡猾的语气满意地说道。暮暮想要尽力避开,可她的脖子只能歪那么远。“要是你无法理解我将要对你做的事情,那就太可惜了。”它补充道。丝毫不顾暮暮的挣扎。

“你—你想干什么?”暮光闪闪惊慌地说。邪茧的蹄子缓缓移到了她的脖子上。

“哦,我想干很多事情。”它微笑着回答道。露出嘴里的尖牙。“是你,揭穿我的入侵计划。”微笑消失了。“弱化我的孩子们。”她伸出蹄子紧紧按在暮暮的胸口上。“帮助银甲和米娅摩·凯登萨,导致我的整个虫巢几近于灭绝。”

暮暮疼得吸了一小口气。由于胸口被邪茧死死按住,她难以呼吸。身体由于缺氧开始不断地挣扎。意识到这一点,邪茧松开了蹄子。暮暮赶紧深吸了几口气。“没错,暮光闪闪,我要对你做很多事情。”邪茧阴险地笑了

“但是……但是……”她大口地喘着气,反驳道:可他们架起盾牌只是为了赶跑你们,保护坎特洛特而已。

邪茧冷冷地笑了。她伸出蹄子,按住暮暮的前额。暮光闪闪的表情很痛苦,她的脑袋被邪茧紧紧地按在了墙上。高挑的幻形灵低下头,与她四目相对。“仅此而已吗?”它质问道,语气里充满了怒火。“这是他们告诉你的?告诉你我们仅仅是被赶跑?”

暮光闪闪的脑袋挣扎着,意识到自己在邪茧面前,只能任由它的摆布。她颤抖着说:“是银甲告诉我的。”

“那看来你可真是一个不谙世事的幼驹啊。”她的蹄子缓缓下移,一字一句地说。“你真的认为仅以爱情为源泉的盾牌能挡得住我们?我们以爱为生,这种盾牌在我们眼里无异于苹果派。”

“不,无知的小家伙啊,他们没有告诉你的是,凯登萨的法术里不只有爱。”邪茧的语气幽怨而阴暗。“她也把自己的每一丝仇恨,都掺进了法术。”

“不可能。”暮光闪闪惊讶地睁大了眼睛。“我了解音韵,她从未恨过任何小马!”

“恨的也许不是小马。”邪茧反驳道。眼里积燃的怒火使暮暮不寒而栗。“听好了,闪闪,她憎恨我,憎恨我的孩子们。她蔑视我们幻形灵族。对于一个依赖爱意为生的种族,你说吸收憎恶对我们来说意味着什么。”

意识到邪茧话语背后暗含的意味,暮光闪闪不禁咽了口口水。“可你们之前肯定遇见过类似的情感吧,”她担忧地问道。“你们肯定能分辨出宿主带有的情感,然后有选择的吸收,对吗?”

“一般来说的话,是可以的。”邪茧不由得暗暗惊叹紫色独角兽出色的推理能力。“然而我提到过,她的盾牌法术是爱恨交织的。当我的孩子们尝试吸收爱意,恢复体力时,它们浑然不知,自己咽下的竟然是毒药。”邪茧眯起眼睛,逼近暮光闪闪,鼻子差点贴上她的嘴。“结果他们几乎全灭,唯有少数幸存下来的分散在小马国各处,奄奄一息。”

暮光闪闪再次咽了口口水,沉默不语。邪茧凶狠,阴暗的注视深深烙印在了她的灵魂里。她无法避开那种目光,不久,邪茧的怒视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满足和得意的眼神。“所以我来到这里,”她半闭着眼睛,几乎是陶醉地说:“为了复仇,为了重建我的虫巢,就从开始。”

听见这句话,暮光闪闪不由得浑身颤抖。呼吸越来越急促。“我不明白。”她低声说。“复仇的话,你为什么不……”她停住了,不敢想象自己的遭遇。

“直接杀掉你?”邪茧问道。看见暮光闪闪点了点头,它不禁笑了。“哦,我的小暮光,那还有什么好玩的?”它舔了舔嘴唇。“不,小暮光,你活着对我更有价值。因为复仇可不止一种方法。我的复仇会比直接杀掉你更有趣。让你痛不欲生。”

“什么意思?”暮光闪闪禁不住恐惧,身体微微发抖。

邪茧阴险地笑了。然后轻轻抚摸着暮暮的肚子。“你很快就会知道了。”她的蹄子逐渐下移。

暮光闪闪倒吸了一口冷气。邪茧坚硬的蹄子慢慢靠近她的禁区。靠近她从来都不敢让任何小马触及的部位。“不……不……停下!”她大喊。邪茧的蹄尖绕过腹乳,在穴口上方温柔地点了几下。“求你了!”暮光闪闪哀求道,呼吸越来越急促。

“嗯,我真喜欢这种声音。”邪茧惬意的说,她缓缓移动蹄子,使受困的独角兽控制不住地颤抖。“哀求总让我特别的兴奋。”她把湿漉漉的蹄子举到暮光闪闪的眼前,语气里充满了嘲弄,“似乎你也是呢。”

暮光闪闪脸红了,她侧过脑袋,闭紧双眼。“不……不对。这只是……只是外部刺激所引起的神经反射。”她的语气摇摆不定。

邪茧狡猾地笑了。“真的吗?”暮光闪闪双眼紧闭,一声不吭。一副死不屈服的样子“很好。”然后它施放魔法,狠狠抓住了暮光闪闪的嘴,把她的头掰正。吓的她猛地睁开眼睛。再次对上了邪茧深不可测的目光。短短几秒犹如永恒般漫长。终于,幻形灵女王一歪脑袋,张开嘴,吻住了暮光闪闪。

紫色小马发出呜呜的抗议声。但是邪茧的尖牙顶在她的脸上,迫使她不得不张开嘴缓解压力。避免自己的脸被扎破。邪茧脑袋微微一侧,不费吹灰之力就锁住了暮暮的嘴,尖牙滑过暮暮的双唇,邪茧的舌头长驱直入。强吻之下,独角兽发出痛苦的呻吟。然而她太害怕,不敢做出任何反抗。邪茧湿滑,舌尖分叉的舌头掠过暮暮嘴里的每一寸。最后和她的舌头紧紧缠绕在一起。

暮光闪闪紧闭着双眼。努力想象自己在别的地方。虽然反复尝试,但自己的舌头被死死缠住的异样感觉始终把她拉回到现实。真该死,她现在只能透过鼻子呼吸,感觉自己的喘气声愈发沉重。不,不可能,我讨厌这种感觉!邪茧轻轻拽了一下她的舌头,尽管暮暮在无声地反抗,可是自己的思维却越来越模糊。进入少年时代以来,私下里学到的知识重新浮现在脑海里。虽然的确是她知识的一部分,可她说不清楚,无法理解,也无法认同自己深藏于心底那的黑暗,原始的一面。突如其来的欲望使她惊慌失措。

邪茧松开了她。舌头慢慢从她的嘴里抽出。她扬起头,看见暮光闪闪窘迫的表情,邪恶地笑了。“嘿嘿,味道真不错,”满足的语气使暮光闪闪更难堪了。“虽然你的意志力坚定,然而你的内心早已处于矛盾之中了。”

“我—我不知道你是什么意思。”说完她死死闭住眼睛,以防被再次勾引。不,不是勾引,是威胁,胁迫,

“我以情感为生,你忘了吗?”邪茧轻轻拍了拍暮光闪闪的肚子和胸口。欣赏着紫色小马在自己的抚摸下不断颤抖的身躯,她笑了。“我感觉到了你内心深处游荡的黑暗面,品味你那逐渐旺盛的欲火,连自己都骗不过。”

“你骗人!”暮光闪闪怒吼道。她不顾一切地睁开眼睛,怒气冲冲地瞪着幻形灵女王。愤怒,憎恶!让她吸收我的负面感情,毒死她!你想扰乱我的思维,就像你当初对银甲闪闪一样!

邪茧仰起头,大笑不止。见自己的计谋被识破,暮光闪闪懊恼不已。“哦,你还真是异想天开呢。”她的声音渐渐低沉下来。“记不记得杀掉我孩子们的那次大爆炸?我就在那场爆炸的原爆点,可我依然活了下来。就凭你这点可笑的怨恨,就凭你这点微不足道,连自我都无法认清的思维,能伤的了我?”

暮光闪闪十分窘迫,可她拒绝屈服。“随便!你仍旧说服不了我想要这一切!”

“真的吗?”邪茧问道,然后露出了自己最邪恶的表情。“我不记得我想要说服你啊,我只是告诉你欲望是你的一部分而已。”

暮光闪闪睁大了眼睛。脸红的厉害,脑袋再次偏向一边。“你—你就是想扰乱我的思维。”她重复了一遍先前的话。

“你的思维在我到来之前就早已是一团乱麻了。”邪茧回答道。她突然站起身,暮暮睁开眼睛,看见幻形灵女王的前蹄重重地按在了自己脑袋的两边。这一举动出乎她的意料。邪茧再次低下脑袋,注视着紫色独角兽的眼睛。“连自己都骗不过,你还真的以为能骗得了我?”

“滚!!”暮光闪闪咆哮道,眼里噙满了泪水。

邪茧咧嘴一笑,并没有理会她。“唉,傻孩子,你知道我活了多久了吗?”她微微一侧脑袋,暮光闪闪困惑地盯着它。“我已经吸收了几个世纪的情感了,见过的太多太多,最重要的是,我之前,见过像这样的。”

“你说什么?”被困住的独角兽恐惧地问道。她似乎已经知道了部分答案,而且隐约觉得真正的答案她难以接受。

“我事先研究过你,知道吗?”邪茧不紧不慢地说道,她静静欣赏暮光闪闪内心持续不断的矛盾挣扎。“我伪装成你哥哥的未婚妻时,就已经从他的记忆里详细了解过你。还有塞拉斯缇娅被困在粘液里时,被我提取的记忆,再加上一些观察。我获得了很多有用的情报。”幻形灵女王邪魅一笑,舔了一下暮光闪闪的脸颊。使她更加畏缩。“你是如此的乐于取悦,帮助其他小马,尤其是那些…强于你的小马。”

邪茧暂时没有继续,观察着她由于自己的话语而更加矛盾的内心,她在墙上痛苦地扭动。“告诉我,暮光。多少次以来,你朝公主鞠躬行礼的时候,想要背对公主俯下身子而抬起尾巴?你做过的多少次白日梦,是有关自己独自在图书馆里阅读的时候,被某匹公马发现,然后被按在桌子上,无情地蹂躏?”

暮光闪闪内心深藏的防线终于崩塌了。看见她抑制不住的恐惧,惊慌,以及情欲由内而外全部流露。邪茧笑而不语。“你竟敢入侵我的思想!”她喊道,泪水止不住地留下。

“不,暮光。”幻形灵女王注视着她,暮光闪闪沉默不语。“我用不着读你的心思就能看透你。”邪茧身体的重心移到其中一只蹄子上,用另一只蹄子缓缓拍了拍暮暮的嘴。见她没有反抗,邪茧满意地笑了。“最智慧的灵魂,也总是最淫乱的。普通的灵魂满足于最基本的肉欲,而那些特别聪明的灵魂,比如说你,总是期望更多,渴望更多。”邪茧伸过头,轻轻舔了一下暮暮的鼻子。“乞求更多。”

“所以说,可爱的暮光啊,你很聪明。”幻形灵女王继续说。“却和我见过的其他灵魂一样。由于害怕自己的阴暗面,所以把情欲,肉欲拒之门外。想要尽量忘记它们。可欲望不会凭空消失,只会永远藏在你的心底。静候时机。”邪茧停顿了一下,蹄子缓缓移到暮暮的胸口。“等到你最软弱无力之时,等到你内心防线崩塌之时。它们就会掌控你,占据你,而你还会享受这种感觉呢。”

“闭嘴!”暮光闪闪泪流满面,喊道。“闭嘴!我不信!”她的脑袋歪向一边,忍不住轻声抽泣。

“哦,我是不会闭嘴的,暮光闪闪,”邪茧威严的声音使暮光闪闪猛吸了一口气。她的魔法再次抓住了暮暮的鼻子,不过这次的力度小得多,动作也更加温柔。暮光闪闪的脑袋被缓缓托起。她不由自主地睁开眼,再次对上了幻形灵女王深邃的墨绿色瞳孔。“我会满足你的欲望,满足你内心深处的真正渴求。到时候你还会感谢我呢。”

“不可能,”暮暮低声说道。声音沙哑而疲惫。

邪茧笑了,蹄子离开了墙壁。扇动后背上透明的昆虫般的翅膀来支撑自己。重新站在她面前。然后俯下身子说:“小贱马,不可能这个词太绝对了。”说完,邪茧低下了头。

幻形灵女王的舌头滑过她的肚子,暮光闪闪倒抽了一口气。她咬住下嘴唇,以防发出呻吟。

邪茧的舔舐逐渐靠近她的下体。很快,她的舌头就来到了暮光闪闪乳房的根部。紫色独角兽的脸红的像火烧,意识到自己的欲望越来越强烈。我不喜欢这样,我不—

邪茧含住了一个乳头,纯粹的快感犹如电流般从脊椎骨传导到全身各处。她的反抗意识瞬间消失,无论如何也控制不住自己了,暮光闪闪双眼紧闭,发出淫荡的呻吟。身体开始不由自主地挣扎,邪茧趴在她身上,如同饥饿的幼驹一样贪婪地吮吸。暮光闪闪感到自己下体已经彻底湿透了

我不能就此屈服,然而当邪茧的舌头移到另一个乳头上时,这个想法再次被打断。邪茧柔软的嘴唇和湿滑的舌头迫使暮光闪闪不住地呻吟出声。尽管如此,她依然努力睁开眼睛,可屋子里仍旧是漆黑一片。然后她低下头,眼前的景象使她猛抽了一口气。她看见邪茧缓缓张嘴,松开了自己通红的乳头。不知道是因为肉体的刺激还是目睹了这下流的一幕,另一股电流般的快感贯穿了身体,她禁不住浑身颤抖,大口大口地喘着气。

听见她的呻吟,邪茧抬起头。她深邃的目光注视着暮光闪闪屈辱的神情。“闪闪,刚才你要是喜欢的话,接下来你就会爱死我。”暮光闪闪屏住呼吸,直到邪茧往她敏感的花瓣上吹了一口热气,她才不得不呼出。幻形灵女王伸出分叉的舌头,肆意拨弄着暮光闪闪最外围的花瓣,双倍的快感涌入她的身体,可暮光闪闪仍然绝望地告诫自己:不,不行,我讨厌这样。

邪茧灵活的舌头不断地挑逗着暮光闪闪的入口,她淫荡地叫出了声。邪茧舔舐速度忽而极快,几乎不会产生任何摩擦,忽而从她花瓣的最下面开始,舌头缓慢而悠闲地向上,掠过那一片晶莹剔透的嫩肉。邪茧的力度逐渐加大,使暮光的快感上升到全新的高度。并且,紫色独角兽的屁股开始不由自主地抽搐,下意识地迎合邪茧的舌头,只为体验那温暖,湿滑的快感。

舔舐突然停止,暮光闪闪松了一口气,却又有一丝失望。几秒之后。邪茧直接把嘴按在了她湿透的入口上,它小心地张开嘴,让自己的尖牙挑逗敏感地带,却又不会真正扎破。然后它的舌头毫不费力地透穿了暮暮的蜜穴,开始在里面不断地翻滚,旋转,扭动。就像是一只勤奋采集花蜜的蜜蜂。突如其来的猛烈刺激使她的大脑一片空白,暮光闪闪痛苦地尖叫着,身体在湿黏润滑的舌头入侵之下止不住地痉挛。

我…快要……无穷无尽的快感淹没了理智。她眼珠失焦。不知不觉间张开了嘴。方便大口大口地喘气。邪茧的长舌继续在她的蜜穴里狂舞。舌尖的每一次翻滚,扭动,冲撞,都往她的大脑里传输着强烈的快感。暮光闪闪的自控力逐渐瓦解,导致身体开始不断地抽搐。内心深处的阴暗面渐渐浮现,在她耳边低语,鼓励她屈服于那愈发旺盛的欲火

就在此时,邪茧停止了侵犯。嘴巴离开了暮光闪闪湿透的下体。紫色小马呜咽了一声,下意识地弓起后背,想要继续。“求你了。”她不假思索地低声说道。

幻形灵女王扬起头,得意地笑了。盯着她无神的眼睛,暮光闪闪垂着头,剧烈地大口喘着气。不顾一切地想要夺回身体的控制权。“求我什么?”邪茧问道。自己的身体也不由得颤抖了一下

暮光闪闪浑身一怔,眼神重新对焦到一个点上。理智逐渐从高潮的边缘退回。她虚弱地说:“没……没什么。”之后脑袋再次偏向一边。却又被它的魔法牢牢抓住。邪茧缓缓托起暮光闪闪的头。再一次深沉地吻住了她。

这次她没有抗拒。在邪茧温柔的舌吻下,她放松身体,被动地接受了。部分残留的理性使她察觉到邪茧的嘴里有两种味道,在幻形灵女王特有的气味当中,混杂着某种甜味,其中又略微夹带苦涩。她很快就意识到这是自己汁液的味道。沉浸在这种极其怪异的感觉当中,她的眼皮慢慢落下,脸上浮现出诡异的微笑,。我…我不能…这样…暮光闪闪暗想。她竭尽全力,企求透过混乱的情感和过度分泌的荷尔蒙唤醒理智。然而什么都没有发生,除了耳边阴沉的低语,劝她屈服于欲望。

幻形灵女王察觉到了她内心的挣扎,于是缓缓松开了嘴。不情愿地缩回脑袋,看见暮光闪闪没有任何反应。到了这一步,她竟然还在抗争。看来她的意志力很难被摧毁。想到这里,邪茧阴险地笑了。很好。

邪茧松开她之后,暮光闪闪压抑着由于失望,想要呻吟的冲动。长时间持续在高潮的边缘,她丧失了思维的连贯性。我想要,一股欲望冲破了理智的防线。我好想要,我想…她眨眨眼睛。然后用力摇了摇头。欲望随之消退。不,不行,我必须…等等…

“现在呢,暮光,由你来负担虫巢的繁殖任务。”邪茧的话语打断了暮光闪闪内心的挣扎。她再次对上了邪茧深不可测的目光。无法看向别处。“你会助我建立一支全新的,战无不胜的军队。”

暮光闪闪微微皱眉。透过模糊的思维努力琢磨幻形灵女王的计划。“你要我做什么?”她好奇地问道,内心产生的任何担忧都被系统分泌的激素压制住了。

邪茧冲暮光闪闪笑了。她很困惑。邪茧迷人的墨绿色瞳孔里除了情欲,满足,似乎还有别的情感。“你看,暮光,”幻形灵女王站起身,后腿支撑身体。前腿靠在墙上。解释道。“幻形灵并非昆虫,也并非哺乳动物,我们是二者的混合体,和昆虫相似的是,我们繁衍的手段都是产卵。”

她的下体传来一股湿滑的声音。看着邪茧享受地闭上了眼,暮光闪闪越来越好奇,她缓缓低头,追寻奇怪声音的来源。她惊讶地瞪大了眼睛,看见一个长长的,黑色的器官从邪茧后腿当中的窄缝里钻出,跟象鼻一样卷曲伸缩。暮光闪闪入神地盯着,看见它奇怪的扭动,以及有一些液体从尽头的尖端流出,滴在地上。

“问题是,我每次只能产一个卵。在受精前,它们需要待在温暖湿润的地方。”邪茧继续解释道。暮光闪闪迅速抬起头,恐惧地盯着她的脸。邪茧瞥了一眼产卵器,继续说。“我的体内只能储存一个,不过像你这种温暖,血肉之躯的生物嘛……”她舔了舔嘴唇。“具有相当的延展性,而且经过适当的刺激后,也很柔韧。”

恐惧在暮光闪闪的大脑里持续蔓延。她的理智虽然恢复,可欲望并没有完全消失。“不……不要,”她屏住呼吸,低声说道。

“我就要。”邪茧的伪生殖器按在她的入口。暮光闪闪惊讶地呻吟了一声。“在我去找合适的公马时,就由你替我储存这些虫卵。”她伸过头,凑近在暮光闪闪的右耳,轻悄悄地说。“每隔几个小时,我就来拜访你,然后狠狠地抽插你,在你体内留下另一个新的小礼物。直到你的肚子被填满,只能微微呻吟。”说完,她缩回脑袋,欣赏着暮光闪闪目瞪口呆,既恐惧又兴奋的表情。幻形灵女王调整好身体姿势,邪恶地笑了。“你这个卑贱的小马还会爱上这种感觉呢。”她补充道,然后猛一用力,残忍地刺入了暮暮的身体。

“不要啊啊啊啊啊!”暮光闪闪尖叫一声。恐惧,绝望,以及震撼的快感凝聚成了一种声音。她的脑袋狂乱地甩动,最终顶在了墙上,困住的四肢猛烈挣扎。但粘液毫无松动的迹象。邪茧的产卵器深入她的核心,这诡异的感觉史无前例,和暮暮的玩具不一样,也不像真马的肉棒。它柔软却不失韧性,不像舌头,更像一块强健的肌肉。在她的蜜穴里疯狂旋转,伸缩,扭动。邪茧开始狠狠地蹂躏她。

“啊哈!”幻形灵女王叫喊道。丝毫不顾暮光闪闪的挣扎,专注于体验产卵器被温热湿滑的蜜穴包裹的快感。好久没这么爽过了。邪茧想到。然后她舒服地呻吟着。腹腔内的肌肉开始收缩。

暮光闪闪的痛苦呻吟和邪茧享受的叫声交织在一起。她先前的抵抗被彻底瓦解。心灵彻底堕入情欲的深渊。在产卵器的反复抽插下,她很快就临近了高潮。暮光闪闪坚强的内心终于屈服。

就差一点了,可是有什么东西突然侵入了她的大脑。暮光闪闪发出痛苦的哀叫,根据自己先前的经验,爽快的高潮应该早就来了,她睁开眼睛,看见邪茧的角发出绿光,即使邪茧临近高潮,她却突然施放了某种法术。“不,宠物,”幻形灵女王说。“没有我的允许,你是不会高潮的。”说完这句她特别用力地顶了一次。暮光闪闪惊恐地发现虫卵正逐渐接近她小穴的入口。

“求你了,”紫色独角兽哀求道,脑袋晃来晃去。“求你别这样。”她的入口逐渐被虫卵撑开。

“求我?我是谁?”邪茧闻到,她抽出产卵器,只留下尖端在里面。方便虫卵继续前进。她浑身颤抖了几下,和暮光闪闪的喘息汇聚在一起。

暮光闪闪疼的叫出了声,体内最后一丝抵抗的欲望逐渐消失。这是场无望的战斗。等到邪茧再次用力插入时,虫卵强撑开了她的小穴。

“女王!”暮光闪闪大喊道。虫卵进入了她的身体,惊人的体积使她感受到无穷无尽的极乐。“允许我高潮吧,女王!”

邪茧咧着嘴笑了。她用尽全力,把虫卵顶到了子宫颈上。暮光闪闪毫无反抗的可能,不久就被破开了防线。邪茧浑身一抖,咬着牙,把虫卵送进最终目的地。

意识到自己最私密的部位被侵入,下体传来剧烈的疼痛。暮光闪闪发出一声凄厉的哀嚎。可她忽然意识到,在今夜的整个过程中,似乎只有这一步使她疼痛难忍。而且疼痛很快就消失了。反抗的念头在她脑海里一闪而过,消失在无尽的情欲当中。随着产卵器无休止的抽动,虫卵终于挤入了她的子宫,幻形灵女王伏在她身上,止不住地颤抖。眼睁睁看着自己被一只幻形灵蹂躏到这种地步的事实。使暮光闪闪的欲望如火上浇油般暴涨。快感,满足感超越了暮光闪闪的想象,她的精神在持续的虐待下逐渐崩坏。

然后,只听‘噗’的一声,虫卵迸出了产卵器,彻底埋入了暮光闪闪的子宫。她们俩同时发出愉悦,刺耳的叫声。邪茧再次倚过身子,贴在她耳边气喘吁吁地说:“允许你高潮了,宠物。”她立刻解开了控制独角兽欲望的法术。

快感犹如爆发的洪水。淹没了她的身体。暮光闪闪仰起头,凄惨的尖叫着。声音空前绝后的响亮,持久,她的身体不住地颤抖,抽搐,被纯粹的极乐支配。一道道泪水顺着脸庞流下,滴在了地板上。凄厉的尖叫不久转为悲鸣,她泣不成声。

亲眼见证昔日骄傲,法力强大的独角兽在凌辱下支离破碎的样子,挑起了邪茧无尽的欲火。加上暮光闪闪的内壁开始剧烈收紧,疯狂地挤压着产卵器。邪茧终于抑制不住了。把大股的营养液一并射入了子宫。她痛快地叫着,迎来了自己的高潮。

这是压垮暮光闪闪的最后一根稻草。所有的一切已经远远超出了她的承受范围。饱受折磨的独角兽浑身剧烈痉挛,几次抽搐后,她身体一软,失去了意识。

邪茧靠在墙上,大口大口地喘着气。过了好几分钟,幻形灵女王才恢复了部分力气,她缓缓抽出产卵器,带出了不少液体。她退后几步,抬起头,看见了垂着头,被固定在墙上一动不动的暮光闪闪。她起初感到一丝慌张,但是用魔法迅速扫描她的身体之后,发现暮光闪闪只是昏倒,并无大碍。

还有机会。邪茧放松地闭上眼睛,细细思索着,收回了产卵器。只有拥有她的话…她转身离开地下室,往客厅走去。内心清楚知道今晚的虐待还不足以使暮光闪闪彻底屈服。回想着她一路挣扎的内心,邪茧确信在斯派克回来之前,自己就能完全控制她。

考虑着接下来的几个晚上,邪茧不由得微微一笑。暮光闪闪很快就是我的了,有她作为生育工具,我可以迅速建立起新的大军,而且我现在伪装成她的样子,在她朋友们源源不断的爱意之下,我的力量将会空前强大。

邪茧走到通往大厅的门前,嘴角忍不住微微上扬。下次给房间上一个隔音魔咒,我就可以使用更残忍的手段了。想到这里,邪茧狂笑不止。

(完?)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