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闪暮场

译者:Nova Twinkle & Baira

牧场上的凌晨时分,还有几个小时才会天明。

牧场主坐在厨房里,就着黑咖啡吃着黄油面包。

他从浅紫色的黄油棒切下一小块,让它在温热的面包上稍稍融化。等奶油软化得差不多了,他便把它在烤面包片上涂开,咬上一口。

真是美味可口,浓郁滑腻,口感饱满且带有一丝淡淡的甜味。这是他和姑娘们的成果。

看了一眼时钟,他知道该去忙了。照她们的说法,“时间不等人”。

姑娘们可不喜欢他早晨查厩迟到。他抄起一个装满咖啡的保温瓶,走向草场边的马厩。

马厩里没有马的气味,前厅也干净无尘。墙上标签清晰的毛刷、梳子、马镐和马辔挂得整齐有序。在另一面墙上是装满各种各样小说和科普读物的书架,按照主题、作者和书名排列好。有一个单独的书架,上面摆着从附近图书馆借来的书,按借阅机构和借书日期进行分类。醒目的亮色纸签夹在书页之间,标记着需要归还的书。

在书架的最顶上摆放着一个无线路由器,给姑娘们用来上网。他掏出手机,检查了一下网络连接。网络连不上时姑娘们就会很恼火。

按今天的计划,先轮到六号。等他去拿凳子和桶的时候,她已经拿了一份今天的报纸,飘在面前阅读。

他给她倒了一杯咖啡。她笑着点了点头,用魔法接过杯子嘬了一口。

“嗯~~谢了。”她回头接着看财经版面的一篇长文去了。

他小心翼翼地把手伸向她的下腹,检查她的乳头是否有受伤或感染的迹象。平时要是哪里不舒服,姑娘们会告诉他,但是流程还是要走的。

随着他捧起她那对温暖而饱满的乳房,她的脸上浮出一丝微笑。

暮光闪闪的乳头就像人类女性的一样小巧精致,需要温柔爱抚。他先用按摩让奶流出来,然后把手指卷在她两侧浅紫色小丘旁。他交替挤压放松,并用拇指向她敏感柔软的粉红色尖端捋。只需轻轻用力就能让浅紫色奶液喷流而出,接在干净的桶里。

在他干活时,六号的深紫/洋红色尾巴一直甩来甩去。她又嘬了一口咖啡,把报纸翻到下一页。

“利率上调会让通过贷款扩大经营更难。好在我们目前的现金流还算足够,假如经济衰退不会减少对奢侈品的需求……嗯~~”

他和六号对视了一眼,六号点了点头。他接着挤奶,而六号则埋头研究股市走势,紫色的大眼睛在表格间扫视。她想从事日间交易,而牧场主也表示赞同。

他挤出了半桶闪闪奶,给六号看了一眼。她笑了笑:“哇,我今天真的很满啊。难怪我胀得难受。多谢了。”

六号给了他一个飞吻,他又马不停蹄地奔向五号的隔间。

五号的感染刚刚痊愈,还有些酸痛和烦躁。他仔细检查了一下,没有发现发炎的迹象。他们互相点了一下头,各忙各的:他低头干活,五号看她的电子书。

她皱了皱眉头,但是并没有疼得龇牙咧嘴。他想了想,还是觉得不要聊天为好。

手册在他经营闪闪暮场的时候帮了不小的忙。手册里有详细的步骤指导他如何让暮暮们开心、满足,维持她们心理和生理的健康。这里面多次强调了准时和按流程,为暮暮们提供一个有序健康,因马而异的环境。

全自动挤奶机自然是不行的,因为暮暮们要来自真人的精心呵护,即使她们并不都是外向和能说善道的。

五号点了一下电子书的翻页键。他还记得第一台电子书到货时,她们争得有多厉害。只有在他保证再买几台,并安排暮暮们轮流使用后,暴乱才平息。

五号这里完工了。她和他对视一眼,甜甜地微笑一下,在他的左耳后来了一个轻吻,就回去接着看她的小说了。

姑娘们今天早上颇为高产。当她们快发情时就会这样。暮光闪闪的大脑和激素的相互作用非常复杂。他很高兴能有这样一本手册帮他弄清楚姑娘们的需求。

四号胀得难受,甚至有些疼。她非常兴奋,等不及被清空了。但是他并没有让她催着直奔主题。流程还是要走的。

“我只是希望三号不要那么害羞。手册说得对,让别的暮暮看有助于提升产量。嗯~~哦,真不错……你的手掌真温暖舒适……你有没有用我推荐的药膏?能防茧子的。旁观八号真刺激,她叫的真响……”

他留意到了四号满脸的羞红,后面流出的爱液,尾巴微微翘起的角度,以及话语里的暗示。她今天的产量出奇的高,但是她很快就会进入发情周期的下一个阶段。

四号骄傲地看着她今天的战果,冲着他抛个媚眼,蹭了许久。她咯咯笑了笑,吐着舌头关上了隔间的门。

今天轮不到给三号挤奶。她的发情期快到了。

当姑娘们不产奶的时候,脾气总是不好。每只暮光闪闪都想要随时随刻尽全力而为,而且总是对她们自身的能力有一些不切实际的幻想。

三号非常紧张,但还是乐意见到他的。当他走进她的隔间时,她的眼睛遮在刘海下,熠熠生辉,脸上也泛起红晕。

“你真的要量我的体温吗?我很确定我准备好了。”

按照计划办事是保证牧场平稳运行,保证暮暮们快乐、高产的关键。姑娘们都懂,所以他只需稍微提醒一下三号流程很重要。

三号转过身来,举起了尾巴:“好吧,那就速战速决。”

牧场主从消毒液中拿出了一根长温度计。三号的阴唇充血红胀,但是他还是安全起见,往温度计上涂了一大把润滑剂。

他把温度计插进了三号的阴道,小心翼翼地把它滑到她的宫颈。三号哼唧了一声。

姑娘们都不喜欢测量宫颈温度。他也一直感觉对不住她们。这个是有点疼,但是测量这个的确很重要。

他看了一眼秒表。在正好两分钟时,他轻轻地拔出了温度计,在三号的表格上记下了结果。

他给她看了一眼,她就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好啊。我刚才就这么说的!”

三号可能有点扭捏,但是这都是因为她需要许多的亲密的爱抚。所有的暮光闪闪都有些不同。要成功运营闪闪暮场,把握暮光闪闪们的个性化需求这样的细节才是关键——这在手册上强调了无数次。

她把他推到了隔间的墙上,和他嘴对嘴来了一个湿吻,舌头直冲进去。她兴奋热情,但是却停下了吻。她凑到他耳边,用她最风骚的语气说:“我很想……就现在……但是你还要去照顾其他暮暮。”

她又凑上去和他贴贴,蹭了蹭他的脖子。

“两点钟,北面草场边的小屋。记得带玫瑰来。”她用一个热吻结束了对话,“别迟到。快走吧,去照顾她们吧。”

他心跳不已。过了这么长时间,走了这么多次的日常流程和辛劳工作,他也没有忘掉这种体验。他依依不舍地用一个拥抱告别了她。在去二号那里时,他走路就像是在云间飞舞。

“这么说,三号的时候到了?”二号咯咯地笑着,合上了她的笔记本电脑。“她还想要玫瑰,对吧?我已经自作主张,帮你下了订单。午饭前就能到。”

二号十分健谈。今天她十分胀,紫色小丘只需轻触一下,就能流出奶水。在挤了几分钟的奶后,她扭过脖子,凑到他耳边。

“她前几天在草场的时候和我说,她这次非常饥渴。你懂得她多喜欢你揉她,每次都能让她欲仙欲死!或许等她快要高潮时,你就往你的拇指上涂一些润滑剂,慢慢地插进她紧致的……哦……这不疼的,你还可以再用一点力挤……嗯……”

她把头埋在他脖子后面,依偎着他,等他干完活。他给她看了一眼她的成果,让她满脸通红地咬着嘴唇:“我快灌满一整桶了!我都不知道我中了什么魔!”

牧场主在二号房间里洗了洗他黏糊糊的手。她横跳着小步舞去餐桌了,还不忘扭一扭她的屁股。

下一个是一号。他还记得她主持的招聘面试。她戴了一副红色读书镜,鬃毛梳成一个整洁的发髻。

“我们很高兴你能来参加面试。你准时出现,算是个不错的开始。”

在一大群小马从创造她们的那个实验室逃脱后不久,他就申请了这个岗位。这是一桩严重的丑闻:议会在这之后开了好几年的闭门听证会,让议员们来纠结这个人造智慧小马种族带来的的伦理问题。

自由的小马们不得不自食其力,用自己的才干和技能养活自己。一群小马买下了他现在经营的这个牧场,打出广告来招聘有经验,能干的未婚牧场管理员。

面试上暮暮们刨根问底,而且很明显她们做了他的背景调查。她们让他做的体检也没有任何问题。在了解到他是单身,又针对性的问了几个关于他性取向的问题后,一号很高兴。

显而易见,一号喜欢他的回答。

她陪着他走到了牧场的一间农舍里,见到了等在那里的八号暮暮。八号穿着一条内裤,遮住她那圆润的臀部和半边星爆标记。回想起来,他觉得这着实奇怪。

“除了日常的喂食,梳毛和医疗服务,你的工作还包括其他的几项职责。在小马激素水平周期的某个阶段施加适当的刺激,发育到黄体阶段的卵泡就不会被身体重新吸收,而是继续释放孕酮,造成一种假怀孕的现象。这个状态的副作用包括乳腺的发育和乳汁的分泌——产奶。”

他还记得,八号满脸绯红地咬了咬下嘴唇,刘海下的眼神激情似火。在一号继续讲她的生理课时,她向他暗送秋波。

“你的职责包括在排卵后十二小时内的窗口期提供常规刺激。我们会培训你使用必要的医疗手段和流程以确定最佳的刺激时间。八号刚刚排卵了——如果你不介意,请……”

八号转过身来,角和内裤先后亮了起来。他看着她的内裤慢慢地滑下了她的腿。她微笑着,抬起了自己的尾巴,露出了下面通红,略微发胀的蜜穴。

“如你所见,排卵伴随着性欲的显著提高。你应该提供激烈的性刺激,最好是直冲高潮,还要用足够量的精液触发伪妊娠状态。”

八号吐了一下舌头,屁股晃来晃去。这位未来的管理员裆部一紧。她用风情的语调悄咪咪地说:“她让你射在我里面。想不想来骑一下小马?”

一号监督着他的第一次。他还记得她一边红着脸给出各种有用的建议,一边尽力维持着专业素养的表象。

彼时彼刻,此时此刻。第一次和暮光闪闪的交往虽说有些尴尬,却不失成功。自那之后,一号还是他得力的参谋,也亲近了许多。

“别担心,你干得不错。”在他挤完奶的时候,一号微笑着鼓励他,“你已经上道了。让她自己把握节奏就行。”

她看了一眼她今天早上的成果,在他脸上亲了一下:“你们两个玩的开心。”

他也在她脸颊上还了个吻。他已经迫不及待了。

他打开了马厩的大门,让姑娘们去南边的草场上吃草。出去的路上三号在他腿上蹭了蹭,低声说:“别迟到哟。”

另一个马厩的气氛就没这么欢快了——姑娘们都在担心十一号。她拉上了隔间里的窗帘,而他隔着窗帘就能感受到她的沮丧。

她前一段时间病得厉害。左侧结肠移位导致了令马不快的腹绞痛。她们曾经试着用药物和按摩来缓解症状,但她最后还是要做手术来治疗肠梗阻。在和其他姑娘忙完之后,他去敲她隔间的门。

她把门开了条缝,向外张望。抬头看见了他,就示意他进入了她昏暗的房间。

很明显她没有梳理鬃毛。这不是个好征兆——没有按照计划行事时,姑娘们就会很难过。

“真是抱歉,上个月麻烦你了。我应该明白的——我还在术后恢复期。”

他跪在十一号的身边,和她平视。他能看到她参差不齐的刘海下暗藏的悲痛和失落。

“你懂……如果不能生产,我就成了牧场的负担。我还可以帮别的忙。这不是你的错。你照顾的不错,我们都很喜欢这里。但是……”

他抱住了身体紧绷的十一号。

“……我不想走。你对我太好了,我不想当累赘。到底该怎么办……”

她抱住了他的肩膀,脸埋在他衣领上哭了起来。

“我就是想帮忙,我必须……”

他抱着她,任由她在他的衬衫上哭泣。等她的抽泣渐渐平息后,他哄着她也出去吃草了。

快到午饭时间了。他还要准备和三号的约会。

午饭后,他冲了个澡。和姑娘们一起的生活让他不得不重视个人卫生。她们中的大多数都喜欢他两颊洁净,所以他小心的刮了胡子。在脸上摸了摸确认没有胡茬后,他就穿好了衣服。

三号很喜欢他那套蓝色旧西装,于是他就选了那套,顺便把那双合脚的黑皮鞋擦得锃亮。下楼前他还对着全身镜照了照,检查一下效果如何。六朵长茎玫瑰午饭前就送到了。他小心翼翼地把它们抽出花瓶。

姑娘们在牧场南边看着他出发。一号点了点头给他加油,四号和八号脸上泛起了红晕,挥舞着蹄子咯咯笑起来。看见他走向牧场北门,一只暮暮吹了声口哨。

牧场主回头望向姑娘们,只见一号以蹄掩面,四号和八号在地上笑着满地打滚,而九号直勾勾地往另一个方向张望……

自从她开始在一家视频聊天服务公司工作,九号就越来越调皮了。以前她才是害羞的那个。

他走到了牧场北侧的小屋旁,注意到窗帘被拉上了。

他敲了敲前门,看到洋红色的光芒出现在门把手上。屋门随即打开,让他进去。

里边传来一个撩人的声音:“快进来吧,我正等着你呢……”

三号显然花了不少时间来做准备工作。窗帘紧闭,整个房间笼罩在烛光那昏暗的光芒中。象牙白的蜡烛放在一根铸铁的长蜡烛架上面,周围地板上豆袋椅放的到处都是。旁边的立体声音响平静而流畅地播放着轻爵士。

她穿上了最喜欢的长筒蹄袜,上面有一圈圈的紫色和洋红色条纹。牧场主走过来时,她向左翻个身倚在豆袋上,朝他抛了个飞吻。

她的角发出光晕,举起玫瑰花飘到了面前。

“哇哦!真是太谢谢了,你真贴心!”

他坐在了她给他让出来的地方。暮暮依偎着他,端详起玫瑰花。

她叼起一朵红玫瑰花,细细咀嚼,品着花的味道。“嗯……真好吃!”

在暮暮享用着玫瑰花时,他抚摸起她的双肩。她轻轻用前蹄擦了擦嘴,把茎秆丢进角落里的纸篓。

“七号跟我说了她正在写的小说。真是没想到,居然有这么多人看情色同人小说!”

之前七号就给牧场主看过她的作品。她想象力丰富,而且学得很快。有时她会与二号和八号交流想法。

“她真的应该和九号谈谈,说不定她的小说能改编成视频聊天的剧本呢!她的顾客绝对会喜欢的!”

确实。九号的回头客很多,而且聊天服务的收入能帮牧场应付不少计划外开支。

闲谈渐渐停了下来,牧场主和三号温情地对视了一眼。

她用戴着蹄袜的蹄子揉了揉他的脸颊,然后一个翻身骑在了他身上。她把他按在身下,低下头热情一吻,下半身在他身上摩擦。

三号害羞得不好意思让别的暮暮看,但是她却不怕私下里直奔主题。她用前蹄支起上半身,把重心移向下半身。

三号能透过裤子感觉到他的小兄弟硬了起来。她往后又一仰,让他的凸起分开了她的私处,隔着布料按摩她的阴蒂。

“哦,来脱掉吧。”

她没有用魔法,而是用嘴叼开了裤子的纽扣,还不忘拱一下他的下半身。

他脱下了裤子,兄弟立刻从内裤的缝里面冒出了头。三号在他龟头下面舔了一口,他立刻就能在她沾湿的地方感受到她的呼吸。

三号调戏了他一阵:她把他的头部嗦进了嘴里,用她强壮灵活的舌头在他系带那里转圈圈,然后又吐了出来,看着它抽动。

她比着星星眼,用前蹄比划了一下:“好了,该脱光光了。”

他脱衣服时,她在豆袋椅上蜷成一团,用色眯眯的眼神看着他。当他把衣服叠好放在一边时,她翻了个身趴着,撅起了屁股。

他跪在她身后,抓在她臀部星爆标记旁,轻轻地分开了一些。她蜜穴的唇口已经红胀,阴蒂在粉红色的小唇相衬下就像是一颗火红的珍珠。

现在轮到他戏弄她了。他一只手抓住她的屁股,另一只手在她硬挺的珍珠上拨弄,碰到了,但是又没完全接触。手指慢慢拨开她的小唇,能感觉到蜜道里的潮湿热浪滚滚而来,几滴浓香的雌驹汁流出来沾湿了指尖。

他手指钻进她闷热的小穴时,她忍不住小声叫了一声。

当他这只手抽回来去摸她的阴蒂时,另一只手抓住了她尾巴根部,轻柔但又坚决地把它往前按。她又叫出了声,雌驹汁已是涓涓细流。

他摸到了她的凸起,用润湿的的指尖慢慢揉搓了几次,然后开始加速。三号把她的吻部深深埋在豆袋里,想捂住她喉部不由自主的感情表达。

他以前就这样让她来过。她特别喜欢手活。

他松开了她的尾巴,因为它已经立了起来。他用大拇指搓了一下她粉紫色的后门,斟酌了一下二号的建议。他觉得不行,因为这很可能就会让她现在直接高潮。

所以他把拇指挪下来,慢慢地滑进了她的闷热蜜穴,另一边阴蒂上的按摩也没停。她越来越松,也越来越滑溜。

她快来了。

她吐出几个字:“你进来。快来上我,现在……我快忍不住了。”

他的头滑了进去,分开了她的小唇,挑逗她。她虽然马上就要高潮了,但是她的下体并没有松弛。她湿滑的内壁紧紧地抓住了他的肉棒。

三号不耐烦了。腿上突然一发力,直接把他的整条肉棒就都塞了进来。主动权易蹄,现在是她的屁股前后冲击,用阳具不断充满她过热的内部。

他抓紧了她的屁股,慢慢地深入她。

他曾经问过三号,为什么她不喜欢大声叫出来。她说这是因为她忍住不叫的话会更爽。

三号眼睛紧闭,咬住下唇不松,脸也拧成一团,沉浸在这体验中。

在她的粗喘声中,他能感觉到她的汁水顺着他的蛋蛋往下滴。

她把自己下身杵在他的肉棒上,她到了极限。

现在是他在抽插,动作越来越快。她的脸埋在豆袋里,拼命要憋住声音。

“嗯……嗯嗯嗯……呃呃呃……啊哦哦哦哦……哦哦……哦哦……”

她不想喊出声,但是这实在是太爽了。他温热的硬棒塞满了她,让她下意识地上下蹭。

抵抗是徒劳的。

她沉闷的欢吟声让他下身越来越快,而当他越来越快时,她的喉声也越来越低沉。

三号的高潮来了。她努力延长这股快感,享受着每分每秒。

她的力气用尽了,腿直打颤。她需要休息一下,喘口气。

他抽了出来,而她翻身侧躺在豆袋上。

“哦……哇。”

她们抱在一起。他没有射在她里面,让她有点失望。但是这个失望是一个相对的概念。他还是梆硬,而她还想要。

她仰面朝上分开后蹄。他双臂环抱着她,抓住她的腹侧将屁股轻轻抬起,让肉棒滑入她的小穴。

她看着他在自己身上忙活,前蹄一阵抽动。她也许有点累了,但依然意犹未尽。

等她身体放松后,他搂着她的屁股,温柔而坚定地进入她的身体。她变得全身瘫软,呼吸也缓慢而深沉。

即使是隔着紫色绒毛,也能看到她肚皮泛起了红晕。她闭眼轻咬着下唇。被挤了这么多年的奶,她的乳头变得紧致而饱满。

他的蛋蛋有节奏地拍打着她的下体,她的后蹄袜也在重重冲击下翻卷了起来。

她看着他,角上发出光芒,在他的蛋蛋上温柔地抚捏。他也加快了节奏。用不了多久了……

三号扭起屁股,用温热湿滑的内壁套弄他的肉棒。他也明显感受到三号的小穴在试图吮吸他的下体。

这效果真不错。他低哼一声,直入她的体内。随着她阴道的吮吸和屁股的摇摆,他直冲高潮。她感受到了,在魔法爱抚下他正把蛋蛋里的种子射进她花芯深处。

在他射精时,三号用魔法努力抓牢他的蛋蛋,施以酥麻的触感。他甜蜜地俯视着她,把她眼睛前汗淋淋的鬃毛拨开,露出她那灿烂的笑容。

“哦……谢谢你……”

他们在豆袋上两两相依,大汗淋漓,疲惫不堪。三号滚到了他身上,接下来就是狂风暴雨般的吻。她有些疲倦,于是闭上了眼,脸贴在他的胸口。

刚刚和他共赴巫山的暮暮在他的怀中浅浅睡去,她的鬃毛披在他胸膛上。

一个小时后,他们踏出小屋的那一刻,迎接他们的是如雷的鼓蹄,欢呼和口哨声。暮暮们都围在小屋外面等着他们。

她们像迎接体育明星一样,欢迎三号凯旋。一号在她耳边悄悄地问了个问题,三号笑着点了点头,嘴巴都要咧到耳根了。一号冲着他一笑,和其他暮暮一起带着三号去清洁身体。

他还在纠结,十一号跑到哪里去了?

通常来说,她都会和其他暮暮一起闲聊八卦,但是今天她却可疑的缺席了。

他冲着一号招了招手。虽然暮暮们都有着细微的差别,但是在马群中却很难辨认。

一号的话正是他所担忧的:“没有,她说她想待在自己的隔间里。我也很想和她聊聊,让她放宽心态。她愁得都要发疯了。”

牧场主点了点头。这件事也要处理,但是他要先洗个澡。

三号的汗味和雌驹气味充斥着整个淋浴间。她是个体贴的雌驹,他很喜欢和她约会。

他满脑子都是十一号。他穿上了法兰绒衬衫和牛仔裤工作装,去她的隔间一探究竟。

手册上说暮光闪闪在生理周期被扰乱或无法正常进行时就会脾气古怪。不幸的是,这建议说的很模糊,因为它仅仅是强调要让暮暮感到爱和成就感。

不出所料,她不在她的房间里。姑娘们都会传送术,所以说她现在可能在任何地方。

他到车库开上了他的四驱卡车。她大概率是在牧场的某处生闷气。

他在牧场里兜了一圈,一无所获。他也让暮暮们注意一下,要是看见了十一号就告诉他。但是现在还没有消息。

太阳就要落山了。他开车回到了草场,监督着姑娘们都归厩而且吃了晚饭。

他也希望十一号回到她的隔间,但是黑暗的房间空无一马。

夜晚即将降临了。他决定出去一直找到天黑。

他在牧场北边开车寻找,在那里他第一次看到了希望——他瞥见了洋红色的闪光。十一号看见他就瞬移跑了,但她仍身处牧场。

手册上建议他使用常规模式,并保持耐心。如果包含了现在这种情况,至少手册会这样说。但它前提假设的缺陷也不言而喻:一切都要按计划进行。虽然它适用面广,组织优秀,但很多情况下也需要明辨能力和同情心。这些仅是提到而已。

他从北跑到南,向牧场南大门行进。天色已渐渐昏暗下来,很快他就得顶着夜色开车了。他希望十一号能看见车灯,主动来找他。

他正要钻进驾驶室,另一道闪光映入眼帘。

准确说是有两道,一远一近。

他关上车门慢步走向车前。

十一号正独自坐在草地上,乱蓬蓬的鬃毛朝各个方向披散,尾巴也是一样。她那野性十足的紫色大眼睛里充盈着泪花,满脸都是悲伤、害怕和疑惑。

“我……真的很抱歉!我不想让你担心我……和别的小马,还有你自己……”

十一号吸了口鼻涕,强忍着不哭出来。虽然她已经尽力了,几滴眼泪还是划过脸颊。她用前蹄抹干了泪,浑身发抖。

“你不生我的气吧?是吗?”

牧场主跪在十一号面前,将她双臂环抱。从最后一道暮光黯淡下去到第一颗星星升起,他一直将她紧抱。

十一号停止哭泣抬头仰望。今夜正值新月,夜空晴朗而沉稳。

他松开了拥抱,在微弱的星光下和十一号相互对视。她眼中的狂乱消失了,身体也放松下来。

“多美的夜晚呀!东西都带到车上了吗?”

牧场主点点头,回去从后备箱里取出了一个大箱子,放在地上打开。接着他拿出一张野餐用的大毯子,在草上铺开。

十一号坐在柔软的毯子上。他拿来梳子和毛刷,缓慢而细致地给她梳顺鬃毛和尾巴。

她颤抖着下唇微笑起来。魔法聚集在箱子中的一个大盒子上,并将它打开。

她把望远镜飘到身旁,支起镜架。

“带星图了吗?”

“没带。”他回应道。

“行吧,那我以后修订手册就把这条记进去。我可真蠢。”

他们俩在毯子上依偎了一整夜。他们轮流使用望远镜寻找星星,欣赏宝石般的夜空,于黑暗之中感受着彼此的温暖。

  

 

 

他看着她从望远镜盒子里取出了巴洛透镜。她怎么能如此快的找到火星,他根本猜不透。但是她却认为辨别火星的方位是个常识。

她把目镜从望远镜中抽出,插进巴洛透镜末端,然后把目镜组放回望远镜。“嘿,别看我的角!这会让你的夜视能力下降!”她嗔怪道。甚至在操作望远镜时,她都扭过头不去看魔法的光芒。

她在对焦时皱了皱眉头。“好……好!完美。”

他一个翻身来到了毯子另一侧的紫色漂亮小马身边,向目镜里望去。

确实,天上那个带着斑点的小圆盘就是火星。在他出神地望着远在天边的那个行星时,她温暖的呼在他脖子上。他描述了他的所见,在一片漆黑中也能感受到她神采奕奕。

她说她还想看一眼,就把脸凑到目镜前将他挤开。他让开了一些,但还是能感到闻到她的温暖和体香。她也注意到了他挨得很近,就一侧身靠在他的肚子上。

“好耶,这……是火星了。这长得真……像火星。”

他说,红色的火星上到处都是斑点,引得她咯咯笑起来。她又往他身前挤了挤,感受着他的体温。他伸出一只手抚过她的后背。

她身体僵硬。她松软的皮毛下肌肉紧绷。

她感觉到了她背上的那只手,转过头来看着他:“嘿……感觉真不错。让我躺下来。”

他起身让出空间时,对她的体温恋恋不舍。她伸展开趴在毯子上,背对着他。他的指尖从她的肩滑到腰,再到臀尖,停在她的星爆标记上。他又接着轻抚她敏感的臀部,移到两肋,最后开始按摩肩膀。他的双手最后会师在她的鬐甲上,已经摸清楚了她背上温热而紧绷的每一处。

他开始慢慢处理每一处肌肉中的结节。十一号的呼吸变的平缓,只是在他碰到酸痛处才轻吸一口气。

自上个月的事情以来,十一号健壮而玲珑的背上满是压力和恐惧的痕迹。他尽力为她舒缓紧张的肌肉。短促的喘息很快变成了如释重负的长叹。

她浅紫色的绒毛轻拂着他。

她已经快融化了。

他跨坐在她臀部,开始给她的肩膀和鬐甲进行特别照顾。暮光闪闪惊人的孔武有力。她费了好大的劲才让后背上几个紧张的部位放松下来,而这带来的快感很快就变成轻声欢吟和粗重喘息。

十一号感觉自己就像一摊温热的橡皮泥,昏昏欲睡。然而,他的体重压在她屁股上,给了她别的想法。

他俯下身在她背上,抱着她,依偎着她,把头埋在她薰衣草味的浓密鬃毛里。

现在她肯定不再想睡觉了。

“我觉得……下次我再修订手册时,我要加上定期按摩。感觉真不错……”

他紧紧地抱着她,让她感受到他的温暖。

她翻身侧躺,后背贴着他的胸膛。她本想让他继续翻身仰面躺着,但是被揽在怀中拥抱着让她飘飘入仙。这也让她有时间计划下一步行动。

“翻过去,”她耳语道,“我来给你个好的。”

独角兽的魔法能洞悉万物。他刚才跨坐在她身上时,她能感觉到一道温暖的压力。只需用魔法一掂量他的裤子,她就懂了。

他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十一号特别喜欢用角。他的拉链闪过一道紫光,她的魔法就把他半勃起的雄器拽了出来。

她躺在他身边,浅紫双唇暴风雨般袭击了他的脸颊,最后停在他嘴边。他们用舌头进行了一系列的搏斗,胜负未分。她的角闪闪发光,让他在秘法的爱抚下挺立起来。

只要稍作训练,独角兽的魔法抓握就可以模仿任何触觉。她先是用简单的温热按压,从根部到头施加环形压力,在他们口中搏斗时给他的阳具挤奶。

现在轮到他的呼吸变得粗重急促了。

她掌握的爱抚方式能写一本百科全书。她可以随心所欲:玫瑰花瓣,触电的酥麻,有节奏的抓握,温暖湿滑的环。在他们亲热时,她不断循环这些模式,感受着他下身的抽动。

接吻过后,他的眼睛翻了过去,在那里气喘吁吁。他这模样真可爱。那个湿滑的环状魔法快冲昏了他的头,但是这并没有妨碍他把一只手搭在她的屁股上。

她想要坐在他手上,让他用指尖探索她那湿漉漉的火热雌驹地带,在他的抽搐硬挺的同时一起享受快感。这么做并不值得,他马上就憋不住了。他完全无法自控,只能等着下一步的行动。

她让一种紫红色的魔法触手伸入进她的下体,并用魔法把湿热的阴道触感施加在他的淫棒上。

他硬撑着坚持了将近一分钟。

他哼哼着抓起毯子,肉棒上喷射而出的白浊高高划过三道弧线。

十一号抿嘴一笑。在能量触手的刺激下,她也感觉到花心深处愈发湿滑,热浪滚滚。她喜欢不按照时间表地和他搞在一起。这感觉很下流,这种下流的滋味谁都需要有机会来体验体验。没了条条框框的限制,她简直爽爆了。

他的肉棒在她妖魅的抓握下逐渐软了下来,但还是有办法让它重振雄风的。

她挑逗着他的龟头,同时用光滑的魔法环牢牢握住根部。她性奋的都要沸腾了。这点耐心起了作用,在刺激下,他再次稍稍硬挺起来。她感受到自己的内部愈发湿滑,就相应调整了自己的魔法,奖赏给他。

这确实花了一段时间,但他很快就完全硬挺了。十一号舔舔嘴唇,跨坐到他身上。

她用两只前蹄撑住身体,慢慢坐到他的肉棒上,在魔法作用下把顶端引进她如饥似渴的花心里。

法术模拟的能力再像,在她那真实的湿滑淫穴面前也是相形见绌。和雌驹做起爱来完全是另一种体验。在她完全包裹住他的下体时,他爱抚着她的脸颊。

暮暮占据了主动权,上下屈伸着后蹄给他挤奶。她缓慢而细致地给自己灌输着被他填满而带来的美妙快感,享受着每一次身体下压。能掌控一切的感觉真是要爽翻天了。

她骑着他肉棒上下翻飞时,他微热的手掌抚贴在她的臀部。他也开始迎合着她,让她更上一层楼。

她想继续沉浸在这仙境中,但是他急切的抽插让她的高潮急速逼近。用不了多久她就要来了。

他怎么能这么厉害?她心底一丝的不快显得有些蠢:他已经身经百战,见得多了。

照这样看来,她精心计划的鱼水之欢要泡汤了。她几乎无法自控,马上就要去了,而他的节奏越来越快。

哦,天啊。我这就要来了吗?

她狂喜之中纵声尖叫,响彻暮场,她滚烫而香醇的雌驹汁顺着他的下体哗哗直流。

他一个翻身占据了主动,而她并不抗拒。

她的担心完全是多余的:还未到结束的时候。他一次又一次地蹂躏她的小穴,让她一次又一次的高潮,让她的尾巴和身下的毯子都湿透了。可以不按计划随心所欲地来搞,感觉真好,就像……

他低吼一声,向她体内注入了自己的精华。还好她刚才有机会喘了口气。

在星空下,他们汗津津地交织在一起。他轻抚她的肚皮,慢慢下探,伸向了她的腹乳。

她感觉到了尖端的一点湿润。那应该是汗水。

他起身将暮暮的一个乳头叼进嘴里,一边用力吮吸,一边愉悦地呻吟。他真傻,汗水哪里有那么好喝?

这有点刺痛,然而下身的湿滑还是让她兴奋。她累得没法用魔法照明,但是她还是能感觉到他嘴唇和舌头上的甜蜜奶水。

“好……好!好!”

没有高悬的明月,闪闪暮场的草坪上空是浩瀚无垠的星海。她一把将他拥入怀中,一起幸福地在毯子上打滚。看来这世上至少还有事情值得期待。

2 thoughts on “闪闪暮场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