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浊同流

清浊同流

-7471c2d21cceb5c8

在童稚的眼睛中,整个世界都洋溢着别样的美妙。天是蔚蓝的,像块镶嵌在苍穹上的巨大蓝宝石,流淌着明丽的光芒;树是碧绿的,像是在半空飘浮的苍翠色的瀑布,荡漾着旺盛的生机;路是棕黄的,像是地面上铺陈的丝带,承载着无尽的希冀……处于像花苞一般待放年纪的小小马,对世间万物都充满好奇和美好的想象。戴梅洛蒂正是其中之一,还在上小学的她,无忧无虑地消享着天真所陪伴的童趣与纯净。

六一儿童节是属于所有幼驹的日子。学校为此举办了盛大的活动,例如游园会,舞台表演,趣味运动云云,每位到场的小马都玩得无比尽兴。因为要参加演出,洛蒂还特意打扮得漂漂亮亮的:她下半身穿的是双白丝长袜,将纤细的青色双腿很是搭配;身上是套深红色的旗袍,当作上衣和裙子来穿,它的下摆并不长,稍不小心就会露出里边的胖次;再往上的马尾辫上系着朵标志性的黑色蝴蝶结。她的装束一出场就收获无数好评,尤其是在舞蹈表演结束后,对她装扮和技巧的赞美愈发难以抑制。洛蒂表面上谦谦虚虚的,实际心底乐开了花。她是为自己的外表感到十分骄傲,就连下了舞台,也不乐意换装,想着要将这份美气和喜气给带回家里,好好的再回味回味。

活动在恋恋不舍中正式落下帷幕。洛蒂兴高采烈地和同学们一一道别,踏上回家路。她居住的地方和大家都不是很顺路,所以她从来都是单独回家的。今天天格外蓝,太阳格外红,小鸟们叽叽喳喳鸣叫,像是共同祝贺她的“功成名遂”。洛蒂想象着回去之后爸爸妈妈会怎么夸她,表扬她,行走的步伐也就更加轻松,更加快活,像是踩在棉花或者云朵上似的。为了能早点将自己的想法化作现实,她今天没有走平时常走的大路,而是抄了条近路,小巷。

尽管以前被千叮咛万嘱咐,不可以走这种偏僻小路,但是喜悦之情在掩盖判断力的同时,也助长了洛蒂的侥幸心理。“就走这一回没什么事情的,妈妈不会知道的。”她心想着,一头扎进巷内。

小巷被夹在两排老旧小区的建筑物之间,环境潮湿阴暗,地上有很多浅浅的水坑,反射着头顶一线天里落下的白色自然光。由于缺乏打扫和清理,这边的墙上到处可见青苔以及各种污秽留下的印渍,角落里也堆满了各色垃圾,不少都在发霉发臭。洛蒂只能屏住呼吸,小心翼翼地绕开这些肮脏,她可不想让自己和衣服沾上丁点。

就在她走到半路的时候,忽然间,从路旁死角的阴影里走出一只公马,把她给吓了一跳。在进入前,她是看好里面没有别的谁才放心进来的,路况被她全部考虑在内。这下子突然钻出个自变量,实属打乱了她的计算。不过,她表面上也没露出任何紧张,只是若无其事地继续朝出口走去,没朝对方多看一眼。屏着呼吸,她能清楚地听见心跳声砰砰作响。“放轻松,再过一会儿,就能摆脱这个坏地方啦……”她自我安慰道。

很不凑巧的是,这只公马前不久和女友分蹄,心情异常苦闷和烦躁。他的大脑中多次涌现过富有攻击性和冲动性的想法,但一直苦于没有“适合”的对象。这次他偶然路过小巷,解完手后,一转身就看见了天真烂漫的洛蒂。她身上的清纯可爱和自己的龌龊狼狈形成了强烈的反差,令其在惊愕之余,又产生恼怒的情绪。望着洛蒂逐渐离去的背影,对方臀部若隐若现的胖次在他眼前摇晃的模样,罪恶之花陡然间从他心田中破土,扭曲的恶之藤蔓沿着脊髓传导至全身,使得他几乎是不假思索地,一个箭步冲上去。

这时洛蒂的前蹄即将踏出小巷。不幸的是,在她重见天日的前一刹那,公马就抓住了她的一条后腿。下一刻,黑暗的阴霾在瞬间笼罩住她,将其拖入万劫不复的地狱。

洛蒂的第六感其实提醒过她,这只公马并非什么善类,早点远离他以避免风险。她也刻意走得快了点,可不曾想厄运接踵而至。察觉后腿被抓住后,洛蒂下意识地就害怕地尖叫出声。小雌驹的声线又尖又细,要是在外边有小马路过的话,肯定能听到她的呼救。很可惜,当时这样的小马并不存在。洛蒂的尖叫声非但没有起到任何作用,反而吵疼了公马的耳膜,助长了他的气焰。恼羞成怒的他瞬间将洛蒂提溜起来,趁其茫然之际,从背后恶狠狠地掐住了她的脖子。

“再叫,老子掐死你!”公马低吼道,勒住洛蒂脖子的蹄子愈发用力。

求生的本能迫使着戴梅洛蒂拼命挣扎,她的身体止不住地抖动和颤抖着,悬在半空的两只后蹄使劲地踢踏,拍打着扼住她命门的胳膊。她的前蹄则死死勾住对方的蹄子,用尽全力往外边拉,企图夺回自由呼吸的权利。然而,一只小雌驹的力气根本难以比拟上身强力壮的年轻公马,她的反抗在他眼中就像只困兽犹斗的雏鸡。原先从她的喉咙里还能时不时传出几声尖锐的呼喊,到了后来,他像钳子般的蹄子愈发用力后,传出的只有朝外吐的气夹杂的哭腔。与之相伴的还有洛蒂反抗动作的减弱,她的前蹄掰了一会儿就再也没有力气坚持下去,和她的耳朵,脑袋一样,耷拉下来,无力地垂落着。她的整个身体也变得像泥巴似的瘫软,挂在公马的胳膊下。此外,缺氧导致她的神经功能不听使唤,下半身失去控制后,金黄色的尿液从她的两腿之间汩汩而出,顿时将白丝的长袜和体毛给染黄,沿着大腿小腿,滴滴答答地落在地上。

公马见洛蒂没有动静,便松开了蹄子,任其自由落地。他把洛蒂翻了个身,检查了下她是否还活着。万幸的是,对方还有气息,只不过很微弱。如果说这时候他能悬崖勒马,把对方给送进医院的话,那么他还有点能够原谅的余地。不过,公马身上的反社会人格和扭曲的性格,将他所有从善的机会给屏蔽除外。他的暴行还远远没有结束,到目前为止,仅仅是为开端而做的必要准备罢了。

地上衣衫凌乱,奄奄一息的洛蒂没能激起他半点怜悯心,倒是助燃了他作恶到底的决心。既然没办法搞定成年雌驹,那么就得专挑小雌驹下蹄。他变态的念头驱使着他,麻利地解开了裤带,脱下裤子,露出了早已按捺不住的、黑色的、丑恶的性器。他把洛蒂从地上拉起,呈现半跪的姿势立在他的面前。

洛蒂这时候还意识不清,然而忽然间,她感觉到有什么炽热的,腥臭的东西凑到了脸边。她很想躲开,但是浑身软乎乎的,下身又热乎乎的,使不上劲。紧接着,那令马厌恶的东西目的明确,直直地顶开了她的牙关,硬生生地塞入了她的嘴穴。

“呜呃?!”窒息的感觉再度将她包裹其内。洛蒂不知从何而来的力量,立马睁开了眼睛。随后她目睹了此生最恐怖最恶心的场景:一只素不相识的公马对着她裸露着下体,他那根硕大丑恶的肉棒直冲冲地对准着她,它的前端此刻居然出现在了自己嘴里,还在蠕动着,有慢慢向前的趋势。闻所未闻的熏臭味强迫她下意识地闭上了双眼。

尽管和大部分小雌驹相似,洛蒂也没有学过性方面的知识,她对男女之间差异的认识仅仅停留在公马下边是“小鸡鸡”,而雌驹下面是“小洞洞”的层面。也只听过妈妈教育她说这是小马身上最隐私的部位,绝对不可以给其他小马碰甚至是看。所以她并不能理解公马这么做的意义是什么,只不过他这样搞,弄得她很不舒服,再加上刚刚差点把她给活活掐死,洛蒂目前还是惊魂未定,她依然盘算着找个机会逃跑。

“呜!”戴梅洛蒂的前蹄胡乱挥舞着,按在了公马的大腿上。恶臭和窒息给她带来的是呕吐的欲望,她的脑袋和身子拼命地想要往后缩去,试图摆脱肉棒的入侵。

“你再敢乱动试试看!”上边的公马凶神恶煞地朝洛蒂剜了一眼。尽管她没有与之视线接触,但那股浓重的杀气还是把洛蒂吓得愣住了,停住退后的动作也随之暂停。洛蒂向来是听话的好孩子,从记事以来,基本没有受到过什么批评和斥责,今天头一遭有谁如此暴戾地责骂她,实在是不可接受。委屈和恐惧的心情一拥而上,打断了她的思考,使得她情不自禁地发起了抖。

公马见她不配合,于是粗暴地抓起了她橙黄色的鬃发,一把拉向自身。受到力的牵连,洛蒂的脑袋也跟着被扯了过去,拽往对方下身前的同时,肉棒更加深入她的喉咙。对方蓬乱而干枯的阴毛结结实实地戳在了洛蒂的脸上,腥臭味再度熏得她难以睁眼,难以呼吸。可是,喉头间被塞入异物的缺氧又逼迫她急需大把大把地摄入氧气。洛蒂无计可施,只得动用她脆弱的意志,蹄子艰难地搭在对方大腿上,跪着,脑袋凑在他下体上,呼吸着浑浊的空气。

也不知道是公马的性器过长过大,还是洛蒂的嘴穴没有发育完全,尚且娇小,任凭他怎么努力,甚至都快将洛蒂给弄得翻白眼,也并未能将肉棒整个塞入其内,只是勉为其难地含住了前面半截。丧心病狂的公马没有放弃继续口交,而是凑合着进行了下去。肉棒蠕动着,在洛蒂的口中反复抽插。

有了口水的润滑,他交合的动作愈发顺畅和肆无忌惮。洛蒂还是对他为什么要做这种事一无所知,为了减轻自身的痛苦,她只好尝试着去配合对方,尽可能地张大嘴巴,舌头躲闪着肉棒的冲击,默默忍受着它一遍又一遍撞着喉头。可那种苦痛,对只有10岁不到,像花一样娇柔的小雌驹来说,还是远远超过其可承受范围。没过一会儿洛蒂就浑身不适,难受得想哭,但是她生怕对方会不高兴,只能逼着自己不发出声,眼角边默默地流下悲伤的眼泪。

见洛蒂不再反抗,对方松开了她的头发,转而将注意力用在抽插这件事情上。肉棒在反复的插拔中逐渐变得膨大和僵硬,想要进行下去也变得更加困难。于是,他的动作粗暴了许多,抽动的幅度都能带动洛蒂整个身子跟着一并抖动。可怜的洛蒂不受控制地发出了娇喘,声音可爱而又销魂。然而,它刚从喉头出现,就会被肉棒给硬生生地顶回气管。洛蒂泪水涟涟,脸蛋涨得红彤彤的,祈祷折磨能快点结束。

不凑巧的事情又发生了。公马在不断抽插的过程中,阴毛戳到了洛蒂的鼻子好几下,弄得她奇痒无比。小雌驹在忍了许久后,总算是抑制不住,轻轻地打了个喷嚏。这个喷嚏的伤害不高,只是使得她的嘴巴不可避免地闭合,但是造成的结果就是两排牙齿结结实实地咬住了肉棒。她不知道这样意味着什么,对方却被疼得一把推开她,立马将肉棒给收了回去,像踩到炭火似的跳脚,蹄子不停地安抚起肿胀的下身。他的动作很夸张,洛蒂有点想笑,这个念头却转瞬即逝。

安抚完伤痛后,公马重新抬起头,此刻,出现在脸上的是极其狰狞的表情,他双眼凶神恶煞,一副要将洛蒂生吞活剥了的势头。洛蒂仿佛要被这道眼神给撕裂了,她如梦初醒地意识到,刚刚正是她逃跑的好时机。如今气急败坏的对方,不知道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呢……

洛蒂微微收回后肢,假意顺从地迎合着对方的视线。下一秒,她猛的转过身,拼尽全力朝出口的位置冲去。她相信对方的速度比不上自身的灵活,只要抢占先机,就能溜之大吉如果逃离小巷,那么她这次莫名其妙的遭遇就能画上句号了。

可是,她千算万算,也没算到对方竟然会追上来扯住她的尾巴,害得她一个踉跄掉在地上,摔得眼冒金星。趁她喘过气来之前,公马又毫不留情地压在了她的身上,用他沉重的身躯牢牢牵制住了小雌驹的所有反抗。洛蒂眼睁睁地看着自己心爱的旗袍,在反抗中沾染地面上的泥泞和灰尘,想着这样回去肯定要被妈妈给骂的,心里又是充满委屈,再加上公马在她身上动蹄动脚,压得她又疼又害羞,于是难过地哭了起来。

“闭嘴!吵死了!”公马不知道是真觉得小雌驹的声音很响很烦人,还是忌惮会被外界的路马给发现,他训斥洛蒂赶紧停止哭泣。但是洛蒂这回没有搭理他,她只觉得自己又无助又冤枉,明明只是想抄个近路早点回家,怎么会遇上这么奇奇怪怪的事情呢……漂漂亮亮的衣服让自己备受瞩目,怎么在这家伙眼里成了可以随意糟蹋的呢……回家晚了又要被爸爸妈妈说,可她并不希望这样子啊……

还在胡思乱想之时,她忽然感到自己后腿一凉。错愕的同时,她的身子被公马给整个翻了个儿,让她以仰面朝天的姿势看向对方。洛蒂泪眼朦胧,不过却也能看到公马的蹄子里攥着她那一双白丝袜子,随后他拽起她的两只胳膊,将丝袜作为绳缚,一圈接一圈,扎扎实实地捆住了她的前蹄,剥夺她反抗的自由。洛蒂愣住了,转而又觉得屁股凉飕飕的,这才发现公马居然扒下了她的胖次,随意地揉成一团,然后不由分说地塞进了她的嘴里。洛蒂还没来得及抵抗,胖次就牢牢地堵住了她的嘴巴,将她哭泣的声音降低到原有的一半以下。这下子,她也别想试图用呼救逃出生天了。洛蒂闻到胖次上飘来的尿骚味,方才意识到先前失禁过,青绿的脸上遍布起害羞的红晕。

她到现在并不知道对方是要干什么,直到对方将他的肉棒慢慢放在自己大腿上。洛蒂略微抬起上身,试图看个究竟时,终于发现肉棒的直径足有大腿的一半。不管怎么样,妈妈告诉她不能随意把私处给别的小马看,现在胖次被移位了,洛蒂只好用双腿并拢的姿势掩盖下身,把肉棒给夹在大腿的缝隙里。

可这不过是开始。肉棒在她的腿间反复摩擦了好一阵子,变得异常地梆硬和滚烫。她娇嫩的青皮也在其粗糙的表皮下,被磨得泛起了红肿。洛蒂把被缚的双蹄收在身前,塞入胖次的嘴里微微传出呢喃,眼睛一刻不停地紧盯着对方的动作,想要用她童稚的大脑,来理解此行此举的意义究竟为何。

然后,她就明白了。在准备工作结束后,公马迫不及待地直入主题。肉棒对准洛蒂的小嫩穴,直挺挺地捅了进去。刚入穴口,洛蒂的脸庞刹那间涨得通红,嘴里止不住地失声尖叫。疼痛和本能的羞耻似乎让她无师自通了某些关于两性方面的知识,也让她真正发自内心地遇上了最深处的恐惧。她拼命反抗着,前蹄也使劲摇摆,妄图逃离入侵。可那是无济于事的,她也不知道直径如此粗的肉棒是如何突破尺寸的限制,钻进到她体内的。

公马插入的过程并不顺利,洛蒂的穴内还是一片未经开发的沃土,或者说,是片基础要素还未部署完善的禁忌之地。但是他就这样蛮不讲理地闯入进来,力图占据这片膏壤初次使用权,在其打上属于自己的烙印。粗糙的表皮剐蹭着娇嫩的穴壁,顶开一层层穴肉的阻挠。越往深处,洛蒂就觉得下身愈发沉重酸涩,挣扎的动作也就越强烈,她又哭得梨花带雨,眼泪在惨白和红晕相间的脸颊上滚动。而她的哀嚎则被堵在胖次之后,和娇喘相互消融在喉头内部。

终于,公马的肉棒来到了它能抵达的最深处。虽然和子宫口的位置相嵌合,但是长度还是超过了小雌驹穴道总长,仍有不少部分暴露在外。不过公马这时候却没有挑三拣四,他倒是很满意地俯视着身下泣不成声的洛蒂,脸上露出一抹冰冷的狞笑。洛蒂的双腿此刻也因为剧烈的疼痛而难以并拢,为了舒缓些许疼痛,她只得将大腿艰难地分开,撑在半空。

“呜…呜呜……”洛蒂露出了委屈的神情,她用可怜兮兮的眼神,直勾勾地望着公马,希望能唤起他的一丝恻隐之心,来中止这场耸人听闻的罪孽。

对方没有搭理她,而是将这份求饶当成了助兴剂,自顾自地抽插了起来。力道比刚刚嘴交时还要凶狠和蛮横。洛蒂才刚刚被顶了几下就坚持不住了,她呜咽的同时,摇晃着身体,颤抖不已,口水从嘴角边落下,滴到肩膀上。

他交媾的动作幅度很大,将先前用在交往过雌驹身上,以及内心里构想的方法,都一一用在了身下这只,幼年的,尚且还没发育的小雌驹身上。一开始是急促地、一系列的连环冲击,短小而急促,如同上了发条的啄木鸟。肉棒反复冲击着小穴中的嫩肉,顶得它们不同程度地发生了形变。洛蒂不曾遭遇过这等虐待,酸涩肿胀的痛苦在她体内来回荡漾。她一边哭啼着,一边拨弄着捆住双蹄的白丝。很奇怪,平日里很柔软的袜子,这时候却像是坚硬的绳子,无论她怎么使劲,它们就是牢牢地把双蹄固定在身前,动弹不得。

这番攻势就让洛蒂难以招架,羞耻痛苦之余,她明显地能感受到是有种闻所未闻的快感掺杂在其内,使得她有种,类似于尿尿的冲动。可是她觉得自己应该憋住那股欲望,至少不要在这家伙面前展露出来。强忍高潮的结果就是洛蒂青绿的脸蛋涨得通红。面前危急的局势让她暂时忘记了先前所顾忌的一切。

然后是公马的第二轮进攻。这次他采取的是临幸到底,把肉棒尽可能地塞入穴后,再整个拔出,使得穴肉在紧绷与松弛之间循环切换,有劳有逸。洛蒂惊恐地发现,自己深红色的衣服上被顶得凸起了一块,呈现着对方肉棒的形状,同时那股腹中的沉重和酸楚更加猛烈。为了克制住尿尿的想法,她不得不咬紧牙关,尽可能地将身子保持静止,以减少体力损耗所带来的意志消耗。不过绯红的脸庞与嘴角边偶尔飘出的可爱的呻吟,早就将她的羞赧和脆弱表露得一览无余。

肉棒拔出的时候,一开始会夹杂着血丝,后来则带出一些透明的,或是乳白色的粘稠液体。两性荷尔蒙的气息相互混合着,给公马的呼吸声也挂上了一份沉重。他的体力出现了显而易见的损耗。不过这正是作恶道路上的必要代价。公马望着半睁着眼,一动不动的洛蒂,狠狠地拍了拍她的侧臀,打断了对方的养精蓄锐。

紧接着进入第三回合。公马采用的是“自由搏击”,他交合的动作不再讲究规律,而是按着自己性子,任意发挥。洛蒂从来没有领教到这招的厉害程度,每当她准备着挨上一肏时,肉棒却只是蜻蜓点水般的在她穴口划过,留给她虚无;而当她正以为能喘口气放松一下的时候,肉棒却狠狠地直入到底,径直占据了她穴内的所有的空间,惹得她发出一连阵的娇喘。在反复的调教和折磨中,洛蒂的意志出现了裂痕,随后便是势如破竹般地垮塌。

洛蒂蓝色的双眼里依然充斥着痛苦和不甘,但除此之外,竟然出现了一丝享受和迷恋的神色。想让一只10岁不到的小雌驹的眼睛里出现冒爱心的状态,虽然不能说是一件值得光荣的事情,但确实是件极其困难的事情。这只公马却做到了,在他肆无忌惮地蹂躏中,洛蒂只觉得下半身酸涩肿痛,还有一缕难以言状的快感遍布在全身。她几次试着闭上眼睛,不让自己表现得如此狼狈,可还是会不由得睁开来,想看清自己被玷污成一副什么模样。

最终,在一次次的冲击下,洛蒂抑制不住本能的渴求,生理和心理的高潮相伴而至,如同闪电般地击中了她。因为身体尚未发育,她所具象化的表达方式只剩下了失禁。她娇喘着,幼小的躯体僵硬地绷直,黄色的尿液从肉棒与小穴的缝隙中喷涌出来,浇灌在了她腿上以及地上。霎时间,属于小雌驹的骚香味在空气中弥漫而开。

历经折磨的洛蒂在失禁后就觉得力气像被抽干一样,整个身子顿时软了下来,瘫在地上,她的意志也慢慢消弭在了虚幻的满足中。不过,公马还没有觉得尽兴,箭在弦上,不得不发,最后的冲刺时刻即将迎来。

公马架起洛蒂两条疲软的大腿,全力以赴地朝她穴内最深处发动最后突袭。伴随着腰笔直一挺,温热的精液从肉棒出喷涌而出,争先恐后地涌向小雌驹的子宫,在内部形成回弹,留存。等他拔出时,精液也跟着流淌了出来,在洛蒂的屁股下方形成一滩液渍。洛蒂衣不遮体躺在地上,小穴粉肉外露,还滴着液体的模样,看上去狼狈到了极点。

公马发泄完兽欲,望着倒在地上昏睡的洛蒂,心里变态的想法却没有就此终结。一不做二不休,他将蹄子伸到对方身上,再度从背后,死命掐住了脖子。这次,他没有松开。

2 thoughts on “清浊同流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