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知恩图报(心月x银甲)

徘徊在心月门口的银甲显然十分纠结,来回渡步似乎在思考之后会发生的事。终于,他停了下来,像下定了什么决心一样深吸了一口气,抬起蹄子敲响了门。

几乎在门被拍响的瞬间就被魔法拉开,银甲看到心月就站在门后,“怎么,这次居然会犹豫吗?我已经准备好了。”

“不…我这次…”,银甲不敢看心月的眼睛,“是来道歉的…”

“为什么要道歉,银甲队长?”,心月伸出蹄子放在银甲的额头上,“发烧了吗,我可以为您提供治疗。”

“我从雪儿那里听说过了…非常抱歉从来没注意过你的感受…”,银甲的声音仍有些犹豫,“我应该要比黑晶做得更好才对得起我现在的名号…但是我干出的事,却是那么糟糕…”

“喔…她跟你讲了,我还以为会是黑晶自己去。”,心月撩起了散下的鬃毛,“心月应该感谢银甲队长,如果没有你,心月也不会遇到黑晶了,所以没有什么好对不起的。那么,这次只是这样吗?”

“…他跟我说过,但是我还不能信任他,他说的每一句话在我听来都是话里有话……”,银甲叹了口气,“我这次是专程来跟你道歉的,不会做什么其他事了…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做才能得到你的原谅,也许我不可能被你原谅了吧… 

“我不会去真正的恨任何一匹马,他们如果去做坏事,就肯定会有理由。”,心月走回桌边,抬起了那两把短剑,“道歉…只是一句话吗?” 

“也许是就一句话吧…但它有它的分量…”,银甲做了一个深呼吸,“你自由了……去做你想做的事吧,不需要再看我的脸色了。” 

“那,答应我一个请求吧。”,心月将短剑重新放回桌子上,深吸了一口气,“水晶帝国部队缺少医疗兵,在月之帝城是很严重的事情。心月曾经学过医疗魔法,希望能为水晶帝国做些什么。毕竟,其他住在城堡里的马都有自己的职务,而我却无所事事。” 

“想加入水晶卫队?没问题,体检也不用了,直接跟我去领一套制服和一套盔甲就行了,手续之类的之后交给我来办,一天就能拿到勋章和证书。”,银甲这时突然想到什么,“不过…你要加入的话,会是现在水晶卫队里唯一一匹雌驹……没问题吗?” 

“说的好像浴室里分雌雄一样。”,心月想起了什么,脸微微一红,“希望卫队成员不会像你一样看到匹雌驹就想上。” 

“小伙子们都血气方刚的…肯定跟我这中年男子不一样,没那么大胆子,也担不起后果,不会看见雌驹就发情的……” 

“啊…就算他们敢乱来也不是我的对手,所以不用担心了。”,心月笑了笑,“他们总不会催情魔法吧?” 

“不会,这玩意不外传的…”,银甲大笑到。 

“那,走吧,让我去认识一下卫队的成员们。”,心月转过身,走到银甲旁边。 

“再那之前,先去拿盔甲吧…你是雌驹,制服得做新的,盔甲只需要尺码对就行了。” 

“嗯…在哪里?之前都没有好好探索过城堡的构造…”,心月把银甲推到了自己前面,“可能会迷路的样子。” 

“在咱们的武器库,不在城堡里…跟我走就行了。”,银甲说完开始带路, 

“银甲队长觉得…以梦魇魔法为基础的治疗术会不会有什么负面影响?”,心月跟在银甲身后慢慢踱步。 

“梦魇的魔法?”,银甲轻轻皱了皱眉,“我不是很了解这些稀有魔法,并不清楚会有什么影响。” 

“下次让黑晶去问问露娜吧。”,心月理了理自己的鬃毛,“万一把你的士兵玩坏了…” 

“小伙子们要是连一点稀有魔法都受不了,那还当什么兵啊?不过……”,银甲的语速放慢了,“黑晶还和露娜殿下有关系?”,他现在的表情显得有些奇怪。 

“嗯…嗯…没…就是…啊,两位…没什么。”,心月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想要混过去,“他们都是…黑色的那种…” 

“露娜殿下并不是黑色的…他们的过去也不一样,不要把他俩混为一类马……”,银甲只给出了短暂的停顿,“你为什么突然这么紧张?” 

“啊,算了。黑晶也上过露娜,就是这样。”,心月大脑一片空白,现在的她只是表面冷静。 

“???”,极为诧异的表情浮现在银甲脸上,“啥玩意儿?他想干甚?你确定不是你编的?不是他吹牛逼?是你亲眼所见他上了露娜?” 

“自己去问他…”,心月的声音已经小到听不见了, 

“他肯定是在骗马…不用管了。”,银甲自我安慰中,“咱们还是走快点吧,那地方可在近郊。” 

出了城堡之后,银甲加快脚步,拐弯向一个偏僻的方向走去,一路上的马也越来越少。

“为什么要把武器库放在那么偏僻的地方?”,心月跟在银甲后面,一些不好的回忆浮现出来。 

“估计是安保问题吧……我们也不是太清楚,现在水晶帝国所有的军事设施都是黑晶的时代修建的……到现在大家也还不清楚他到底是怎么安排的”,银甲似乎在思考。 

“嗯…”,心月加快了脚步,翅膀有些不安的微微张开,“制服是什么样子的呢?” 

“有一套制服,是雪地迷彩;还有一套盔甲,是银灰色的,也经过了去光处理,不会反光……嗯,还有不打仗时穿的水晶制的盔甲,就是你平时在城堡里见到的那些士兵穿的甲。” 

“…”,心月没有说话,只是自顾自的走着,与银甲保持一定距离。 

很快,银甲带着心月进入了一条小胡同,在一个不起眼的矮小建筑物旁停了下来,说是建筑物甚至有些夸张,那其实只是墙上开的一个破木门,也是这三面都是墙的胡同里唯一一扇门。而这附近已经看不到任何马了。“到了,就是这里。”

“这么…奇怪的建筑物。”,心月剁了剁蹄子,“不怕被当违章拆了或者被别的什么动物当家?” 

“……我们也想拆,但是这个胡同是三座民居之间的空隙,我们不能随意动别马的财产…而且,这个门是一种古代空间魔法,跟关押荒原影魔的那块水晶手法相似,我们不知道随意破除会有什么后果。”,银甲说完就要推门。 

“嗯…”,心月默默地注视着这扇散发着阴冷气息的门,咽了一口口水。 

门后的景象与门外截然不同,敞亮的大厅中按照不同的分类摆上了各式防具,每一套都被盔甲架撑起;墙边的武器架和墙壁上则有着琳琅满目的武器;屋顶是穹形设计,上面壁画中的小马仍保持着千年前的面貌;但入口旁边有一尊被麻布遮起来的东西显得有点碍眼,似乎是个雕像,“你是要当医疗兵对吗?”

“是的…”,心月点了点头,“看起来水晶帝国没有能够好好保护自己的医疗小马。” “大公主那边有医生就行了,我们马口本来不多,水晶之心提供的治疗就够用来防守了。”,银甲走到一排排的盔甲和服装之间挑选着,“你一般穿什么尺码的?” 

“我也不清楚,银甲队长认为心月应该穿什么尺码?”,心月环顾四周,欣赏着内部的景色, 

“这我真不清楚,抱歉平时没怎么注意。” 

“那么用力的抱着我那么久都不知道我的尺码?我以为队长已经把心月的形状记下来呢。”,心月平淡的语气中流露出一丝哀怨,“那么就用一般同龄雌驹的尺码就行了。” 

“这…咱们卫队里只有雄驹,你是现在唯一一个雌驹队员…”,银甲的语气因为之前心月的话显得非常尴尬,“我给你拿一副小号的试试?” 

“嗯…”,心月走近银甲身边,闭上眼睛展开身体,“套上来就行。” 

银甲亮起魔法,拿出一副银灰色的盔甲,把用于连接的皮带解开,然后慢慢给心月套上,最后重新拴好皮带…他套盔甲的时候魔法‘无意’地碰到不少心月身上的花纹,甚至在上背甲的时候好好薅了几把心月的翅膀,“怎么样?大不大?小不小?”

“蛮适合的,就这件吧。”,心月的敏感点被触碰,语调难免有些浮动,但心月控制着自己没有发出什么声音。 

“合适的话,就跟我到纺织品区去拿制服。”,银甲又向另外的区域走去。 

“好的…”,心月抖了抖身子,适应盔甲的重量,跟上了银甲。 

到了地方之后,银甲显然犯了难,“医疗兵…医疗兵…这里只剩上个时代的医疗兵制服了……要不要请马重新设计一套?”,他小声嘀咕着。

“不用那么麻烦,上个时代的装备也可以,只要有辨识度就行。”,心月听见了银甲的低语,看了看那些服装。 

“水晶帝国的上个时代就是黑晶那一代…”,银甲有些头疼,“不过还好,他的医疗兵制服没那么‘黑’,也算能穿吧……应该不会被当做敌军什么的…” 

“对黑晶还是那么戒备吗?他现在可是银甲队长的女婿呢。”,心月将盔甲脱下放在一边,“制服的话,也穿起来试试吧。” 

“谁知道他在打什么主意……而且他用的医疗标志和咱们现在用的红十字不一样。”,把制服递给心月,“不过正如你所说,有辨识度就行,试试吧。” 

“还是像刚才那样,队长来帮心月穿?”,心月露出了一丝挑逗的微笑,故意张大了四肢。“队长似乎很喜欢帮心月穿衣服的样子呢。” 

“你这是?”,银甲的嘴角微微上扬,“觉得自己用蹄子穿不方便吗~?需要我的魔法?” 

“心月自己也是会魔法的…只是感觉可以满足队长的一些需求。”,心月摇了摇尾巴,贴近了银甲,“对吧?” 

“你是怎么知道我有需求的~?”,银甲挑眉,“而且,我不是已经放你自由了吗?” 

“算是为队长的报答吧?毕竟是队长把心月带到水晶帝国来的,而且在这之后,银甲就真的是心月的队长了呢。”,心月低下头,舔了舔银甲的前胸, 

“我记得你刚来的时候可是没我的魔法都发不了情~”,银甲笑着轻轻咬了一下心月的耳尖,“现在怎么变成这样了?” 

“知恩图报,队长。”,心月的头埋的更低了,“当然还有其他原因,我相信队长知道的。” 

“说的也是,我可不能让你有恩不报~”,银甲开始抚摸心月的翅膀。 

“所以…套上去吧,看起来这身制服不是很容易就可以穿进去的样子。”,心月扭动着身体,侧过身来。 

“你不怕把新制服弄脏吗?”,银甲给心月套上制服。 

“弄脏了可以洗,让队长不开心那问题就很大了。”,心月配合的穿上制服,将左前蹄微微抬起,“怎么样…看起来不错吧。” 

“唔,非常棒!想不到黑晶那家伙这么有品位。” 

“诶…毕竟大多数医疗马都是雌驹吧。”,心月晃了晃蹄子,“队长要主动一些呀?” 

“你觉得我不够主动?”,银甲凑近心月的脸,用蹄子抱住她的胸部,接着轻轻一使力把她压到了地上。

“嗯…这样子…”,心月的脸有些微微红润起来),“还记得第一次你都是要用催情魔法才敢来上我的呐?那叫主动吗?” 

“要上一匹才见面的小母马,不动用一点魔法怎么行?”,银甲坏笑到,“你这是想再试试我的魔法么?” 

“不要…那种…催情什么的话就算了吧。”,心月象征性的推了推银甲以表对催情魔法的抗议, 

“你难道不喜欢这个催情魔法?”,银甲舔了一下心月的脖子。 

“不管是哪匹母马都不会喜欢的…”,心月伸出舌头舔弄着银甲的脸侧还击。 

“韵律给我用的时候我感觉还挺不错的…你觉得是种什么感觉?”,银甲的蹄子正在心月身上游走,“跟现在的感觉有什么不同~” 

“那种被强制做爱的感觉很难受的。”,心月享受着银甲的抚摸,“就好像不得不去和一个你根本不喜欢的雌驹交配一样。” 

“是这样吗?那看来以后得少用了…”,银甲看起来若有所思,“那,你觉得黑晶那家伙是怎么钓到我宝贝女儿的?” 

“肯定也不是用催情魔法…”,心月的眼神有些游移,“也许雪儿比较喜欢黑晶的…可能,是因为黑晶比较厉害?” 

“啊,对,青春期的小姑娘最受不了这种又帅又有实力的雄驹…更别说那家伙能跟大公主打得不分上下…”,银甲的话里全是不甘心,“不过,看那家伙的样子,爱惜雌驹的技术应该没我好吧?应该…吧?”,说着,他的魔法摸上了心月的翅根。 

“呐…哈~是的呢,黑晶比较用力,但是很舒服呀~”,心月的翅膀开始微微颤抖。 

“…你是怎么知道他比较用力的?”,银甲用魔法使劲揉了揉心月的臀部。 

“嗯啊~因为..不是…我和黑晶做过的嘛…”,突然的刺激使心月发出了一声低吟。 

“啥啥啥?你和黑晶做过?他就这么对我,对我女儿?”,银甲脑子有点乱,现在正努力整理思绪。 

“雪儿…跟你说的不是这个?”,心月发现自己可能想多了,“难道她不是和你讲我和黑晶的事情吗…?” 

“……‘那匹马’原来是你啊……”,银甲尝试平复心情,“雪儿她…交代生活情况的时候隐去了不少细节……我也不敢硬逼她说……………她怎么会…这不是在考验我的心脏吗?” 

“呐,现在这种时候就不要说这些了,专心做喜欢的事情,对吧,队长?”,心月舔了舔银甲的脸庞。 

“我…你说得对!我要捍卫自己水晶帝国第一种马的名号啊!”,开始舔心月的脖子,同时魔法在她的侧腰来回磨蹭。 

“似乎水晶帝国没有什么雄驹…”,心月眯起眼睛享受着黑晶的抚摸,“而且要和黑晶比还差远了吧~” 

“我好歹也是和蓝血甚至大麦一个强度的种马……怎么和他黑晶不能比?他要真这么猛,那可以当马国……不,也许在龙啊狮鹫啊之类的家伙面前都能不占下风!”,银甲还不是很相信自己的能力会被碾压。 

“黑晶的那个东西可是可以自由伸缩的呢…”,心月凑到银甲耳边,故意压低声音,“不过队长作为一匹普通马已经很不错了哦~” 

“自由……那是什么邪恶的力量……”,银甲像是受了打击,“不过,他要是不用这种黑暗魔法的话,估计也比不过我。”,一缕魔力钻进了心月的后庭,仔细按摩。 

“嗯…后面那里…”,心月的屁股下意识的缩紧,她轻轻咬住了银甲侧肩上的短毛,面部有些微微红润。 

“我的经验可是非常之丰富~”,银甲的蹄子慢慢滑过心月的臀部。 

“不要那么急…后面还没怎么用过…” 

“预热而已~又不是现在就用后面~” 

“唔…”,心月发出一声娇吟,透露出有些抗议的回应。 

“最后再让我尝尝你,怎么样~?”,银甲不断地吻着心月的脖子和胸口,身位慢慢下移。 

“以后也不是不可以…出任务的时候作为医疗兵是要陪在队长身边的对吧~”,心月伸出蹄子环住了银甲的脖子,身体已经开始发烫。 

“那我不是名不正言不顺了嘛…”,银甲的一只蹄子已经抚上了心月的花瓣,“军营里也没那么方便下手~” 

“算是给队长做’身体放松’吧?”,心月的小穴已经开始分泌出一些爱液,在银甲的蹄子上留下了少许。 

“小伙子们可管不了那么多……士气要紧,军营里真的不容易搞事。”,银甲的舌头已经从心月的胸口来回舔着下移到了小腹。 

“心月觉得卫兵还是很理解队长的~”,心月用蹄子抚摸着银甲有些因操劳而凌乱的鬃毛,声音变得柔软起来,“放松,享受这一刻,只属于你的。” 

“嗯~我希望月儿也能接受我的道歉~”,银甲埋下头,仔细舔弄着心月的小豆豆,动作温柔,力道也不刺激。 

“道歉什么的就不用了…又不是什么深仇大恨~”,心月的身体因为阴蒂上传来的刺激微微弓起。 

银甲的舌头细细舔着心月的小穴入口处,慢慢挑逗。

“慢节奏的进攻…嗯哈~”,心月软软的贴在银甲身上,一丝丝快感顺着小穴传遍全身,使心月不断的发出轻柔娇喘。 

银甲的舌头逐渐深入,最多却也只能到三分之一处,他也只有加快速度浅浅地舔。

“偶尔细细品味一下这种感觉也是很不错的哈~”,习惯了黑晶的猛烈进攻,银甲抽丝剥茧的手法令心月有一种异样的快感。 

银甲暂停了一下,抬头说到,“你喜欢就好,我还以为我真的什么都比不过黑晶了……”,接着埋头,把舌头再次挤入心月的腔内,这一次银甲也找到了她的G点,用舌尖轻轻点着。

“哦~那个地方~等等…是重要的地方~”,心月的声音因为G点的触碰抬高了一些,分泌出的淫水越来越多。 

细微地挑逗之后,银甲把舌头又抽了出来,“怎么?不想要我么~?”

“是..好敏感的地方嘛…”,心月蹭了蹭银甲的脖子,“没有不想要什么的,只是让心月想起以前的自己了…” 

“敏感的地方可不止这一点哦。”,银甲换了一口气,之后又继续用舌头进攻,这次银甲的目标是A点。 

“啊哈~什么~好…好舒服的啊~队长找地方的能力确实比黑晶强呢~”,一阵阵刺激使心月全身的毛发都有些竖了起来,小穴内开始大量分泌淫水,她轻轻含住了银甲的耳朵,吸吮着。 

“黑晶那家伙,说白了就是个千年的稚~”,银甲慢慢提了一点舔弄的速度,“被关了一千多年,哪里会有什么经验~?” 

“唔哈~不要…不要那么用力的~会~会很快就不行的啊~”,心月嘴巴里流出的口水沾湿了银甲的耳朵,身体变得无比燥热,敏感地带的不断触碰让她的声音有些颤抖,“里面…里面好痒的~” 

银甲更加卖力地刺激心月的敏感点,完全没有停下的意思。

“喔哈~队长~队长~不要这样~啊哈啊~会~真的要不行的呐哈~”,巨大的快感令心月的意识开始变得模糊,她不知道为什么仅仅只是舌头就能带给她如此的舒适,但也无暇顾及那么多,只是努力忍耐着身体给出的高潮警示。 

这时,银甲突然停下,抬起头来,“你还是这么敏感啊~这就快不行了?光靠舌头就高潮岂不是有点浪费~?”,他勃起的肉棒顶端已经渗出一些晶莹的液体。

“怎么说…谁让队长的…啊哈~舌头那么…厉害…”,心月松开舔弄着银甲耳朵的嘴巴,轻喘着气,“要准备开始的话,随时准备好了的…啊哈~” 

“我可是时刻准备着~”,银甲对准入口,慢慢把棒子推了进去。 

“嗯唔~快点~”,心月轻轻咬住下嘴唇,湿润的小穴迎接着肉棒的深入,贪婪的挤压着,分泌出的爱液立刻将肉棒变得湿滑起来。 

“黑晶要是真像你描述中的那样,我可做不到他那么激烈…不过,有时候太激烈了,反而没什么效果呢~”,腰部的摆动逐渐进入节奏,同时,银甲还用魔法刺激着心月的因蒂。 

“说过偶尔享受一下~啊哈~慢节奏的推进也是很不错的~”,心月调整体位翻身过来,将银甲压在身下,紧紧贴着他的前胸,屁股配合着节奏一起上下抽动,鬃毛和尾巴也开始有节奏的摇晃起来,以一副淫乱的表情看着银甲,口水不受控制的滴在银甲脸上,“嗯哈…对的~就是这样~啊哈~”

“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主动了~?”,银甲迎合着心月的节奏,却发现快感一浪高过一浪,并不像平时那么好坚持,“以前你可不是这样~” 

“从挣脱束缚开始~”,心月慢慢加快抽插的速度,在上下运动的同时加入左右的摇动,眼神逐渐涣散开来,无神的注视着银甲,刚刚松懈下来的小穴已经准备好迎来未释放的高潮,“温暖的~队长~用力~进去~” 

“唔…这太爽了~”,既然控制不住,那干脆不控制了,银甲也大胆地来回抽插深入,不在乎可能的涉精。 

“我也是想要…唔~”,心月话还没有说完,便用力坐了下去,让坚硬的肉棒顶开子宫口,插进了最深处,顺着向下的力亲上银甲的嘴巴,舌头肆无忌惮的在银甲口内扭动着,好不容易得到释放的爱液不断喷涌出来,染湿了大片毛发。 

“我…射了!”,银甲被最后心月的动作攻破了防线,再也控制不住自己,在最深处释放出大量精液,有些甚至顺着肉棒流了出来,舌头也配合着心月来回舞动。 

“唔~!唔哼~”,心月的喉咙里发出了模糊不清的声音,身体在被灌入温暖精液瞬间的紧绷后瘫软下来,爱液和精液混合在一起,顺着缝隙流了出来。 

银甲紧紧抱住心月,感受着她身上传来的温暖。

“唔哈…银甲…”,心月松开纠缠在一起的舌头,靠在银甲肩膀上,喘着粗气。 

“我在这儿…”,银甲正慢慢调整呼吸。 

“然后…该做什么…?”,心月晃了晃脑袋,重新回到了正常状态。 

“…做什么……我先把这地方清理了吧…你拿了制服明天就可以去城堡旁边的那个训练场报道了。” 

“嗯,就是…这样了吧。”,心月尝试着站起来,但步伐有些不稳,又重新坐了下去,“看来体质还是不怎么样的呢。” 

银甲扶心月站起来,“现在先靠着我慢慢起来吧。我相信之后卫队里的体能训练能帮你增强一点体质的。”

“和锻炼身体没什么关系的…是一些内部问题。”,心月靠在银甲身边调整平衡。 

“……内部问题?有什么解决办法么?” 

“没有的,不过好在还能进行短时间的战斗。”,心月抖了抖身子,看向自己湿漉漉的尾巴,“有…餐巾纸吗?”

“有的”,隔空取物魔法还是很容易的,而且挺实用。 

银甲没有注意到,那隐藏在鬃毛之下一抹诡异的微笑。

编撰者:

心月

银甲闪闪-永夜明月

心月的其他文?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