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女神之邀(黑晶x暮光)

“亲爱的暮光闪闪阿姨,我作为你侄女的丈夫却没能和你正式见面,在下深表遗憾。我知道你平时非常忙,甚至因为可爱标记任务而没能参加我和雪儿的婚礼。但我挺想想和你聊聊、一起吃个饭什么的,你有时间吗?一会儿我们在无尽之森中的日月姐妹城堡大厅见面如何?你的侄女婿敬上。”一封盖有四位公主印章的短信突然出现在暮光闪闪面前的书页上,她了吓了一跳。

“喔我的Celestia公主…嗯…?黑晶的信?他会有这种兴致来邀请我吃饭吗?还要在那种地方,甚至还盖上了四位公主的印章…Celestia公主会同意黑晶的这种请求,不怕这恶魔再次控制水晶帝国么!”暮光单蹄撑脸靠在桌子上思考了片刻。“spike,帮我整理下东西!spike?跑哪里去了你这个挨千刀的!行吧,带上餐具…”她飘起数个碟子,刀叉与餐巾,在一阵闪光过后,出现在了老旧的城堡里。“就是这样…黑晶?出来!我是不会怕你的!”

话音未落,黑晶便从暮光身后的影子里钻了出来。“暮暮,你真的来了?不怕我再次图谋不轨么?”他环顾四周,发现没有spike的踪迹。“你的那只小龙助手没跟你在一起?”

“友谊与爱意不会惧怕你这种恶魔的!”暮光感受到身后的一阵寒意,双耳软软地耷拉了下来,转过身面对着黑晶退后了几步,吞了口口水,语气缓和了一些。“spike可能去找rarity了吧,毕竟也不是小孩子了。”

“这么久了,还觉得我是恶魔吗?你对我的了解完全基于传说吧。”黑晶笑了笑。“不过spike不来,乐子估计是少了点……”

“什么乐子?吃饭而已,你总没有带宝石来吧。”暮光将餐具放到了石桌上。“还是说…是了,你对spike还心怀怨恨?那都是你自作自受的,黑晶。”

“我还真带了宝石来…”黑晶从鞍包里掏出一块品相完美的红宝石,像是固态的鲜血。“龙族传统厨艺,鸽子血酿红宝石。看来他是没这口福了。对了,小马都是吃素的,对吗?”

“嗯。”暮光转过头来瞟了一眼,开始摆弄桌上的餐具。“我带回去给spike也是一样的。”

“可以是可以,但你还没告诉我你们到底吃不吃荤呢,这玩意可算是彻底的荤菜,可能有些腥。”黑晶摇了摇鲜红的宝石,反射出狡黠的光芒。

“spike又不是马,当然会吃荤。但你不可能没带素菜吧?马只吃素的。”暮光将刀叉放在盘子右侧,垫上了纸巾。

“当然带了素菜的,毕竟我不是什么恶魔~”黑晶邪笑着,露出一口锋利的牙齿。“我带了水晶玉米、红晶浆果、蓝晶浆果、虹菜和一只填了苹果的烤鹅。

“那就该庆幸我多带了些盘子,看看摆不摆的下吧。”暮光突然愣了一下。“晶?都是水晶吗?我去水晶帝国的时候,韵律阿姨都是准备了炸干草给我的,没有尝过本地菜系。”

“没吃过水晶帝国的本地菜?你不知道自己错过多少美味…这几样还只是适合带着走的食物。下次你来水晶帝国,直接来找我,我带你去吃真正传统的美食,什么虹菜汤、油炸包、鱼肉冻、土豆炖熊、水晶伏特加、格瓦斯……想想就棒~”黑晶滔滔不绝的讲着,似乎要把所有美味一一罗列出来。

“以你的个性,邀请我来…不只是为了吃饭吧,黑晶。”暮光转过身,看着正忘我介绍菜系的黑晶。

黑晶又露出了微笑,停下介绍。“不愧是暮光闪闪…不错,我今天确实找你有其他事,但是咱们先吃饭,怎么样?水晶帝国的玉米,养马啊,多吃一些,多吃一些~”

“嗯。”暮光用魔法抬起一颗玉米咬了一口。“确实不错的呢。”

“当然,这可是我亲自去菜市挑的玉米。”黑晶又拿出一瓶透明的液体。“伏特加是水晶帝国的特色,不得不品尝~来吹一瓶儿?”

“喝酒…你知道我酒量不行的。”暮光舔了舔嘴唇。“啊,我没和你说过…尝尝吧。”接过酒,打开盖子抿了一小口。“味道不错的样子呢~”烈酒入嘴,强烈的灼烧感在舌头与喉咙根部汇聚,使马感到不甜、不苦、不涩,只有烈焰般的刺激,是伏特加酒独具一格的特色。慢慢地。暮光的舌头感觉到有些失去味觉,肚子开始暖和起来。

“已经是自家马了还客气啥?我先干为敬。”黑晶掏出第二瓶,吨吨吨,一口气喝了个底朝天。

“你…喝那么快干什么?”她见黑晶似乎放下了戒备,想想只是一瓶酒,便也一灌了一大口。“那么,现在可以告诉我…唔…你的想法了吧?”突然间酒劲上涌,暮光感觉轻飘飘的,有些立足不稳。

“不错嘛暮暮,一大口哦~!要知道这玩意可有六十度,你居然没什么事,刮目相看啊~要知道我当年第一次喝酒的时候,就被别马用一杯这个灌倒了,喝得二麻二麻的,完全找不着北了呢~”黑晶发现暮暮有些不对了。“我现在的想法?倒计时三分钟。”

“什么…什么?多少度?你…森布拉!”暮光感到头晕乎乎的,四肢极软,三十多岁仍风韵犹存脸因为酒精而变得通红,摇摇晃晃地靠在桌子上。“你给我…这种东西…”

“我说了,这是水晶帝国的特色,不得不品尝。”黑晶仍然保持着微笑,看着暮光。“谁知道你酒量这么小?在我们大北方,喝四十度就跟喝水一样,六十度才能有点感觉嘛~……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我又不是北方马,怎么会像你们那边一样?”暮光晃了晃脑袋,想努力保持清醒。“顺便…在水晶帝国那边,哥哥怎么样了?”

“你哥…还好,搞定你嫂子之后还有精力四处找妾。”黑晶轻描淡写的回答到,仿佛根本不是什么大事情一般。

“他们现在学的是爱茉登基之前的那一套,当然可以随意找小妾,那时候马口不多,要收集到足够的爱必须这么干…后来爱茉改革了,制作了水晶之心来收集爱。”黑晶给暮光往盘子里拨了几个浆果。“消消气啊~我本来也是跟爱茉走的,现在想想他们这样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要找小妾应该找我才对啊…”暮光把头按在桌子上啃着浆果。“他知道我一直喜欢他的诶!”

“…看不出来你居然跟对哥是这种感情”黑晶叹了一口气。“可惜这在大众看来有些不妥…毕竟就算对我、缇雅、露娜来说,血亲圣婚都只是个极为久远的传说…”

“啊啊啊!”暮光发出了一声低吼,吞下嘴中的浆果,深呼吸了一口气。“失态了,失态了的…不好意思。那么,所以,目的到底是什么呢?”

“只是想跟你喝喝酒,帮你解解闷罢了。你和你的朋友们最近都挺忙的,怕你被‘案牍之劳形’压死……也算是来陪陪你?”黑晶咬下一粒浆果,看着眼前醉酒了的暮光。

“只是这样吗?”暮光软软地趴在桌子上,蹄子按压着脑袋。“那,我喝醉了,你自己再想想做些什么吧…回去陪你的雪儿,或者是别的什么。”

“作为一个绅士,我怎么能把你这样一匹微醉的雌驹丢在荒郊野岭呢?”黑晶慢慢挪到暮光身边。“而且,四匹天角的印盖下了,我也不能随便回去吧?”

“我也不能只是让你一匹马吃喝?”暮光动了动翅膀,有想移开的动作,但最终还是任由黑晶靠近。“现在这个状态怕是…不能陪你做些什么了。”

“聊聊马生也行啊,比如说,讲讲你为什么要单着,不会寂寞吗?”

“你要知道,作为一名公主,不能随便嫁出去…毕竟有很多马以我为偶像,他们…都想要我,所以只要我有一个雄驹,他们就会抗议…直到那匹雄驹离我而去。”暮光的声音轻了下去,像在回忆着什么伤心的事情。

“是…缇雅和露娜也是同样的问题…”黑晶突然想起暮暮现在是完全单着的,立马停住话头。“抱歉,我不该提她们俩姐妹的。”

“呐,没什么的,我还有可爱的朋友们呢。”暮光缩了缩身子。“尽管她们的时间也越来越少了…”

“你的朋友们应该都成家立业了吧…她们也有自己的事,时间不多很正常。”黑晶摸了摸暮光的翅膀。

“……”暮光有些颤抖,声音变得怪怪的。“这酒…好久没有喝过酒了。那,雪儿怎么样呢?”

“雪儿很好,她对我也很好,就是有时候玩得有些过分…”黑晶用魔法转过暮光的头,看着她的眼睛。“苦酒入喉心作痛,我知道那种感觉…暮暮,想哭就哭出来吧,你压力太大了,需要发泄。”

“不…不要提醒我。”暮光咬紧了牙,感觉胸口有些刺痛,眼睛布满了血丝。“真的…我很好,需要安慰也不是你,黑晶王。”

“也是,你大可以回去让斯派克安慰你,不需要我做什么……我帮你把红宝石打个包吧,也好给你的小龙带回去。”黑晶用黑影将红宝石包了起来。

“等等…”一只蹄子从下面伸出来抓住了黑晶。“要知道,你身边有一种很特殊的气场,一匹老成的雄驹。”

“老成的雄驹?何以见得?”黑晶一副计谋得逞的样子。

“你活了好久了。”暮光把头埋进了黑晶的前胸。“走之前…让我好好感受一下这份成熟吧。”

“想做什么?”黑晶摸摸暮光的鬃毛。“只要是我能做到的,前水晶帝国沙皇在所不辞。”

“…”暮光沉默了一会。“你知道的。”

“我该怎么跟雪儿还有你哥解释?”轻轻抚摸暮光的翅膀。

“这件事情…你不说我不说,谁会知道?”暮光伸出舌尖舔了舔黑晶的前胸。

“暮暮,这里可是日月姐妹的旧城堡,小心点好。”黑晶用脸蹭了蹭暮光的角。“雪儿知道还好……要是给你哥知道了,事情就不好办了。”

“所以,你不能吗?”暮光的声音也变得颤抖起来,带着微微哭腔。

“我…”黑晶叹了一口气。“不,我可以帮你……”他用蹄子轻轻抬起暮光的脸。“但如果被你哥发现…我是说如果,你得帮我解围。”

“就说..是我自愿的吧。”暮光闭上眼睛,脸凑近黑晶,索求着什么。

“可以吧…”黑晶在暮光脸上轻轻一吻。“友谊公主打算怎么玩?”

“我怎么会知道有什么玩法?”暮光的脸更红了一些,“你和雪儿一般是怎么玩的,就怎么来吧…”

“我和雪儿的玩法可就有些过火了…”黑晶尴尬地笑笑,“咱们得慢慢来~”他用魔法清理干净桌面,把暮光抱起来,腹部向上放在了桌上。接着自己压了上去,鼻子怼上暮光的鼻子。“先预热怎么样?”

“这样会害羞的…”暮光有些不适的扭了扭身子,第一次被雄驹这样压着感觉怪怪的,加上酒精的作用加剧了发情,对雄驹更加敏感。

“我会很温柔的”黑晶蹭蹭暮光的脖子。“乖,没什么好害羞的,放轻松~”

“快开始啦!学校里还有很多事情…”暮光用前蹄缠上了黑晶的后背。

“想不到暮暮也是一匹这么有欲望的马啊”黑晶的蹄子正摸着暮光的可爱标记。“不过做太快可是会很疼的……所以别想那么多,花点时间好好放纵一下自己吧。”

“嗯…”暮光享受着黑晶的抚摸,发出阵阵轻吟。

黑晶用魔法轻轻爱抚着暮光的脸,舌头慢慢理着紫色的毛皮,从暮光的脖子逐渐滑向胸口。

暮光的翅膀开始逐渐充血,她闭上了眼睛,用魔法包裹住黑晶的独角,开始揉捏起来。

角上传来的快感让黑晶忍不住轻轻喘起来。舌头继续往暮光的下身游走,现在已经到了她腹部最柔软的皮毛上。

“黑晶…”暮光一蹄子拍在了黑晶的头上,将其按住。

“怎么了?暮暮?”黑晶停下了动作,问道。

“…”暮光吞了一口口水,松开了蹄子。“没什么…继续吧。”

在逐渐下移的过程中,黑晶的身子已经半坐在桌下。他调整了一下姿势,面前就正好是暮光有些湿润的小穴了。“那…我就要继续咯?”他用蹄子慢慢分开暮光的大腿。

“是的…”暮光的小穴一张一合,晶莹的爱液一丝丝渗了出来。

“嗯~老早就想尝尝闪闪汁的味道了~”黑晶的舌头先是长长一舔,接着开始用短暂的轻舔刺激暮光的入口。

“什么…唔…汁?”暮光用蹄子捂住嘴以防止发出太大的声响。

“当然是你的闪闪汁啊~”黑晶的舌头微微深入了一点,频率加快,就像猫舔奶一样贪婪地将暮光的蜜汁送入口中。

“早就想尝是什么啊!果然还是~啊哈…图谋不轨的…”从未体验过的快感传遍暮光全身,不知是酒精的作用还是什么,身体变得十分轻盈。

“什么图谋不轨?你知道吗?另外四匹天角兽其实全都想要你的闪闪汁。不过她们怕万一你不答应,和你的关系就疏远了,都不想第一个上。”黑晶开始舔弄暮光的因蒂,舌尖绕着它打转。

“这都是…嗯唔~什么和什么…啊哈~哪里有这么好喝…”暮光的阴蒂因刺激而充血变大。“预热好了没…唔…”

“很好喝哦,和上你的魔法甚至有一点淡淡的葡萄香味~”黑晶轻轻咬了一下因蒂。“别那么着急嘛~”

“啊哈~不要说这些了好吗?~”暮光的声音因为不断传来的快感而渐渐轻柔娇气起来。

“好,听你的~”黑晶的舌头松开因蒂,滑到小穴入口的边缘,稍稍用力,舌尖就挤开了嫩肉,逐渐向暮光的深处探去。

“嗯哈~黑晶的舌头…啊哈~这么厉害的嘛~”暮光享受着黑晶舌尖的挑逗,不断发出轻微的呻吟。

黑晶在深入过程中不断上下移动,舔着周围的肉壁,也在仔细探索暮光小穴的形状和各个敏感点的位置。“不是我吹牛,我的口技可是非常棒的~试过的都说好~”,他打开心灵魔法跟暮光交流,“你是处么?以前没试过?”

“和你说过~啊哈啊~我有过雄驹了的…”暮光用翅膀盖住了通红的脸。

“我知道~只是觉得你挺敏感的,很可爱~”黑晶的舌头开始在暮光的小穴里大肆搅动。“果然是经过开发的地方呢~水真多~现在已经不可能停下来喽~”

“嗯…嗯啊~啊哈~啊啊~”暮光咬住翅膀努力不发出声音,但小穴内翻云覆雨的快感却让事与愿违。

“看我发现了什么?”黑晶找到了暮光的G点,随即伴随着舌头的来回抽插,猛攻这个薄弱点。

“什么…等等那里~唔啊啊~不要啦呐~不~啊哈啊啊~黑晶!!~”暮光的敏感点被不断摩擦着,身体变得燥热不堪,瞳孔上翻,小穴分泌出的淫水被舌头挑弄的四处乱溅。

长舌一下挺进到最深处,舌尖甚至触到花心,绕圈挑逗了一下,接着头部后退,把整条舌头拉了出来。“暮暮的声音很可爱哦~不要忍着,反正这里没其他马~”黑晶重新趴到暮光身上,凑近她的耳朵咬了一下,自己的肉棒已经变得非常坚挺。

“唔呐~这样子…里面好痒的~”暮光的耳侧感受到了黑晶温暖的鼻息,小穴内异物的褪去使她稍稍放松了一些。“这样是…准备开始了的嘛~”

“你觉得呢?身体的预热已经完成了哟~”黑晶把坚硬的肉棒蹭上暮光的小穴。“准备好了吗?”

“嗯…”暮光感受到一根巨大的柱状物体贴近了自己的隐秘森林,有些害怕,又有些渴望。

黑晶调整姿势,龟头对准暮光泛滥的入口,一点一点挤进去。肉壁紧致的嫩肉摩挲着下体,带来良好的体验。“唔…你看来风韵不减嘛~”

“我也是一匹天角兽啊~”许久未品尝过的雄驹肉棒此时正在慢慢进入暮光的小穴,小穴充满欲望的一点点吞噬,挤压,她的舌尖伸了出来,向黑晶索求着。

“知道自己是天角兽还表现得这么如狼似虎~?真是应了那句母马三十如狼四十如虎~”黑晶的肉棒一直深入,直到把暮光填满,“这个大小还行吧?我等你适应了在动。”说罢便吻上暮光,舌头粗暴地进入她的口腔,与她的舌头一起舞动。

“当然~嗯哈~可以…这样子~可以再大~唔~”嘴内被黑晶蹂躏着,两匹马的舌头纠缠在一起交换体液,暮光十分享受这份爱恋的感觉,小腹虽然已经被撑得鼓起,但内部强烈的瘙痒感还是使她欲求不满。

“你这欲望…积压了多久?”黑晶调动身上的一部分影子,令肉棒变大了一圈,同时把整根都挺了进去。已经可以感觉到肉棒已经完全顶到暮光的花心,正挤压着暮光的子宫。

“咿呀呐~我怎么会去记这种东西的嘛~雪儿有你这样的丈夫真是性福的很呐哈~”小穴内突然撑大而被彻底填满的感觉让暮光感受到了极大的充实感,松开了与黑晶纠缠的舌头,连出丝丝银线。

“那小祖宗可比我会玩儿~”黑晶舔了舔暮光的角。“我要开始动了~”

“准备好了的~”暮光咬紧黑晶前胸上的毛。“太痛了会咬掉的哦~”

“我会轻一点的…”一边说着,下身一边开始缓缓前后移动,肉棒小心翼翼地与肉壁摩擦着。

“唔嗯~这次可以~放心了的~啊哈~”暮光嘴巴的动作在黑晶缓慢的攻势下由紧咬变成了吸吮与轻舔,娇喘声越来越可爱。

“咱们好歹算是一家了,有什么不放心的?我还能吃了你不成?”黑晶的下身暂时保持慢节奏,舌头又缠上了暮光的角。“不过,你这淫荡的声音还真是让我产生了要把你吃干抹净的欲望了呢~”

“谁知道…啊哈~你和雪儿结婚是不是~嗯哈~为了重新掌控水晶帝国~”暮光的语句被娇喘声搅的断断续续,角上传来了阵阵刺激,全身酥麻。

“你们都把头衔改成雌性继承了…我有这个法理宣称也没用”黑晶腰部的动作变快了,身体的快乐也逐渐增多。

“把雪儿变成傀儡政权什么的~黑晶也干得出来吧?把雪儿肏的离不开黑晶~然后控制她~变成黑晶的性奴~”暮光的思想也随着身体反应一起变得淫乱起来。

“如果像这样想的话…你现在又在干嘛呢?”黑晶看着暮光的眼睛,微笑着。

“友谊公主在被黑晶侵犯着啊~也要变成黑晶的性奴了呀~好舒服的要离不开黑晶的了呐~”暮光的思维像是被切断了一样,快感不断的冲击着她的身体,脖子后仰,舌头软软的挂在嘴边,不断往下滴着口水。

“嗯哼?小骚蹄子看来是真的寂寞了很久呀~”黑晶挑了挑眉毛,下身的速度逐渐加快,幅度也逐渐加大,两马的肉体相撞发出的啪啪声回荡在城堡宽敞的餐厅中。

“以后去哥哥那边~都会来‘看看’黑晶的哦~下次~让我见识一下雪儿都变成什么样子了~顺便问问哥哥那个小妾是怎么回事~”暮光的独角上渗出一些魔法粘液,身体也跟随着黑晶的节奏开始摇动起来,快感不断冲击着暮光的神经,不断将她推向高潮的边缘。

“没…没问题,我扛得住……随时欢迎来找我,叫上雪儿一起都没事~”黑晶吮吸着暮光的独角,舔食她渗出的魔法。肉棒上的快感也逐渐向小腹涌去,将速度和幅度都提升了一个档次。

“嗯呜~要去了的~黑晶~嗯哈~好舒服~啊哈~最喜欢的啦啊!~”暮光的小穴不断缩紧挤压着黑晶的肉棒,淫水肆意流出,在下面的桌子上留下一大片水痕。

“嗯~我…这一发…也快忍不住了~”快感不断冲击着黑晶的大脑,在肉壁的挤压下,要涉精的感觉越来越强,下身已经进入冲刺阶段。“你…很棒…舒服啊~”

“去了啊~去了!~咿呀呀呀!~”暮光紧绷的神经在剧烈的抽插中释放出来,小穴在一阵抽搐中不断喷射出大量‘闪闪汁’。

“哼~接好了!”被暮光高潮的小穴大力挤压,黑晶也迎来了喷发,挺进最深处释放了自己。

“出来了哈~暖暖的~黑晶~”高潮过后的暮光虚弱的喘着气,翅膀轻轻摩挲着黑晶的脊背,小腹被精液灌的鼓鼓的,还有一些混合着爱液一起流了出来。

“感觉…怎么样啊~?暮暮~”黑晶抱着暮光,享受她身上的温暖和雌驹特有的香气。

“渴望已久的感觉…”暮光蹭了蹭黑晶的侧脸,用舌头梳理着他耳边的毛发。

黑晶慢慢把阴茎抽出来,交合的液体有不少滴落在地上。“就算是对我,你也这么渴望?”

“你…怎么了…雄驹的感觉,被拥有的感觉…”暮光舔弄着黑晶的耳朵。

“哦?既然这样,得让你好好感受一下我的实力了~”黑晶将暮光翻了个身,使她后蹄着地,又把她的前半身压在桌子上,前蹄抱住她的胸腔,脸贴着她的脸,又把仍坚挺的下体从她的两条后腿之间伸出,蹭着她的小腹,魔法也攀上她的角。“被你这么舔,我可忍不住了,亲爱的暮光~。这么想被你的侄女婿中出~?”

“既然知道是我的侄女婿就应该叫公主殿下,而你叫我暮光也就是说现在你也没有当自己是我的侄女婿~”暮光侧过头来看着黑晶的脸。

“暮暮~我要是叫你公主殿下,你该叫我什么呢?”黑晶笑着舔了一下暮光的鼻子。

“嗯…或许应该叫你黑晶王子。”暮光的后蹄摩擦着夹在中间的巨物。“不过…现在不是讨论这些的时候~”

“刚刚才高潮过,这么快就又想要啦?”黑晶眼珠一转,脑子里浮现出一个想法“大声说出来~你想要什么?不说,就不给你哟~”他前后动了动腰部,用肉棒摩擦暮光的下体和小腹。

“…?”暮光楞了一下,但马上狡黠一笑。“大声说出来~你想要干什么~要知道现在这个姿势可是我喝醉了,你在上面哦~百口莫辩的呢~”

“实不相瞒,我确实是想让你感受一下我的真东西呢~”黑晶的肉棒前端生出不少细小的触手,中段变出不少突起,末端长出一个球状结。“但是你要不说想要的话,我是绝对不会插的哟~”

“喔~这是…一个可怕的东西。”暮光半闭着眼,感觉到两蹄之间的异样,用一种妖艳的语气挑逗着黑晶。“只是想要黑晶把那插过无数淫荡雌驹的肉棒捅到下一匹雌驹饥渴的肉穴里~没什么问题吧?~”

“小淫马已经这么说了,我怎么好拒绝呢?”黑晶调整好位置,把前端对准了暮光的小穴,因为之前液体的润滑,这次的挺进还算顺利。

“嗯啊!~这是什么~奇怪的性器~”再次被进入的感觉使暮光发出了满足的呻吟,小腹奇怪形状的撑起令她更加兴奋,小穴深处又开始瘙痒起来。“快点~快点~做起来~”

“这当然是荒原影魔的性器啦~”黑晶慢慢开始移动,几个小突起正好能蹭到暮光的G点。“觉得怎么样?”

“唔啊~比~其他的~比哥哥的棒多了~”暮光的小穴紧紧挤压着造型奇特的肉棒,无比贪婪的感受每一份快感,似乎想要把小穴变成黑晶的形状。

“你还知道你哥是什么样的?”过有之前一次的预热,黑晶在这次一开始就能保持一个不慢的抽插速度。“小米儿知道么?”

“嗯~在她和哥哥订婚之前~嗯啊~就已经做过了~”暮光的小穴在不断刺激下再次分泌出了许多爱液,回想起曾经与银甲的点点滴滴,更加剧了愉悦感。

“你们两个…我该怎么评价好呢?”黑晶突然加强了攻势,全身都随着节奏动了起来。“我得好好管管你了,连自己的亲哥都不放过?是不是还打算下次来水晶帝国的时候让我和你哥对你双管齐下啊?”

“才不会那么不节制~咿哈~想想也是我们~唔啊啊哈~私底下的爱恋呢~”阵阵快感使暮光难以完整的说出一句话,脑子里也只剩下黑晶的模样。“再说了~黑晶比哥哥厉害多了的~”

“不敢当,你哥当时跟你做的时候想必还很青涩吧?他现在可是有号称北方第一种马的能力呢~”黑晶凑近暮光的耳朵,压低了声音。“不过,我归来之后,应该就没那么好说了~”他的动作维持较快的速度,不断抽插着。“你说是吧~?什么时候咱们俩一起上你,让你来评判一下?”

“哪里有唔哇哈~光是这巨大的~啊哈~深得雌驹欢心的肉棒~嗯啊啊~就已经甩开哥哥一大截了~”暮光小穴内怪物的刺激传遍全身,每次深入都使她几乎坚持不住,酥麻的感觉不断冲击着大脑,但她还在努力的保持清醒。“另外~嗯哈~黑晶不是也怕哥哥知道这件事情的嘛~”

“我是怕他知道了这事儿脑淤血…”黑晶加大抽插的力度,每一下都结结实实地顶在暮光的花心上,她的小穴甚至都有些外翻了。“如果能让他再肏一次自己可爱的妹妹,也许他的心情反而会变好也说不定呢?”

“要是他想~嗯啊哈~早就可以找理由~嗯啊啊~让我去水晶帝国出差干‘公务’了啊~”暮光的瞳孔逐渐涣散,巨大的快感吞噬了最后一点意识,犹如痴女一般发出淫荡的叫声。“不行~太舒服了啊黑晶~咿哈啊啊~”

“你的小穴…可真是棒啊~”黑晶喘着粗气,努力和暮光一起享受互相给予的快感。

“喔~真是的~呐哈~说得好像你会和哪匹正在上的雌驹说她不好一样~”暮光的身体轻微颤抖着,侧脸趴在桌子上,肆意摩擦着刚刚被爱液沾湿了的桌子。“还有~银甲的那位小妾黑晶也一定品尝过了吧~”

“你怎么会觉得我品尝过银甲的小妾了呢?”黑晶稳住自己的节奏,抽插过程中也带出不少混合液体。

“就凭你这该死的~嗯啊哈~大胆子~说什么要和银甲一起干我的~唔呀啊~还有对韵律阿姨的爱称~一看就知道你和她做过~一般的马干得出来吗~?”暮光一副推理得逞濒临高潮的崩坏脸。“我~我~啊哈~知道了你~肯定~嗯啊~是想要用你这个~咿呀~大宝贝征服我们这些~统治者~知道你不会死心的啦啊~”

“不愧是闪闪~都这样了,还能分析出一些东西来~”黑晶进入冲刺阶段,咬住暮光的后颈,两马的肉体毫无保留地撞击着,交合在一起。“那你就这样心甘情愿被我征服~?”

“管它啊哈~说得好像我可以做些什么一样~唔呐哈~能被黑晶这样的马统治~嗯啊啊~也是我们雌驹的荣幸的呐~”暮光的脑袋因后颈处的施力而微微翘起,大张着嘴巴高声浪叫着,还不忘说一些淫糜的骚话。“以后一定要在友谊学院里加上‘性爱’这门功课~咿呀哈~这种促进友谊的办法真是太美妙了~一定要让朋友们来感受一下黑晶的~哈啊~大肉棒的啊~”

“性爱课过分了啊,暮暮,就不怕被查封?”不知道为什么,黑晶听到暮光这话,背后感觉闪过一股凉飕飕的感觉。“我看开一门‘生理卫生’还差不多~”

“啊哈~黑晶想去当教授吗~”暮光的小穴开始用力缩紧,角上溢出的魔法结晶已经滴落到脸上,屁股迎合着黑晶的频率扭动着,渗出的爱液越来越多。“以黑晶的技术什么的~啊哈啊~一定能当的很好的呐啊~”

“你还想让我亲身示范不成?”黑晶肆意的让自己奇形怪状的下体蹂躏暮光腔内。“这种差事你找万能的无序大爷去,我有宫廷种马这个头衔就够累的了…要随时满足你们这些宫里的马,可没那么多时间上课~”

“无序那货只会用些触手~如果有空的话我和你一起在公开课上做一次来示范增进友情的办法也是极好的啦哈啊啊啊啊!~”暮光的语速突然变快起来,娇喘声融入了每一个字眼,在语句的结尾,她再次来到了高潮。

“你如果不怕影响不良的话,我完全没问题~”黑晶的最后一次插入使出了全身力气,龟头顶开暮光的花心强行进入了她的子宫,随后电流般的高潮也让黑晶彻底缴械,浑浊的粘液喷发出来,灌满了暮光的肚子,大量液体顺着两马的腿流到了地上。“不过现在,你身上得打上我的标记咯~”

“进来啦啊~满出来~要撑爆了哈啊啊啊~”暮光软软的瘫在桌子上,肚子被撑的圆鼓鼓的,连声音都有些无力都颤抖。“什么…咿哈~标记呐~”

“中出大满贯不算是标记吗?”黑晶邪恶的大笑起来。

“…”暮光没有说话,只是一脸厌恶的用魔法抓起身边一颗浆果,沾上两马交合处的液体丢到了黑晶大笑的嘴里。“死变态~”

“!!!”黑晶不小心咽下了这颗诡异的浆果,赶紧闭上了嘴。“噫…暮暮你干什么呐?…这味道还是那么冲……”

“堵上你那一副得逞的嘴脸啊~”暮光满足的闭上了眼睛。“呐,现在打算怎么办呢?”

“这得看你怎么想”黑晶的肉棒已经从暮光身体里抽了出来,抱着她躺在桌子上,用舌头为她整理因欢爱而凌乱的毛发。

“感觉在这种状态下…哈…还是黑晶陛下的脑子比较清晰一些吧。”暮光顺从的接受黑晶的爱抚。

黑晶笑了笑:“哦?小暮就这么信任我了?这跟之前的态度可不大一样啊~”

“说得好像我还能思考一样…”暮光抚摸着被液体撑满鼓起的小腹,意味深长的说道。“对吧,黑晶?”

“那…咱们直接传送回你的城堡,让你的小龙看看你现在的样子怎么样?”黑晶的笑容逐渐嚣张,甚至亮起了独角准备传送。

“噫…”暮光又丢了颗果子到黑晶嘴里。“以后不要在我面前这样笑~spike也不是小孩子了,看到我这样也没什么的吧~”

黑晶咽下浆果,收敛了表情。“好好好~你那头小龙虽然已经成年了…但是看见自己的妈兼第一个春梦对象被自己打败的第一个黑恶势力干成这样,想必还是会有一点感觉的吧?也许他会一边哭一边自慰?”

“或者把你第二次封印?”暮光抬起头蹭了蹭黑晶的下巴。“我知道你不会的。”

“他那实力就算了吧…不过你到是没说错,我只是想逗逗你而已~,看来你脑子挺清醒的嘛~”黑晶停下施法,“不过,咱们是出来吃饭的,居然还没吃多少就变成这样了…”他用魔法浮起一颗浆果,将浆果轻轻叼住,凑近暮光的嘴。“暮暮不想再吃点儿?”

“唔…”暮光慢慢迎上,舌尖探入了黑晶口中,小心翼翼地接过浆果,在口中咬开,缓缓吞下汁液。

黑晶把浆果送出去的同时还舔了舔暮光的牙。“想不到小暮暮也这么有情趣嘛~”

“还想喂多少颗啊~真是的…”暮光嗔怪的说道,自己抓起几颗浆果往嘴里送。

“当然是想把你喂饱啊~”黑晶蹭了蹭暮光的鬃毛。“那你现在脑子差不多清醒一些了,说说接下来咱们该干什么?再来几次?”

“你受得了我可受不了啊~真是的,这果子好好玩~”暮光抓起一颗浆果丢向黑晶的嘴巴,想了想。“或者用别的东西来喂…?”

“不过是亮晶晶的果子而已,我们那边很多的”黑晶接住果子吞了下去。“想吃什么?不会是我那只烤鹅吧…”

“什么…我…不吃肉的…”暮光无奈的捂住了脸。“算了…算了,我自己回去嚼些干草就行,学校还有很多事情的…”

“干草有什么嚼头?带点玉米回去呗~”黑晶用蹄子指着暮光的下体。“况且,在去处理公务之前…你是不是应该先处理一下自己身上东西呢~?”

“…有什么处理的办法吗?帮我挤出来?”暮光按了按涨大的肚子。

“挤不出来的~这几天大概会慢慢吸收吧…多余的会自己流出来~”黑晶又忍不住邪笑起来。“就是说你这几天最好是不要见马的…不然在大庭广众之下漏出一点儿来,可就有趣了~”

“啊…真麻烦,还要让星光帮我代几天校长位呢。”暮光尝试着从桌子上站起,但蹄子一着地就有一股酸软的无力感传遍全身,险些摔倒。

黑晶站起来用身体撑住暮光。“那,需不需要我送你去星光那里?”

“呐~那种事情我自己来做就可以了,雪儿还等着你回去吧~”暮光独角闪烁,打开了通往校长室的传送门…在半空。

“你现在可是站都站不稳,更别提起飞了,要怎么从桌子上下去…别说了,上来,我背你。”黑晶压低身子,“反正就这么一点路,没什么大不了的。”

“传送啊!傻不拉几的。”暮光还半梦半醒地抬起蹄子敲了一下黑晶的脑袋。

黑晶揉了揉被敲疼的脑袋,大声吐槽道:“你自己忘了咱们站在桌上,半空开个传送门还说我不会用传送,喝高了吧,我看你真用传送多半会卡墙里。”

“…..”暮光一脸丧气,乖乖地扑到黑晶背上。“随便啦!背就背…”

“这才乖嘛~”黑晶站起身,轻轻一跃,进入悬空的传送门。

【over】

Ps:

“小米儿”是“米·爱茉··凯登撒”名的爱称,正统的水晶帝国小马名字应该是由至少三个部分组成的(雌性三个部分——名·母亲名·姓,雄性四个部分——名·母亲名·父亲名·姓,已婚雄性还应当改成妻子的姓或在自己的姓后加上妻子的姓),用韵律举例,‘米’是名,‘爱茉‘是母亲名,‘凯登撒’是姓,一般大家都按照马国坎特洛特习惯直接称了她的姓的简写,但是这篇里黑晶用了水晶帝国传统中只有极为亲密的马才可以用的名的爱称来称呼韵律…

从无序那里知道了异世界一个叫哈布斯堡的家族的故事之后,黑晶已经正式决定下半身开疆了。

下半身开疆天下第一,传说级宫廷种马就是我!!!

心月的其他文?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