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林深处

    “应该就是这附近了。” 

    暗风拿着地图,观察着周围。 

    无尽森林里往哪个方向看似乎都是一样的画面,阴暗,潮湿。高耸的树木,缠绕的藤蔓,杂乱的枝叶,只有通过快被杂草覆盖的小路才能勉强辨认方向。 

    一股阴冷的风不知从何处吹了出来,他不禁打了个寒战。 

    “泽可拉这次没跟着我来,我自己还是谨慎点。这里的东西可是出了名的危险。”紫色天马从背包里找出指南针确定了下方向,“这条线应该对应着这条路。”他抬头看了看,然后目光看向了另一个方向,“那么接下来应该就是要穿过这里了。” 

    他面对着一片很是浓密的灌木丛。 

    “真是麻烦…”暗风环顾了下四周,这一片都是这种灌木,似乎根本没办法绕过去。 

    “保险起见还是再看看长得什么样吧。”他翻出了图鉴。“弯曲缠绕在一起的茎,小片的叶子,还有那很具有特色的花…应该也不会有什么差错吧…”暗风闭上眼睛回顾了一下样子,“这么短的时间要是能忘掉,可真的是什么事都干不了了。”暗风合上了书。 

    “她是怎么把这么多药草记住的…”他嘟囔了一下,把东西收回背包,一头钻进了茂密的树林。 

    暗风找了一处稍微大一点的缝隙,即使如此,还是很难以前进。锋利的树枝刮过他的体侧,一阵生疼,他不得不用蹄子挡住脸,一点一点往前移动。 

    艰难地穿过几片灌木以后,暗风终于看到了前方的一小片空地。空地并不大,大概也就一个小房间大小,不过最吸引他的,是在空地尽头的一小簇植物。 

    暗风费了一番工夫从灌木中钻了出来,几簇毛挂在了上面。“倒省的做标记了,见鬼,一会还得钻回去。”他郁闷的想着,舒展了一下已经发麻的四肢,转过头端详着那几簇植物。 

    “根茎,没问题,叶子,似乎比预想的还要小上一圈,不过样子对上了。就是这个花…“暗风皱了皱眉头,拿出了图鉴,”颜色看起来没问题,但是形状不太对。“ 

    暗风仔细观察了一下,注意到闭合在一起的花瓣,”应该就是这个,不过还没开花。”他翻了一页,阅读了起来。“我需要的应该就是它的花朵。养分会从根部吸取上来,到花的部分凝结。” 

    “未开花的花苞没有药性啊…”暗风看到这里,叹了口气,“看来要以后再来了。总不能在这里等到开花吧。” 

    他忽然注意到这一页后面的描述和前面不太搭。 

    “奇怪…”他翻了几页,又翻回来,“从页码上看少了一页,真是的,怎么没早点注意到。”他合上了书,“应该问问泽可拉的,说不定是什么比较重要的信息呢。” 

    暗风回头离开了那一丛花苞,走回了刚刚进来的入口,叹了口气,“再这样钻几次,我估计就秃了。” 

    附近的草丛传出了沙沙声,暗风的耳朵警觉地竖了起来。 

    有什么东西在向他靠近。 

    他立刻环顾四周,这周围的灌木和来的时候一样,已经高到了树顶,而无尽森林的顶端他早就见识过了,根本飞不过去,只会被卡在铺天盖地的树枝中。要不然,这里也不会从早到晚都这么阴暗。 

    看来只有一个出口了。暗风压低身子,遮住眼睛,迅速钻回了灌木中。枝条划过他的体侧,留下一道道血痕,他咬牙忍住,一心只想赶紧离开这里。 

   只不过他半个身子刚钻进去就停住了。 

    “该死,翅膀卡住了。”暗风扭着腰,试着调整翅膀的位置,终于以一簇羽毛的代价,让翅膀摆脱束缚。他疼的一抽,继续往前爬动。 

    有什么凉凉的东西缠住了他的后腿。 

    暗风惊呼一声,将那东西甩掉,继续努力向前钻。 

    但它似乎不准备就这么简单的放过贸然闯进来的小马。还没等他把另一条后腿迈进灌木,就再次把它缠住。 

    “快走开啊!”暗风使劲抽回后腿,不过这次缠的比上次紧的多,差点把自己拽的失去平衡。那东西趁势把两条腿都抓住,然后慢慢往后拖。 

    暗风咬住一根枝条,两只蹄子抱住一丛灌木的根部,试图把自己往前拉,不过很快后腿快被拉断的疼痛迫使他放弃了这个想法。 

似乎是察觉到了他的抵抗,暗风感觉到那东西开始沿着自己的身体爬上来。他惊恐的尝试用翅膀把它扇下去,不过立刻就被旁边的灌木卡住了。 

    暗风终于呼救起来。只是,附近似乎并没有其他生物…这里可是无尽森林,他的声音也只能在树木之前回响。 

那东西终于爬到了暗风的面前,他也得以看清到底是什么对他图谋不轨。 

    是几根绿色的触手,身后可能还有更多。它们不紧不慢地缠上了暗风的前蹄,然后将其扳开。暗风拼命抵抗着,无奈他的力气根本敌不过这几根触手。当他的蹄子终于脱离了之前抓住的灌木时,他彻底瘫软了下来,放弃了挣扎。 

    反正现在也没有身体控制权了不是吗? 

很快,那些触手把暗风被灌木卡住的翅膀重新整理了起来,然后将已经万念俱灰的小马拖回了平地。他把头埋在草丛里,不愿去想接下来会怎么样。 

    无尽森林里的生物从来都不会友好,暮光闪闪就曾经被变成过石头。这次自己又会怎么样?被吃掉?还是更糟?一想到各种恐怖的结果,暗风忍不住颤抖起来。 

    触手收起了他松散开来的翅膀,然后绕着他的身体卷了起来。触手滑过毛皮的感觉让暗风直起鸡皮疙瘩。随着身体被触手抬离地面,他无助的摆动着同样被缠住的四肢。 

    现在会怎么样?也许不要去想更好…… 

    似乎是为了进一步限制暗风行动,四肢上的触手继续往上爬动着。触手的尖端有意无意地擦过他的大腿内测,引得暗风不禁抽动了一下。 

    见鬼,现在不是想这个的时候…… 

    腹部的触手也开始蠕动起来,摩擦着他的小腹。 

    该不会真的是要…… 

    仿佛是印证他的想法一般,一根触手轻轻抚过他的胯下。 

    暗风惊慌地踢动着后蹄,想要阻止那根触手,不过很快他的腿就被拉开,任他怎么踢蹬都动弹不得。      “别,别这样……”即使不知道听不听得懂,暗风还是说了出来。 

    知道对方对自己无可奈何,触手更加肆无忌惮地挑逗着暗风的下体,从会阴慢慢沿着肉棒滑动到肉冠,再不紧不慢地滑回原位。 

    暗风努力把喉咙里的呻吟声憋回去。即使很不情愿,但他还是抵御不了自己本能的生理反应,随着触手的一次次摩擦,肉棒也慢慢坚挺了起来。 

    好奇怪…… 

    以前暗风只会自己偷偷地用蹄子,或者翅膀来做,但是被其他生物这样触碰还是第一次。他红着脸,尽力忍耐着,或者说享受着这种怪异地感觉。 

    触手开始更加得寸进尺,围绕着暗风的肉棒挤压了起来,慢慢的上下捋动。黏滑的液体分泌出来,随着触手的运动涂满了他的下体,就连小腹都被沾上了一些。触手的动作逐渐流畅,快感随之冲击着暗风的头脑,思考也开始变得困难了起来。 

    不过只有这种程度的刺激,还不足以让他高潮。 

    几分钟以后,触手忽然松开了他的肉棒。 暗风轻轻踢动着已经发软的后腿,不知道是在抗议还是在乞求。      接下来又要怎么样? 

    很快,触手用行动告诉了他答案。又一根触手在他的背后 爬了上来来,贴住了他的屁股,慢慢地抚摸着,最后在肛门上停了下来。 

    一股寒意从暗风心中升起。 

    触手开始往里面施加压力,想要侵入他的屁股。分泌出的粘液润滑着入口处。 

    暗风努力踢蹬着蹄子,尝试扑扇着被缠住的翅膀,不过这样的后果只是让触手再一次将他束缚到动弹不得。发觉了他的抗拒,触手似乎放弃了一次性进入的尝试。 

触手开始按摩他的肛门,在周围画着圈,一次次向内挤压着,时而快速扫动,时而卧在沟中摩擦。一波波的快感让暗风精神恍惚,对后面的防守也疏忽起来。 

触手再次尝试插入他的屁股。它一次次向内部挤压,每一次力度都更大,也更加深入进去。加上黏液的润滑效果,无论暗风怎么努力夹紧括约肌,也无法阻止触手的侵入。感到触手一点一点的撑开肠壁,自己却没有任何办法阻止,暗风的理智近乎崩溃。触手向四周扭动着,旋转着,摩擦着内壁,也彻底击垮了暗风最后一点抵抗。很快,触手就深入到了内部。 

强烈的异物感贯穿他的全身,即使插得并没有太深,暗风也感觉仿佛已经将他捅穿了一般,他甚至觉得触手可以控制他的身体扭动。 

     触手蠕动起来,似乎并不准备停下继续深入的脚步。暗风升起一股惧意,尝试着用括约肌把它挤出去,不过这力量对触手来说有点太可怜了。它毫不费力地继续向内挖动着,撑开紧贴的肉壁。 

     酥麻的感觉沿着脊背冲上头部,暗风忍不住呜咽了一声。 

     触手开始慢慢抽插起来。简简单单的进,出,然后循环往复,对暗风来说却是莫大的屈辱。一种异样的快感随着触手的运动蔓延开,酸酸的,还带点甜,暗风抽动着后腿,想拒绝这种感觉,但是随着抽插渐渐加快,快意也一波波冲击着他的大脑,现在的他根本无法思考,也无法做出什么有效的动作。 

     触手扭动起来,弯曲着内部的形状。当它挤压到某一处时,暗风轻轻抽搐了一下,发出了一声几乎是无意识的呻吟。那个地方似乎格外的敏感。 

找到了暗风的前列腺后,触手毫不留情地对它发起了进攻。它开始专心按压那里,然后一遍遍摩擦着,引得暗风一阵阵哀嚎。  

为什么那里…为什么那里会这么有感觉…? 

    只是现在没有谁能回应他。 

    又一根触手在他面前升起,然后插入了暗风还在流着口水的嘴,挑逗着他的舌头。咸腥的液体刺激的他的味蕾,让他不由得想要把触手推出去,不过这么做的结果就是让触手进一步堵住了他的嘴,也堵住了他不住的呻吟,只能发出呜呜呜的声音。 

也不知何时起,空气中弥漫着一股甜甜的气味,不过此时的暗风也顾及不了那么多了。 

触手肆无忌惮地在他的屁股里扭动,抽插,让快感将他彻底淹没。就是一只被晾在一边的肉棒也坚挺的不行,轻微颤动着,几滴黏黏的液体从尖端滴下,拉出一条长长的丝。 

    一根触手重新抓住了他等待已久的肉棒,不过,这根和其他的有点不一样。它的内部有一条细细的管道,慢慢用它包裹住暗风的下体。突如其来的刺激让已经沉沦在快感中的暗风猝不及防。 

触手吮吸着他的肉棒,一波波的蠕动仿佛想把爱液从里面挤出来一般。 

    这感觉可不是蹄子或者翅膀能比的。 

    有了屁股里的铺垫,对肉棒的刺激几乎让暗风立即接近高潮的边缘。似乎觉得还不够一般,一根细细的触手探进了他的尿道。有了液体的润滑,它的进入可以说是畅通无阻。 

    火辣辣的疼痛让暗风猛地一抽,不过紧接着到来的,是压倒性的快感。触手深入到了他的前列腺,然后和屁股里的触手一起,前后夹击着,无情的将暗风推向高潮。 

    暗风的后腿痉挛着,来自前后两处过量的刺激早已超过了他的承受范围。他能发出的所有声音也都被触手堵住,让他感到更加的无助。这种无助也成为了他快感的一部分。如此这样动弹不得,就连对身体的控制都被剥夺的一干二净,仿佛都成为了他快感的助推器。他心里的那份微不足道的理智已经荡然无存,整个世界仿佛只有触手,和他已经是一片狼藉的下半身,渴望着高潮。 

    他感到一股热浪在下体酝酿,即将喷薄而出。 

    就在他即将高潮的那一刹那,如同知道他要射出来一般,另一根细细的触手立刻紧紧地勒住了他的根部。 

    “呜——”几乎已经射出来的精液戛然而止,暗风惨叫出来,无力的踢动着蹄子。触手的刺激并没有停止,高潮被强制延长,痛苦与快感夹杂在一起,让暗风几乎崩溃。 

    让我射… 

     暗风现在只有这一个念头。 

    触手并不领情,依旧残忍的勒住他的肉棒,阻止高潮的来临。 

    就如同潜水准备换气时忽然被拉回水底一样,暗风扑腾着蹄子,发出微不足道的抗议。 

    让我射! 

    迟迟卡在边缘不允许释放,快感在迅速的累积。暗风几乎是乞求地呜咽出来,眼角闪着泪花。 

    触手还是不为所动。 

    每一秒,对暗风来说都如一个世纪一般。他已经不知道这是享受,还是折磨。 

    他已经用光了他最后一丝体力,已经没有任何力气做出什么动作了,哪怕是象征性的反抗都做不到。 

    眼前的一切开始慢慢变得模糊,黑暗…… 

    触手似乎终于满足于欣赏他的挣扎,松开了他肉棒上的禁锢。 

    如同泄洪一般,积蓄已久的精液爆射出来。量是如此之大,以至于有一小部分甚至在触手的包裹之下溢了出来。触手贪婪的吮吸着,想要榨干他最后几滴残留的精液。 

随着高潮的释放,终于将快感推到了顶点。暗风的全身无意识的颤抖着,他感觉自己的身体已经与自己残破不堪的意识脱节。世界终于彻底黑暗下来,他昏迷了过去。 

…… 

    不知道过了多久。 

    躺在地上的暗风的眼皮动了一下,然后缓缓睁开。 

    他面对着一丛花。 

    暗风使劲眨眨眼,让一团糨糊的脑子转起来。 

    刚刚那些… 

    回想起之前经历的,暗风不禁打了个寒战。他环顾四周,那些触手早已消失的无影无踪。 

    他检查着自己,一切似乎都很正常。 

    但是酸痛无比的身体,还有不远处散落一地的书,告诉他自己确实被触手侵犯了。 

    暗风让脑袋落回地面,试图让它正常运作起来。 

    它们这是放过我了吗? 

只是单纯为了寻求快感? 

    想到这里,暗风不禁又打了个寒战。 

    他的思绪回到现实,然后注意到眼前的那一丛花。 

    开放的花。 

    难道说…… 

    暗风摇摇头,试着否决这个想法。但是它就是在脑袋里挥之不去。 

    他支撑着身体慢慢爬了起来,几乎要跌倒,不过还是摇摇晃晃的站住了。 

    不管怎么样,他来这里的目的算是达成了。他从地上捡起图鉴,重新对照了一下,然后咬住了一小束花的茎杆。他犹豫了一下,然后将其咬断,转头小心地放进了背包里,接着开始整理散落在地上的东西。 

    背好背包,暗风转头看了看那一丛花,然后一头钻回了进来的灌木丛。 

    一段时间以后。 

    伴随着窸窸簌簌的声音,一只小马穿过了灌木丛,来到了这片空地。 

    他拨下套在头上的帽子,露出了他紫色的皮毛。 

     “果然还是穿着防护服来比较好。” 

     暗风脱下了那件有点刮花的衣服,放在了一边,然后静静地躺在草地上。 

    暗中的触手蠢蠢欲动…… 

[End] 

5 thoughts on “密林深处

  1. 口意,好,完美击中了我最喜欢的数个xp,我期待一波后续,关于花的解释,以及主角暗风后续的故事巴拉巴拉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