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缕千丝

万缕千丝

作者:The Elusive Badgerpony

译者:Frankie

R18限制级警告!本文包含产卵,蜘蛛,束缚和无序,建议未成年人在监护人陪同下观看。如果你不管警告一意孤行,我也没办法。不过眼睛被辣到就不怪我喽。


“哦,天哪。”

小蝶被困住了,她四肢悬空,被一根根柔韧的蛛网丝挂在无尽之森里的各种橡树之间。她被自己心里想的事情分了心,在每周去无序的洞穴里喝茶之前都会这样。她很好奇无序会在那些发光的石头里加了什么颜色的磷矿,他会拿出什么样的茶来招待自己,他会穿什么样的奇装异服。她精神恍惚,目光游离,所以当那张编织整齐的纯白色蜘蛛网出现在她面前时,她根本没有注意到。起初,她被吓坏了,在上面不停地挣扎着,但这样只会让她被缠得更紧,到了最后,小蝶发现她的前蹄被绑得再也动不了了,后蹄也只能稍微移动一点。她的眼睛四处乱转,拼命寻找着逃跑的办法。这张网非常巨大,小蝶确定一定以及肯定,能织出这张网的蜘蛛也绝对非常的大。

小蝶吓得吸一口凉气,她猜的一点没错,一个蜘蛛一样的巨大怪物爬上蛛网,动作灵巧而优雅。怪物的大颚不住地开合着,丝丝液体滴落,那些液体一定有毒,小蝶非常确信。她又开始挣扎起来,但是毫无效果,她的身体只是被缠得更紧,直到最后她完全动弹不得。蜘蛛死盯着她,放缓前进的步伐,胸腔(连带着它的蜘蛛脑袋)微微一歪,嘶吼咆哮着。

小蝶无助地挂在树上,一点也动不了。只剩下一个办法了。

“对-对不起!蜘蛛先生?!我-我好像稍微有点被缠在网上了,你能帮我解开吗?!拜托?!我很抱歉!这张网真的非常棒,但是因为我太笨拙了,它都缠到一起了!我会帮你再弄好的!”

而那蜘蛛只是发出一阵嘶嘶声,然后继续逼近。小蝶大口吸着气。

“哦,哦不,你不会想吃我的,蜘蛛先生!我一点也不好吃!实际上,所有小马都不好吃!呃,你平时吃什么?!应该是某种可怕的东西,不是在说你可怕,我是说,哦,请不要吃我蜘蛛先生!”

蜘蛛爬到她身体上面,巨大的颚不住咬合,对着她不住嘶吼着,而小蝶也没有再继续恳求它,而是放声尖叫起来,当然声音一如既往的小。

然后它停下了。

那个蜘蛛向后退了几英尺,小蝶发誓她从它眼里看到了恶作剧得逞的坏笑,它的身体开始发颤,虽然看不到从哪里发出来的,但是小蝶对那个笑声再熟悉不过了。

“无序!”

“哦吼吼吼吼,你真该看看你那漂亮小脸蛋上的表情啊!”这个貌似蜘蛛,实则无序的家伙笑得更厉害了,它笑得仰面朝天,声音在森林中回响。

“这一点都不好玩,无序!快点把我从这网上放下来!”

蜘蛛翻过身,然后靠近小蝶。它抬起前腿,传出一声打响指的声音,一套茶具凭空出现,落到了他们身边。

“哦,为什么我们不在这里喝茶呢,小蝶?这个森林可比我那沉闷的老洞穴漂亮多了……”

“你的洞穴很舒适,一点也不沉闷,我宁愿待在那里用我的蹄子端茶杯,而不是挂在这张网上。”小蝶撅着嘴说。“我的意思是,我没法用蹄子拿茶杯其实不重要,只是这样很不舒服,而我更愿意-”

“小蝶,”无序开口道,它又用前肢打了个响指,然后歪着那张蜘蛛脸,声音里带着些许奇怪的语调,“请听我说,我知道你对自己被捆起来的真正感觉是什么。我是说,那方面的……”

小蝶的脸都红透了。

“我不明白。”

“我觉得你明白,只是觉得太难为情不愿意说出来。坦白吧,小蝶,我们都成年了,呃,就拿我来说,龙马都需要……”

“我完全不想听你说这样的话,请马上把我解开。”小蝶祈求着,她用她著名的凝视大法凝视着对方的全部九只眼睛。无序则只是对她咯咯笑着。

“为什么?因为你还心存幻想吗?”

“我不是,我没有,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蜘蛛的下颚打开,暮光的声音穿过牙齿,从腹腔深处传了出来,只是这回放的声音里仿佛都透着一阵熏天的酒气。

“来吧,姑娘!真心话大——冒险!”

“耶!”萍琪的尖叫声响起,而背景夹杂的声音,似乎还有云宝黛茜,里面的小马们都嗨得不行,一个个醉得不能再醉。小马围成的圈里不断传出洗牌的声音,夹杂着谩骂和酒后粗语,笑声还有尖叫声。小蝶的脸红了。

“我们还等着呢-”

“呃,真心话。”录音里的小蝶开口道。

“恋物癖!是什么狗屎烂蛋玩意啊,小蝶呢~~~~~~~”这句回应来自醉得一塌糊涂的云宝黛茜。

“哦,我真得这样做吗?”

“这是游戏规则,小甜甜……”云宝黛茜打了个嗝说。

“如果你们……如果你们被恶心到了怎么办?”

“我们是你的朋友,蝶。”苹果杰克稍稍喝了一口威士忌,有些含糊不清地说,“我们又不是法官,反正明早我们也不一定还记得。就算你跟我们说你迷恋我大哥还一天到晚幻想着他的屁眼有多棒,我们也不会觉得恶心的,反正那只是幻想……一个操蛋的幻想罢了……”苹果杰克说着,牛饮威士忌的声音清晰可闻,她在这儿都能听到。

“呃,好吧……好吧!好吧!我说!行了吧!我喜欢被绑起来!”小蝶喊道,泪水在她眼睛里滚动。结束录音,无序的九只眼睛里都露出胜利的光芒。虽然蜘蛛面无表情,但是她发誓那家伙肯定在笑。

“我真有点失望,小蝶。你只喜欢玩束缚,你本来可以让我帮你满足任何奇怪癖好。你都可以去找瑞瑞帮你,你知道的。等等,你不知道。别问我是怎么知道的。总之,我只是想添点乐趣,所以我觉得扮成蜘蛛会是个好主意!我知道你有多喜欢森林里的动物,所以我就自我发挥了一下(来了点网)。”

她好奇地看了他一眼,然后红着脸看向别处。

“你性奋起来了吗?”他的声音很轻,温柔,宠溺,小蝶知道他是认真的。于是她点头回应着。

“但是蜘蛛还是太可怕了……”

“这都不重要,亲爱的。”无序轻声笑着。“我希望你注意到我那句双关语。”

“知-知道,无序,我注意到了。”小蝶说着,脸越发红了。“我觉得你应该……”

“嗯哼?”蜘蛛贴近小蝶的脸,下颚上的毛弄得她的鼻子痒痒的,于是她又转过头去。

“不-不行,太可怕了……”

蜘蛛似乎离开了。小蝶的眼睛盯着前方,她很清楚接下来会发生什么,虽然她的脸已经非常红了,但此时似乎变得越发红晕透亮。

“你-你要怎么做……我是说,我不知道蜘蛛是怎么……做这个的。”

“这个嘛,”无序用着唱腔,声音从小蝶身后隔着网传过来,“我自有办法。”

小蝶紧张地喘息着,有某种湿乎乎的肉肢拍打着她的腿侧,就在她的可爱标记那里,然后开始熟练地,粗暴地揉捏她的身体。粉红色的东西覆盖着透明的液体,在她唇上一划而过。

“这个怎样?”无序咯咯笑着。小蝶的红着脸,发出一声小小的呻吟,她转过头看向那个马上就要和她交尾的节肢动物。

“和-和我想的不一样……如果这就是你的主意,那你为什么不直接用触手绑住我呢?不-不是说现在这样有问题或者什么,只-只-只是……”

“别那么挑嘛,”无序不满地道,明显有些不高兴。“我说过我还有其他主意,那么……”

一阵烟雾过后,触手都消失了,小蝶几乎是立刻就发现另一种温暖物体顶到了她下身,她向下看去。

那是一根粗大直长的灰色平头肉棒。它调皮地跳动着,从她的两条后腿之间顶了上来,一路顶到小蝶的小穴上。肉棒开始来回移动,刺激着她的下阴和缝隙,令她的呼吸变得越发沉重起来。肉棒开始向里顶进去,小蝶发出一阵尖叫,她湿润的阴唇又流淌出更多的汁水。但是理智还是让她停了下来。

“无-无序,如果你用这个插-插进去的话,会把我撕裂的……”

无序哼唧一声,一阵烟雾后,那玩意儿消失了。

“哦,你一直都这么爱扫兴,是吗?”

小蝶的眼睛紧盯着那根仍然很大但是已经在可接受范围的暗红色巨根,看着它在自己身下弹动着。顶端已经渗出一些液体,上面的纹路清晰可见,但在那根坚挺的硬物的侵入下,她可能还是会出血。她叹了口气,无序又一次开始了摩擦运动,在他的动作下,束缚中的她轻轻摇摆着。那感觉跟大麦的很像。

“呃-嗯,无序,你变成蜘蛛,感觉是有些不一样了……”

“嗯,的确如此……”

他抬起来,停在半空,尖端对着小蝶肿胀的阴唇上,看着她期待地呢喃着。“准备好了吗?”他低声说道。小蝶点点头。

无序抬起他的下体,猛地深深刺入小蝶的身体,丝毫没有怜香惜玉。他不住地嘶嘶吼叫着,那是蜘蛛在胜利时才会发出的叫声。突如其来的痛苦和快感令小蝶哭喊出声,无序用自己的那根巨大的肉棒一下子填满了她的身体。他开始在小蝶身上抽插起来,肉棒从小蝶的身体里拔出到只留顶端,然后再猛地插进去,一下,又一下,再一下,她不停地尖叫着,爱的汁液不住流淌,随着动作滴落在森林的土地上。

小蝶的尖叫声毫无节奏,和她律动的身体一样。而这就是无序的风格,非常的粗暴,非常的激烈。

“拜-拜托,慢一点,无序!”

无序不满地哼了一声,但他还是心软了,开始用更温柔,更缓慢的速度,他伏在奶油色雌驹身上,改成了每秒一次的抽插方式。小蝶的叫没有停下,她轻轻地闭上了眼睛,嘴巴不自觉地张开,迎合无序的动作轻轻前后摇摆着屁股,娇喘声混合着粗气。之后,她感觉到活塞运动似乎停了下来。小蝶回头看去,当看到那根肉棒开始变得更粗更大的时候,她的眼睛一下子瞪大了。

“不要!”

无序抱怨着,声音里充满了沮丧。

“哦,别这样嘛,小蝶!我也得找点乐子啊!”

“不行就是不行,无序!我可不会因为你把我当成那些扶桑杂志里的性感模特而让你把我撑裂的!”

“那叫漫画。”无序小声嘀咕着,抬起他的肉棒,把它重新变回大麦的大小,在小蝶允许后猛地插回她的身体里,带起她又一声尖叫。无序又开始抽插起来,保持着相同的速度,但是用上了更多的力量,猛烈冲击着小蝶的下体。无序咯咯笑着,抬起几条腿压在了小蝶的屁股上,她的眼睛一下子瞪得大大的,发出又一声惊讶的尖叫。

“亲爱的,有没有小马告诉过你,你的小屁股真的很可爱?”

“无-无序,拜托……”当无序揉着她的屁股的时候,他仍然没有停止在她身上抽插,一次又一次地一捅到底。他的速度有点快,从之前的全部拔出再插入,加快成了刚拔出三分之一就一插到底。小蝶只是凭感觉尖叫着,她的大脑沉迷在每分每秒的充实感和令她迷醉的坚挺中。蛛网把她固定成双腿大展开的姿势,她只能毫无抵抗地接受迎面而来的无情冲击。她感觉到有别的东西正在触碰她敏感的阴蒂,她喘着粗气,向后瞥了一眼。

“不,无序!别玩我那啊啊啊啊……”

无序没有说什么,他决定完全无视他的伴侣。蜘蛛的腹部一次又一次地撞击在小蝶丰满的屁股上,无序丝毫不掩饰自己的满足,舒服地哼哼着。小蝶是那么的湿润,那么的温暖,美妙到难以言喻的柔软,紧紧包裹着无序坚硬的巨屌,每次他一捅到底的时候都感觉自己的牛奶要被挤出来了。这是小蝶最喜欢的部分。当他无情地抽插着她的时候,她娇呼着,呻吟着,每对着花芯冲击一次,都是对自己蜜穴的进一步开发,而当她转过头的时候,她看见无序正用肢体上的爪子玩弄着她肿胀的阴蒂。他笑得很满足。小蝶是一位美丽的雌驹,一个最好的朋友,在这个世界上不会再有哪个小马会愿意让他做这种事。这就是她最温柔的地方,而他也深知这一点。

“无序,我要……”

她的话只说了一半就迎来了高潮,甜美的汁水浸湿了他的肉棒,从她体内喷涌而出。无序闷哼一声,然后再也忍不住,发出一声长长的呻吟。他的动作变成了前后一英寸的猛烈抽插。他只希望自己的小小惊喜在其他生物身上也行得通。

小蝶闭着眼睛,思绪仍然在高潮的余韵中弥留,当她感觉到无序的猛烈攻势时,她兴奋地叫喊着,期盼着她心里所想的,那个洪潮的来临。

但是她期待的洪潮并没有来。无序闷哼一声,只射出了一点点液体,但是小蝶却惊讶而恐惧地发现,一个小肿块似乎从无序的肉棒里钻出,然后穿过自己的子宫颈进入了子宫里面。

“这是怎么-”

“蜘蛛卵!呃!稍微等等!啊啊啊!我还要再一会儿才好!”高潮中的无序喊着。

“啊啊!停下!好奇怪啊!啊啊啊!”

当无序把一整窝卵产在小蝶身体里的时候,她不住地呻吟着尖叫着,其中每一个卵差不多都有鸡蛋大小,全部都挤进她的子宫里。尽管她不停地抗议着,但她还是不能否认自己也在享受着被巨大的卵一点点填满的感觉,蜘蛛卵混合着黏滑的液体一起缓缓进入她的身体是一种特别的体验,为整个过程增加一种舒服的感觉。当几十个卵进入体内后,无序停止排卵,他发出一声响亮的吼声,用她喜欢的白色液体把她剩余的部分全部填满。

无序一拔而出,小蝶满意的呻吟一声,他的卵几乎都要从她被操翻的马穴里流出来了。而他知道,她就喜欢这样。小蝶用充满情欲的眼睛看着他,无序知道她现在非常满足。而且最好的那部分还没来呢。

“我们……要……怎么把……我们的卵弄出来?”

“看着吧,这一部分是最精彩的,蝶。”无序说着,从蜘蛛形态变回他自己正常的样子,或者说平时的那副怪样。他脸上的微笑已经说明了一切,小蝶瞪大了眼睛。

“什-什么?!”

“从现在开始计时五秒……嗯,已经到了。”

小蝶大口喘着气,她感觉到那些卵活了过来,她听到里面传出来一种沉闷的声音。似乎有什么东西从她的子宫里钻向她的子宫颈,她开始尖叫起来。感觉稍微有点痛,但小蝶更害怕的是接下来会发生的事情。无序站到她面前,低声安慰着,俯身吻上她的唇,而她也热情地回应着,她感觉到有什么东西正在她的阴道里钻着,寻找着出口,最后终于从她的小穴里爬出,然后顺着她的屁股爬到网上。

剩下的小蜘蛛们一个接一个地从小蝶的阴道里爬了出来,只留下泡在精液里的卵膜,它们在她的后腿上,在网上爬来爬去。它们虽小,却都精力旺盛,在小蝶的小穴旁刺激着她,她在它们的刺激下发出阵阵尖叫。才出生几分钟不到就已经能驾轻就熟地取悦雌驹了。妈妈真为你们骄傲。

在最后一只小蜘蛛从小蝶身体里挤出来后,无序不舍地结束了这个吻。

“哦天,”小蝶喘息着,她闭着眼睛,头也垂了下来。无序把他的爱马从网上解下来,用魔法把她送到自己怀里,小蝶偎依在他的胸膛上,深深地呼吸着,用她自己湖蓝色的大眼睛望着他,然后把自己埋在他胸前。

“也许你应该,在别的小马撞上之前,把这个网移到别处去。”她呢喃着。

无序最后只是咯咯笑了笑。

“以后再说吧。我想看看云宝黛茜撞到上面之后会发生什么。”

【End】

Posted in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