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魔】

  “呜…”

  浑浊的意识,动弹不得的身躯,身处黑暗中的我仅能作出微弱的挣扎。粗壮柔软的触手贯穿我娇柔的肉穴,一刻不停的蠕动着将溢出的淫毒涂满肉壁。

  “呜!”

  腥臭的液体灌入饥渴的胃中,撑开喉穴的触手剥夺我言语的同时维持着进食,更是源源不断的将淫毒注入这具情欲燃烧的身躯之中。

  穴中的触手开始躁动,细小的顶端轻松的钻入子宫柔软的入口,紧接着粗壮的部分撑开挤入,蜷曲缠绕住腹中蕴藏的异种卵,狠狠的拉扯而出。

  “呜!呜!”

  淫毒浸透下的身躯,任何的刺激都化作莫大的快感。排出异种卵的过程中,肉壁被接连的刮擦着,意识完全陷入高潮,不断扭动的身躯引来更多的触手,蜷曲包裹着陷入更加可怕的束缚。

  但一切只是开始,鼓起的小腹中远不止一颗异种卵,接连的高潮甚至让我忘却时间的流逝,理智与意识被燃烧殆尽,但在触手的控制下,连昏死也不被允许,时刻维持着清醒,体验一轮轮绝顶的高潮。

  腹中的异种卵终于排尽,额外的拘束散开,身躯渐渐从浑浊的液体中浮出,被触手遮盖的双瞳勉强能从缝隙间感受到周围晃动的身影,但精疲力尽的我只能任由他们肆意的摆弄我的身躯。

  “…这次培养了好多…”

  “…她果然是优秀的素材…继续吧…”

  “…当然,这么好的苗床…”

  “咕噜…”

  身躯再度沉入浑浊的液体之中,触手从周围涌动而至,恢复紧致的肉穴被轻易的撬开,粗壮的触手探入,轻车熟路的注入新的异种卵,随后包裹着将我拖入池底的深处,和其他被包裹成肉瘤的雌驹一样,成为触手孕育下一代的苗床。

  时间的流逝已经变得毫无意义,当我已然为对来绝望时,他闯入了我的世界。

   

  “…我拉到你了…”

  缠绕蹄子的沉重感被斩断,体内蠕动的异物被扯出,身躯脱离粘稠的束缚,随着意识渐渐的复苏,映入眼帘的异色双瞳捕获了我全部的心神。

  “没事了,别担心…你得救了。”

  “嗯呜…”

  蜷缩在洁白身躯中,感受温暖的怀抱,灰白相间的长发垂下,将我与世间的一切隔绝,在这只有我与他的时空中,成为我们最初的相遇。

  ————————

  “咔嚓..”

  “咔嚓..”

  密林中,枯枝被踏碎的咔嚓声在树木间扩散,黄昏余晖映射下的小道上,纯白肤色的夜骐与粉色的角马正一前一后的缓缓步行前进,微风抚过树林,枝叶凌乱的晃动下让双马的影子交织,分不出彼此。

  正当我因美妙的景色走神时,身前的白驹突然展开侧翼,于是我‘不小心’扑入白驹的怀里,顺势享受随之而来的怀抱。

  “抱歉,星晦先生。”

  “五步,可不能走神呢。今天就到这里吧,该准备露营。”

  “嗯,好~”

  恋恋不舍的离开温暖的胸口,我娴熟的钻入一旁的树丛中,寻找合适的柴火,而星晦则施展魔法,清理出一小片空地,作为今晚的过夜之处。

  片刻后,树叶缝隙间最后的余光消失,不知名的虫鸟啼鸣在森林中响起,黑夜彻底笼罩周围的一切,而森林间的空地上,篝火正燃烧的旺盛,即便有火焰的余热温暖身躯,我还是撒娇般的依偎在星晦的怀里,倾听他的心跳享受一日旅途后的小歇时光。

   

  “五步睡不着么?”

  “嗯呢…星晦先生,明天就要到城镇了吧?”

  我在星晦怀里层层,松软的绒毛让我恋恋不舍,而白驹则捧着地图计算着剩余的形成。

  “是呢,五步不用担心哦,那边有我认识的朋友,会介绍非常适合你的工作。”

  “其实…我更想…”

  “怎么了?”

  欲言又止的我耷拉下耳朵,其实在地下室被星晦救起时,自己已经迷恋上这匹俊美的白驹。深陷泥潭的我,被白驹拯救,就如童话故事里的公主与王子,让我心动不已。

  呜,虽然被解救的雌驹不止我,但大部分都在事件完结后陆续的离开,也只有我被星晦邀请出发前往另一个城镇。

  只是,星晦的职业是赏金猎马,不断的游走在各个地区解决稀奇古怪的事件,并且时刻与危险相随,相比之下的我显得破累赘。

  “呜,没什么,晚安星晦先生~”

  “晚安,五步。”

  眯上眼,努力不去想明天的分别,现在自己只能埋头在白驹的胸口嗅着他淡淡的体香,陷入渐渐深沉的梦里,幻想着和星晦一同闯荡世界,一起冒险一起生活,快乐的度过每一天。

  但一切遥不可及,不仅仅是因为我自身的弱小,更是因为我隐瞒了自己真实的身份,一匹淫秽的小马,魅魔。

   

  “呜…”

  夜深后的寒意,透过披风的缝隙钻入我温暖的小窝。迷迷糊糊的我揉揉眼睛张望四周,空地中央的篝火燃烧的比预想要快,我不得不裹着披风靠近,抬蹄将备用的柴火踢入篝火中,直至确保篝火再度旺盛,才满意的打着哈欠准备继续回窝睡觉。

  “星晦先生?”

  眼前的画面令我有些意外,靠着树干的白驹正垂头睡着,之前的共同度过的夜晚,几乎都是星晦看守篝火守夜,自由偶尔醒得早才能看到白驹在小睡。

  “应该是累了吧?”

  诺诺低语的我,蹑蹄蹑足的贴近熟睡中的星晦,篝火晃动的火光下,双驹的鼻尖渐渐凑近,呼吸喷吐出的白雾在夜晚的低温下凝结交织。彼此间的距离几乎快要消散时,白驹无意识的鼻哼惊退了才鼓起勇气的我。

  “星晦?”

  后退了好几步,再度小声的呼唤,来确认白驹的熟睡,我才重新提起胆子靠近星晦。

  洁白色身躯、俏丽的绒耳,还有柔顺的长发与几乎媲美雌驹的美艳姿色,还有这毫不设防的熟睡身姿,我几乎我发将此刻的星晦同英勇剿匪是的他相联。

  但无论是何时的星晦,都散发则一种甜蜜而又美味的气息。

  露出双唇的舌尖抚过唇角,吞咽下积累在口中的唾液,一路上的我已经忍耐太久了,无论身心都已经迫近极限。

  我,饿了。

   

  我小心的掀起覆盖白驹身躯的披风,伸出蹄子陷入星晦柔软大腿的缝隙间,将藏在胯下半软的肉棒勾出,平摆在小腹上。

  吞咽口水,眼前尚未勃起的马茎已经令我蠢蠢欲动,特别是连日‘尾随’星晦,白天看着美味不时在眼前晃动,晚上枕在美味旁却无法自慰解闷,早就因此积累了熊熊浴火。

  “只是尝一口,解解馋~不要吵醒星晦先生就好。”

  自言自语着结构,再度确认白驹的熟睡,我将意识集中至自己的舌尖。身为魅魔的我,资历尚欠,并不会释放太多深奥的魔法,而且数日前还被当做苗床囚禁着,魔力因为触手的持续榨取而枯竭,一直没能好好补充,现在的我可以说即虚弱又饥渴。

  “可以了!”

  残留的魔力成功在舌尖上流转,我压抑住喜悦缓缓的垂头,舔弄上正‘躺’在白驹小腹上的肉棒。

  《浴火燃情》,是目前的我唯一的选择。只需要少量的魔力便能挑起彼此的浴火,无论雌兽雄兽都会因此追随本能,就如同在我的舔弄下渐渐变得挺翘的马茎一般。

  “好壮~”

  我吞咽口水,沉迷于眼前的杰作。粗壮的马茎充血挺立,肉冠狰狞的弧度在火光下微微晃动,血脉膨胀的柱身和凸起的肉环勾引着饥肠辘辘的魅魔,等我意识到自己在做什么时,略带咸味的口感已然在口中扩散。

  ‘呜,不能…不能吵醒星晦…’

  舌尖缠绕上灼热的柱身,张开双唇,尖牙小心的避免触碰肉棒,喉穴的魅肉裹住缓缓陷入的肉冠,脖子渐渐鼓起,充实的感觉不由让我回想起被触手玩弄的时光,但同异界生物的柔软与湿润相比,雄驹的坚挺与火热才是我的最爱。

  “嗯呜~”

  第一次的尝试竟然无法完全吞咽下星晦的全部,倒不是我技巧的生疏,单纯的是这根马茎的长度远超我的预期。几轮反复的尝试下,马茎已经完全陷入喉穴,脖子被肉棒的粗壮完全撑开,特别是顶端的肉冠倒扣住肉壁,拉扯时不断的刮擦魅肉,让雄性浓郁的气息在身躯中扩散,惹得我的私处也开始湿润泛滥。

  继续压下脑袋,马茎根部的肉环消失在我的双唇之间,此刻能感受到肉棒抵达喉穴未曾开发的深处,被雄性灼热气息激活的魅肉自然的蠕动着,包裹上硕大的肉冠,紧贴着按摩测绘星晦的形状。

  “嗯~哼~”

  双唇已经贴上星晦的小腹,美味被完全吞下,肉棒血脉鼓动时的翘动让我颇为满意。抬起脑袋的同时,缠绕马茎的魅肉被肉冠不由分说的刮擦挤开,接连的刺激下我也忍不住低声呻吟。

  “太…太棒了~”

  被撑开的喉穴迅速的恢复紧致,锁住残留在体内的味道,深喉过后的肉棒上布满了晶莹剔透的黏液,润滑柱身的同时,也进一步激化了雄驹的崛起。

  此时的我已然沉迷于肉欲。双蹄轻抚着火热的柱身,蹄心沾染黏液的同时,上下抚摸,均匀的涂抹马茎的每一寸表面。

  “星晦…嗯呜…”

  双唇亲吻上变得更加壮大的肉冠,我幻想着同星晦接吻般,吮吸肉冠,撬开马眼,舌尖将溢出的黏液送入口中,略带腥咸的口感在小嘴中化开,而其中些许的雄驹精华,如同甘露一般灌入干枯的魔力之中,这份甜美瞬间燃尽我残留的理智。

  “抱歉…星晦先生,我…我事后会解释的~”

  自言自语的低语,仅仅是口交侍奉已经无法满足我,小穴泛滥的淫液早已染湿双腿,腹中的子宫正不住的鼓动,催促着我榨干眼前的美味。

   

  蹄子扶正翘立的马茎,分开后腿露出泥泞的小穴,缓缓的蹲坐而下,让火热的肉冠抵住自己柔软的阴唇,透过亲密的接触感受渐渐渗透的灼热感。

  正当我准备吞下这火热的凶器时,身前一声冷哼彻底惊醒情欲中的我。

  “你打算做什么,五步。”

  “星晦先生,我…我…啊!”

  我蹄足无措的想解释自己的行为时,扬起的斗篷覆盖在我的身躯上。失去视线的我还没理解发生了什么,数道金属扣紧的声音想起,紧接着一股不容抗拒的力量拽动着我站立起身,随着蒙住脑袋的披风滑下,我才意识到自己双蹄被扣上金属的蹄铐,链接的铁链被挂在一旁的树枝上,迫使我不得不踮着蹄子面对树干站立。

  “星晦先生!对不起,我只是想感谢你救了我,啊!”

  “啪!”

  “真的是这样么?五步。”

  星晦的蹄子顺着身躯缓缓的滑动,脖子、肩膀、背脊、腰肢,被触碰之处不由自主的颤抖,但出乎意料的是,白驹猛然拍打我的臀部,伴随我的呻吟,臀肉不住的颤动,突如其来的袭击也让小穴一时的放松,积累的淫液随着身躯的扭动洒落在地面上。

  还来不及解释自己的尴尬,火热的马茎猛的贴上我带着红印的翘臀,尚未冷却的浴火因这份露骨的挑逗而再度被点燃。

  “呜…星晦先生…你在做什么…呜呜,请不要~不要这样~”

  “不要?但你的身体可不是这么说的~”

  呻吟、喘息,星晦就在我的耳边低声叙述着我的淫荡姿态。紧贴的身躯让肉棒陷入翘起的臀沟中,抚摸下巴的蹄子迫使我仰起脑袋。似乎是享受够我的臀肉,硕大的肉冠顺着深沟一路划过,随着身后雄驹的双蹄向前,勉强触地的后蹄被迫分的更开,整个身躯几乎跨在挺立的马茎之上,湿润泥泞的蜜唇径直贴住肉棒的柱身,灼热的温度源源不断的涌入小穴。

  “啊啊~不是,好热!”

  娇喘、扭动,本能的渴求咫尺的美味,而理智却因胯下马茎反复的抽动而渐渐消散。仅仅是蜜唇被肉环拨弄,身躯就自然的翘臀迎合雄驹的挺动,纤细的腰肢随着星晦的节奏妖娆扭动,就像是故意在诱惑一般,让我羞愧的无已解释。

  “看来你很喜欢这样,是因为感谢我~还是魅魔的本性呢~”

  “什么!你怎么会知…啊!”

  身份在这出乎意料的时刻被揭穿,我来不及思考自己是在何处疏漏,身后火热且坚挺的肉棒在我意思最薄弱的瞬间挤入穴肉,顷刻间,灼热的温度贯穿我的娇柔的身躯。

  魅魔,本应是掌控性欲的存在,交合与做爱就如同呼吸一般平淡。但被触手调教,淫毒净透后,即便是身为魅魔的我也感受到自己的异变,接连忍耐数日的浴火终于在此刻爆发,涌动的快感让我意识到堕落的愉悦。

  魅肉绞上柱身,深处的穴肉吮吸着挺进的肉冠,享用这份美味的同时,我毫无自制的呻吟娇喘,任由穴中搅动的巨物将我送入高潮的巅峰,全然没有察觉到雕刻密文的金属项圈悄然套住我的脖子。

  “不愧是魅魔,才插进去就高潮了呢。”

  “不是的~啊啊…星晦先生的肉棒在…呜!在里面,五步好开心…呜!”

  星晦的挺动没有丝毫的犹豫,与魅魔做爱本应是禁忌的行为,然而粗壮的肉棒却不断开垦着我深处的魅肉。和被触手塞满的充实感完全不同,硕大的肉冠作为挺进的先锋,挤开一切阻挡的穴肉,而当魅肉本能的缠绕上挺入的柱身时,星晦便猛的抽出马茎,还没来得及细细品味,魅魔身躯的特质便让小穴重新闭合,而随后就是新一轮的开垦。

  “呼,果然和记载的一样,无论多少次都宛如处女一般紧致。”

  “啊…啊~五步里面…好棒!”

  激烈的交合下,雄驹渗透入小穴的气息正缓缓填补我干枯的魔力,虽然远不如注入精液那般高效,但多少也应该恢复些许,只要积累足够多的魔力,或许就能摆脱淫毒的影响,但沉溺于淫欲中的我,丝毫没有注意到项圈闪烁的紫色光芒。

  《雄根》,一种在雄驹间不断流传的魔法,据说只有魅魔才能赋予此独特的魔法,而被施法的雄驹将同魅魔一般对异性有着强烈的吸引力,并且其胯下的凶器可以驯服任何贞操烈马。虽然是夸诞的谣言,但在密文的催动下,我全然不知正对小穴中的凶器施展着魔法,只是当然察觉到自身的异样时,早已被身后的星晦角玩弄的情迷意乱。

   

  “呜…又,又丢了~星晦…星晦先生!啊啊~”

  娇媚的淫叫声在森林中回荡,柔软的身躯颤抖着再一次被星晦送入高潮。

  大腿的绒毛早已被淫液染湿,已经记不清这是今夜第几次的高潮,才瘫软下的身躯被星晦托住,单侧后蹄被高高的抬起,随后白驹强有力的腰肢再度挺动。

  “不行…呜~我真的会坏掉的~啊啊!肉棒又进去了~啊!”

  “瞎说什么呢,呼呲…魅魔才不会因为做爱而坏掉吧~呼。”

  低垂的脑袋正随着身后的撞击而不断晃动,这视角刚好让我清晰的观摩星晦的凶器时如何‘侵犯’我娇嫩的身躯。

  粗长的马茎整根从小穴中拔出,硕壮肉冠仿佛是水瓶的塞子一般,拔出的瞬间淫液从分开的蜜唇间涌出,低落在翘立的柱身之上。肉棒已经比最初时又粗了整整一圈,即便已经意识到是项圈作怪,但随着‘可怕’的凶器再度捅入,小穴瞬间被填满充实,直至抵住柔软子宫口的肉棒,迫使纤细的腰肢变粗,小腹更是鼓起星晦肉棒的形状,涌动的快感让我无力阻止魔法的发动,而喂不饱的感觉更是让我迎合星晦挺动的节奏,沦为追求快感的欲兽。

  但一切终究还是有极限,肉棒的鼓动,白驹越发凌乱的挺动,我本能的感受到即将到来的爆发。

  “呼哧~果然是天生的淫物!”

  “呜!星晦先生….啊啊啊!射进来了~啊~星晦…”

  随着最后也是最粗暴的挺动,星晦的小腹紧紧压迫住我的臀肉,整根肉棒塞入魅魔紧致的雌穴中,硕大的肉冠挤开柔软的子宫口,随着柱身的颤动,滚烫而又灼热的精液从马眼中喷出,注入我早已饥渴的身躯之中。

  白驹的高潮持续了尽一分多钟,本就因肉棒的捅入而鼓起的小腹,现在变得更加圆滚。随着释放完白浊的马茎缓缓的拔出小穴,淫穴依依不舍的紧密闭合,将灌入身躯的精液完整的封闭在其中,体会雄驹火热温度的同时缓缓的转换为魔力。

   

  “呜…”

  身后的雄驹离开,挂在树枝上的铁链被放下,失去支撑的身躯瘫软在地面。柔软的身姿沾满了淫乱纵欲后的淫液,低缓的吐息与蹄子微弱的颤抖,仿佛是被玩坏了一般,失去意识。但实际上,随着注入的精华转换成魔力,思维渐渐变得清晰。

  半眯着观察星晦的举动,似乎正从包里翻找着什么,我意识到这或许是我为数不多的机会,积攒的魔力已经足够冲破项圈的限制,而当星晦重新靠近的一刻,我猛的将独角对准他,只是…

  “别白费力气了,我的小魅魔。”

  “呜…星晦先生,你果然从一开就知道了。”

  白驹翼骨上的魔石与项圈同时迸发出光芒,辛苦积累的魔力被冲散反噬,一时间我只能僵直着身子任由星晦摆弄。

  星晦的蹄子挑起我的下巴,露出的邪魅坏笑让我又恼又怒,随后蹄子抚摸过我的柔唇、脖子、蹄面、臀肉、蜜唇,最终停留在微微鼓起的小腹。意识到他宛如检查战利品一般的扫过我或是主动或是被动‘服侍’的部分,我更是羞红了脸,却只能眼巴巴的看着后蹄被套上相同的蹄铐,直到星晦解除魔法,才能活动身躯。

  脖子上的项圈被扯动,铁链的一端被星晦的蹄子握住,蹄铐限制我行动的同时也强化了对魔法的妨碍。意识到自己无法逃脱,我只能不甘的在白驹的指示下靠近他。

  “你从一开始就知道了…”

  “嗯哼,没错。”

  “所以你到底想把我怎么样?”

  “为你介绍适合你的工作哦,这我可没骗你,而且我还能获得可观的‘中介费’,一举两得呢。”

  “呜,居然为了金币,星晦难道不想要一匹听话的魅魔么,可以满足先生的任何欲求呢~”

  故作娇小的伏低身姿,企图装扮的楚楚可怜来打动星晦。似乎是起作用,白驹的蹄尖抬起我的下吧,对视着我的双瞳。

  “嗯,听起来不错~或许你能‘说服’我。”

  “呜!”

  星晦一脸坏笑的贴近,但我意识到不妙时,已经为时过晚。

  金属色泽的口环撑开我的小嘴,皮革带子贴住脸颊,脑后勒紧的扣子阻止我顶出可恶的道具,现在只能呜呜的呻吟,任由积累的唾液从嘴角溢出。

  脖子处的项圈再度被猛拽,身躯酿跄的扑倒星晦的怀里,当雄驹将散发着热气的马茎贴在我的小脸上时,我才明白他口中‘说服’的含义。

  “嗯哼,还挺倔强的么,这可比刚才的你更‘可爱’呢。”

  “呜!呜呜…”

  倔强的扭头拒绝侍奉星晦,但当脑袋被压低,坚挺的如同铁棒般的马茎贯穿喉穴时,魅肉还是自然的裹住深深捅入的肉棒。

  口环限制住我锐利的尖牙,这让星晦可以肆无忌惮的挺动腰肢。快速的抽动几乎不给我喘息的机会,而且项圈的束缚下脖子处的喉穴变得更加紧凑,呼吸间几乎都充斥着肉棒的气味。

  “呼~不愧是魅魔,无论哪个穴都那么!紧致!”

  “呜!咳咳咳…”

  ‘说服’没有持续太久,星晦似乎并不打算压制自己的浴火,几次猛烈的挺动后肆意的泄出大量的精液。喉穴深处的魅肉还紧闭着,注入的白浊从深处溢出,而束缚脖子的项圈让这变得更为困难,甚至连短暂呼吸的机会都没有,我险些成为首匹因精液而溺亡的魅魔,直到肉棒拔出后,呼吸才缓缓恢复。

  “啧,魅魔不是最喜欢精液么?浪费可不是好习惯。”

  “呜呜!呜……”

  硕大的口塞堵住正溢出白浊的口环,缠绕的布带彻底封住小嘴,一件又一件束缚的道具被施加在我扭动的身躯上。蓬松的马尾被皮革带收束成棒,粗糙的麻绳缠绕肌肤,让身躯不得不弯曲,厚实的眼罩彻底覆盖断绝视线,绒耳中也被塞入团棉花,让周身的一切变得朦胧。

  星晦的严谨断绝了我一切逃跑的可能,彻底的拘束后,我感觉到自己被塞入了极其狭小的密闭空间中放置,呼吸间弥漫着我纵欲淫乱后的气息,还有对未来的仿徨与不安。

   

  寂静而又漫长的等待,一阵混乱的晃动打断了平静,随后是一路的颠簸,直到抵达目的地,我才被不知名的小马抱出,重新呼吸新鲜的空气。

  “……”

  “……”

  “呜~”

  粗鲁的揉捏与拉扯,数只蹄子正是肆意的游走在我的肌肤上,周围忙碌的小马显然并不知道如何正确的解除我身躯的拘束,折腾许久下也仅仅是扯断部分的麻绳,迟迟没有解开眼罩与耳塞。但只凭借空气中弥漫的气味,我就能大致猜出自己正陷于五六匹情欲高涨的雄驹之中,肉棒交织的气息是对我身躯的垂涎与渴望,只是似乎是惧怕我的身份,他们也仅仅将火热的马茎贴住我的肌肤摩擦,释放自己的浴火。

  不过混乱并没有持续太久,随着嗅到新的气味,周围的小马明显变得老实,而我也再度被抬起。渐渐潮湿的空气和微微倾斜的幅度,或许又是一个阴暗的地下室。

   

  我被悬吊在地下室中,耳塞、口球、麻绳,一些能解除的束缚被取下,但另一些拘束道具似乎另这群小马感到辣手,从他们的对话中我或多或少推算出过程。

  “…笨蛋,这点小事都办不好!”

  “抱歉老大,那小子太厉害了,兄弟们打不过。”

  “而且这是准备献给大领主的大礼,谁准你们乱来的。”

  “老大,我们都蛰伏好久啦,最近都没出去寻欢,就…”

  “住嘴,魅魔也敢上?小命不要么,呼…你们退下吧,我已经请了专业的调教师,一会就会来。”

  “好的老大。”“好的老大。”

  听起来,星晦的交易并不顺利,我暗暗吐舌头开心他被耍,不过星晦也留了后蹄,拘束的道具都被上了锁,一般的魔法似乎也无法解开,就不知道那位老大口中的调教师是否能解决这个问题。

  “嗯,魅魔一族果然美艳,你就乖乖成为我的踏板,让我出马头地吧。”

  “轰!”

  “怎么回事!”

  外面传来了凌乱的打斗声,急促的马蹄声后,身边留下的马也都离开,事态的发展似乎变得扑朔迷离,正当我以为自己被众马忘却时,熟悉的马蹄声缓缓的踏入地下室。

  “美丽的小姐,你被拯救了。”

  “呜!混蛋…呜!你居然还敢回来。”

  熟悉的声音,熟悉的抚摸,意识到又落入星晦的蹄下,我不甘的扭动。但雄驹全然不在意的将我从半空中抱下,解开口环与眼罩。

  “怎么,你那么想被调教好,送给贵族作玩物么?”

  “哼~那也比被你救好。”

  嘟着嘴,气嘟嘟的和眼前的白驹抗议赌气,纯白的肌肤因为打斗而沾染了灰土,一些细小的伤痕散布在白驹的肌肤上,让原本俊俏的容姿变得狂野。

  “看起来你也没那么厉害,一群小混混就让你那么狼狈。”

  “噢?看到你那么精神,我就放心啦~”

  “等等!你怎么又绑我!呜!放开我…呜呜呜…”

  挖苦遭到了报复,星晦竟然又重新用麻绳将我打包,撕扯下披风的一角,团起的布料塞入我的小嘴中,堵住我呜呜的抗议,随即轻松的驼起我,准备就这样掠走我。

  “忘记和你说了~”

  星晦回头坏笑着对我说道。

  “他们请的调教师也是我,而且我的确对魅魔很有心得~”

   

  数日后,森林中某座废弃的木屋中,壁炉正熊熊燃烧着,驱散深夜的寒意。破旧的木桌上堆放着各式各样的东西,其中敞开的钱袋最为瞩目。

  交易魅魔的计划失败后,星晦转手将混混头子交给了当体的警局,换取了满满一袋金币的赏金,此刻的他正随意的转动蹄尖的数枚金币,欣赏并玩弄另一件‘战利品’。

  “五步可要坚持住哦,还是说你更想被我惩罚呢~”

  “呜…混蛋!要不行了…呜~”

  此刻的我正被悬吊在木梁之下,激烈的性爱后,身躯表面香汗淋漓,注入精液后的小微微鼓起,长时间的发情让我的肌肤被淫液浸透,但星晦可没就此放过我,粗长的铁杆分开后蹄,三枚并排的银币浅浅的塞入蜜唇之间,美名其曰训练我的紧致。

  “不行了…啊~啊!”

  “咚咚!咚!”

  “啊…”

  被迫分开的双腿根本使不上里,跟何况星晦不时的挥舞马鞭在我的臀肉上添加新鲜的红印,仅仅是蜜唇根本夹不住沉重的金币,再加上溢出小穴的淫液润滑下,金币接连的滚落在地板上,而我也被星晦抱在怀里,准备迎接任务失败的惩罚。

  “不对!不准玩我的屁屁!那里不是干这事的!”

  “还在瞎说什么,你可是魅魔呢~”

  “咦!呜…你,你又用药了。”

  被推倒在简陋的床板上,小腹下垫着的草堆让双臀高高的翘起,臀肉被分开,稚嫩的后穴被滴入从触手异种卵中提炼的淫毒,即便是魅魔都无法抵抗其提升的快感,跟何况这几日反复调教我的肉棒再度抵住穴口,火热的肉冠挤入紧致的臀沟,伴随着我的抗议与扭动瞬间贯穿娇柔的身躯。

  “屁屁!呜…星晦的太大了,后面…五步后面会坏掉的,啊~”

  “嗯哼,明明腰扭的那么开心,今天就试试全部塞进去吧。”

  “不要,混蛋!呜…星晦最坏了!不可以….啊~”

  晃动的马尾被一把抓住,激烈的抗议换来肉棒更猛烈的挺动,火热的肉冠隔着一层肉壁反复的撞击子宫,异样而又新鲜的快感瞬间淹没我的意识,在之后性爱调教下沦为淫荡的欲兽。

  深夜,我揉揉眼睛从小歇中醒来。如同往昔,我蜷缩在星晦的怀里,展开的蝠翼裹住我的身躯,抵挡夜晚的寒冷。只是此刻有些‘略带不同’,坚挺勃起的马茎贯穿我纤细的腰肢,后穴的媚肉在几日连续的调教下,自然的蠕动按摩捅入的肉棒。

  就如同最初星晦宣告的那般,他每时每刻都在‘调教’着我,现在的我甚至已经开始习惯被观察的同时安睡。

  “别乱动,我的魅魔。”

  “我才没有,不要瞎说…啊~啊~”

  似乎是察觉到我醒来,星晦干脆再度挺动腰肢,将‘不听话’的我狠狠的送入高潮,直到再度注入火热的精液,才宣布‘调教’结束,重新搂住我歇息。当然,此时他的大肉棒依然不肯拔出,勃起的马茎牢牢堵住深处的浊流,享受我紧致的同时,还在我耳边取笑我是匹优秀的‘暖棒套’。

  “呐,五步~我已经选好下个目的地了,后天就出发。”

  “嗯?新的工作?快去吧,正好摆脱你这个大坏蛋。”

  窝在星晦怀里,享受他缓缓的爱抚,虽然不时的斗嘴,但晃动的尾巴掩盖不住我的享受。

  “这可不行,下一个工作需要用到你呢。”

  “什么?”

  “还记得之前混混提到的贵族么~”

  “那个大领主?”

  “没错,他的60大寿快到了。到时候吧你献上,我就可以偷偷潜入取走他搜刮了大半辈子的不义之财呢,哎呦!”

  面对星晦胡闹的蹄议,我‘狠狠的’咬口他的蹄子。

  “又想卖我!不怕我跟着60岁的老头跑了?”

  “想什么呢~”

  蹄子挑起我的下巴,星晦坏笑着说道。

  “无论你跑到哪里,我都会把你捉回来,我可爱的五步。”

   

  这就是五步与星晦冒险的启程。

  【END】

One thought on “【猎魔】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